林忌:台灣死結難解 美中會談自說自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香港時間週二(16日)早上時段舉行視訊會議;由於會前雙方的火藥味濃郁,各自聚焦在台灣問題不斷叫價,外界對結果都不預期能夠達成任何明顯的結果,最多只有象徵性的表態,對大局於事無補。

在會前傳出的消息,是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英文版發表社論,指習近平會向拜登提出,要求美國在台灣問題上「退一步」,指習近平將表明北京不惜一切代價,去實現「國家統一」的決心;而社論更稱,台灣問題是北京的「終極紅線」,指如美方希望降低中美兩國發生衝突的風險,則必須在台灣問題上保持克制云云。

然而無論中方如何聲稱,台灣問題是中國的「終極紅線」,很多華文傳媒,仍停留在廿年前美國的所謂「全球霸權」,認為美國在全球如此多的選擇,台灣只是其中一個問題,而不如中國般是「紅線」,認為美國「可能」,或者「可以」,在台灣問題上「退一步」。

然而美國的華府而言,台灣問題同樣是絕對無法退讓的死結;比起廿年前的反恐戰,以至三十年前的波斯灣戰爭,美國既已消滅了如拉登等主要的恐怖主義集團,而由於頁岩油的開採,自2010年起的技術突破,美國本土石油生產大升,更升至能夠自給自足,令全球石油價格暴跌的水平;因此中東地區的安全,不再構成美國的根本利益,因此早10年8 載中國藉在中東的「反恐牌」等利益交換,已失去了根本的叫座力。

美國的另一條戰線,則在歐洲與俄羅斯之間的衝突,如在烏克蘭的內戰問題上,對俄的制裁等等;然而無論在烏克蘭或者東歐各國的問題,這是歐盟的根本利益,而非美國的根本利益;俄國即使在烏克蘭西進,或者對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如白羅斯)加強控制,雖然大家同屬於北約集團,但首當其衝的都是歐盟。

俄國愈西進,歐盟就只能愈向美國靠攏,因此即使中國想「聯俄制美」,能夠「制」得到範圍,仍然非常有限。或者在中亞如伊朗,或者核擴散以至大殺傷力武器等,可以製造對美國的「麻煩」;經歷了如前蘇聯在阿富汗的問題,以至恐怖組織隨時可以掉轉槍頭,騷擾前盟友的歷史,援助這些地區去「抗美」,隨時自食其果,因此各大國如今,都比冷戰年代謹慎得多。

因此餘下的亞太穩定問題,則美國根本上沒有選擇──由夏威夷到關島,這些都是美國自己的領土;而更大的包袱,則在於二戰後設定和平憲法,由美軍保護的日本,以至韓戰結束後至今,繼續守護的韓國。

1972年美國把包括釣魚台(尖閤諸島)在內的琉球群島,移交日本成為沖繩縣(沖繩復歸),以至近年美日一再強調會包括上述群島在內的《美日安保條約》,這些都是美國自己無法逃避的問題;一旦美國撤離亞太,韓國到日本都無法獨力面對中國;而美國一旦「放棄台灣」,則會在戰略洞開,令沖繩完全曝露於包圍;因此近年日本開始把台海也說成是「美日安保」的範圍,因部分日方人士也認為,台海安全對日本,是生死尤關的問題。

亦因此台灣問題對美、日而言,亦是無可退讓的紅線;以往各方認為中國大陸滿足了面子,不會真的追求「武統」,則可以在情緒上安撫中國政治人物的需要;如今則非常害怕任何錯誤的訊號,都會令中方以為可以在美國不干預的情況之下出兵,或令台灣內部出現分裂而自行崩盤。因此美方就和中方一樣,在台灣問題,除了硬,就只有更硬,亦同樣沒有任何退讓的空間。

除了台灣以外,中國還有其他牌能滿足美方的要求嗎?無論是南海、新疆、香港或者其他人權問題,中國都表明這些從來都無法妥協,也不屬於可以談判的範圍。那麼國與國之間,還能夠用什麼來利益交換呢?沒有足夠的利益合作,也沒有足夠的交換去退讓,除了自說自話之外,還能達成什麼結果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