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把女兒「獻給」徐才厚的谷俊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剛剛閉幕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了中共史上第三個歷史決議,大吹特吹中共的所謂「重大成就」。中共刻意迴避了一項「重大成就」,那就是,中共軍隊的腐敗堪稱世界第一。原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貪腐案,是中共軍隊腐敗透頂的典型案例之一。

2015年8月10日,據新華視點官方微博消息,中共軍事法院認定谷俊山犯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行賄罪、濫用職權罪,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中將軍銜。

谷俊山是百年中共歷史上被查處的第二個中將級的嚴重腐敗分子。

谷俊山,1956年10月,出生於河南省濮陽市孟軻鄉東白倉村。1993年3月,任濮陽軍分區後勤部長,副團級。1995年,調濟南軍區生產辦公室任副主任,正團級。後升任濟南陸軍指揮學院副院長,副師級。

2001年7月,谷俊山調到北京,先後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辦公室主任,營房土地管理局局長,基建營房部副部長、部長,全軍房改辦公室主任。2009年,升任總後勤部副部長。短短八年,連升五級,軍銜也由大校升中將。

谷俊山任職期間,正值軍隊大幅提高各職級軍人住房標準,調整全軍住房租金標準,進行大規模軍營建設,全面推開軍用土地競價轉讓改革,全軍住房、軍營、營具全面升級換代之時。

谷俊山在軍方土地出讓審批,房地產開發,房地產租賃,營房建設、修繕、改造等過程中,大搞權、錢、色交易,索賄、受賄、行賄、買官、賣官、亂搞男女關係,把手中的權力使用到了極致。

物極必反。2012年1月27日,黃曆新年正月初五,谷的好日子到頭了。這一天,谷因涉嚴重貪腐被抓捕。

向徐才厚、郭伯雄等行賄

據谷的戰友對《鳳凰週刊》記者透露:「谷的人生哲學是,只要有錢,沒有辦不成的事,幾乎都可以做到路路通。」

一位與谷俊山相熟的濮陽老幹部曾對《財新網》記者表示,谷俊山最大的才能就是走上層路線、拉關係。「他到領導家去一趟,就知道人家缺啥。會這一手,多硬的領導,都能讓他腐蝕了。」

谷俊山的後台老闆都有誰呢?現在廣為人知的有: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

2015年6月,香港《明報月刊》刊登的《徐才厚傳》談到,谷俊山為了籠絡徐才厚,拍馬屁用盡美人計,先是送上妖豔的按摩少女,繼而「把湯燦等女演員獻給徐才厚消受」,最後連只有20歲的親生女兒也押上,「據說徐才厚和他女兒在裡屋雲雨的當兒,他就在外屋坐著,臉色平靜如常」。知情者罵谷俊山為畜牲,另有人說,「用畜牲罵他,是污辱了畜牲」。

2015年1月22日,大陸《廉政瞭望》報導稱,「谷俊山被正式宣布調查前,儘管自知大勢已去,但仍欲作最後一搏,多次送給徐才厚賄金,共計達4000多萬元。」

《鳳凰週刊》報道說:「谷用受賄所得金條鑄造了三尊幾十公斤重的金佛,其中兩尊已送出。」是否送給了徐才厚、郭伯雄,報道沒有說。

報道還講,一知情人士稱,谷送禮的方式是:「準備一輛12缸的奔馳600,裡面放了上百公斤的金條,車鑰匙直接給送禮對象」。有人猜測,這個送禮對象就是徐才厚。「谷得知其主要靠山X對女兒十分憐愛,就一次送了幾套豪宅給他女兒」。這裡的X應是指徐才厚。

2014年4月8日,有人以「總政機關幾位幹部」的名義在海外發表《致全軍指戰員的第二封公開信》,其中有揭谷俊山賄賂郭伯雄的黑幕:「越到後期谷俊山巴結郭伯雄更賣力,他在總後營房部招待所專門給郭家設了個特供點,郭的親戚朋友來京都在那裡接待,山珍海味隨時供應。郭的女兒下海時,郭同谷俊山說,你要幫她起好步,谷很快給她送去300萬現金,並給她帳上打了2000萬元。」

谷俊山還有一位老領導,是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

香港《經濟日報》稱張萬年為「谷俊山恩師」。谷為了將自己包裝成「紅色後代」,憑空編造他的父親谷彥生是「雨花台烈士」的假身分,找人編了一本書《生死記憶:周鎬與谷彥生的故事》,並請張萬年作序。張萬年在序中說,翻閱《生死記憶》一書,心中久久不能平靜,「書中故事跌宕曲折,真實感人……」

據財新網報道,谷彥生是1990年去世的,就埋東白倉村。當東白倉村的村民得知谷彥生是「雨花台烈士」時,個個瞠目結舌。張萬年為什麼給這個「假烈士」作序?背後肯定另有故事。

中共軍隊「河南幫」幫主是前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的大祕賈廷安。根據中共官場常識判斷,賈廷安應是谷俊山巴結、討好、行賄的重中之重。

涉案300多億元

據《鳳凰週刊》記者獨家採訪披露,谷俊山最後涉案300多億元,谷貪污受賄達6億多。

2013年1月12日深夜,軍事檢察院的辦案人員查抄了谷俊山老家的「將軍府」。抄出各種財物裝了整整四卡車,其中包括400公斤黃金,1800多箱茅台原份酒,11張東北虎虎皮,幾十根非洲象牙,一艘寓意「一帆風順」的大金船,一個寓意「金玉滿盆」的金臉盆,以及一尊純金毛澤東像等。

另據2014年1月20日海外發表的《就谷俊山案無法深入致全軍指戰員的公開信》講,「在谷俊山河南老家搜出了幾千萬的現金」。

據《鳳凰週刊》報道,一位接近核心信息源的高級軍官分析稱,「(上述)信件提供者絕非一般人」,因為「不僅裡面涉及谷俊山案的一些細節,包括最近一月軍隊腐敗的具體人和事,非軍內人士不可能知道得這麼詳細。最為關鍵的是,舉報信所說的內容,大量與軍內相關單位給軍委報告中說的內容高度一致,甚至連原句都有照抄的。」也就是說,上述公開信的可信度較高。

大發土地和基建橫財

據香港《動向》雜誌報道,2009年7月至2011年1月,谷俊山在出讓北京、濟南、杭州、上海、福州、武漢等地58個城市黃金地段軍方土地過程中,侵吞了數以百億計的巨額資產。

上述2014年1月20日發表的公開信還談到:「原經總後查實的有個房地產商,名叫陳子君,在北京西郊機場拿了一百多畝地,在上海江灣機場也拿了不少地,谷俊山一次就向他索要了7500多萬,還有一次陳送給谷兩個多億。查谷的案子時,某軍委領導託人給陳通氣,陳子君跑到了加拿大。」

據《財新網》報道,谷俊山染指的北京二環黃金地段周邊的軍隊地產,多達數十塊,並擁有數十套房產,每套面積都在170平米左右。據多名知情者稱,谷俊山交待,這些房子原本打算送人,無奈直到案發,尚未出手。在上海,一塊軍隊地產賣了20多個億的高價,其中大約有6%都是給谷俊山的回扣。

《鳳凰週刊》報道稱,某軍隊歌舞團向總後申請擴建歌舞團的排練廳和排練樓,預算為8000萬元,谷俊山下撥1.9億元,同時向該歌舞團基建負責人索要500萬現金和5公斤黃金。

數百套房產及「將軍府

2014年11月22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報道稱,「谷俊山案等省部級(或以上)高官動輒數百套的房產」。谷的南北「將軍府」,曾被中央電視台曝光。

南「將軍府」,位於河南老家濮陽東白倉村,由故宮設計院的工程師設計。主樓三層,配樓兩層。門前迴廊、室內的精美雕梁畫棟,都出自故宮畫工手筆。主樓階前,有兩尊站立的漢白玉大象,偏房前是金元寶造型的噴水池;後院有亭台、花園,長長的迴廊蜿蜒其間;靠南圍牆邊的一溜房,專供管家、傭人住宿。這座豪宅耗時兩年多才建成。

北「將軍府」,位於北京五棵松附近的總後設計院內。據知情人士描述:「原址是一個假山花園。為了不引人注意,設計者在通往谷俊山住處的外圍和小路兩側種上碗口粗的竹子,生性喜溫濕的竹子原本不適合北方水土,設計者特意在竹林下鋪設了熱力管道,以便竹子生長。高大的竹林將谷俊山的住宅遮得嚴嚴實實,若不是有人引路,外面很難發現這裡還有住所。」竹林深處的豪宅旁,是一座禮堂式樣的會所。

上述2014年1月20日發表的公開信還披露:「谷俊山私自霸占一處房產,古代、現代混合建築院落,在北京紫竹院公園附近,按市價值好幾個億。谷俊山在裡面吃喝玩樂、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總後領導提出:先封存,待結案時處理。軍紀委領導滿口答應,可就是沒有任何行動,以致後來谷俊山又在裡面幹了不少壞事。」

身分五大造假

上述公開信還揭露,谷俊山的檔案裡有五方面造假:第一,年齡造假。他的出生時間有三個:1952年、1954年、1956年。第二,立功受獎造假。1993年他的任免表格上填的是1992年立了第一次三等功,而在1995年填表時卻變成了1988、1989、1990、1991、1992年,連續五次榮立三等功。

第三,學歷造假。先填從空軍第二技校畢業,後改成從河南濮陽教育學院畢業,再後來改成中專、大專、在讀研究生。第四,子女造假。他檔案裡只有一個女兒,但在總政幹部部門電腦上,查到他還有一個兒子。

第五,父親身分造假。他的父親只是一個普通農民,後來竟然變成在南京雨花台犧牲的「烈士」。他還在濮陽為其父修建「烈士墓」,修書立傳。

家族大腐敗

據財新網報道,在谷俊山的老家濮陽,除了谷家的別墅區和「將軍府」外,還分布著谷氏家族開發的商貿城,已售和待售的各種樓盤,以及位於城市中心的「烈士陵園」和兩所「兵工廠」。谷的三弟谷獻軍,又名谷三,其生意涉及軍需生產、土地和房地產開發,以及建設工程等領域。

谷三任東白倉村支部書記十年,將村裡的三千多畝地幾乎都賣了。知情者透露,谷三及谷氏家族在濮陽的巨額財富,首先是通過出售村集體土地直接或間接攫取;或通過幫助開發商征地獲取相應的好處與回扣;或暗中與開發商勾結,名義上開發商拿地,谷三及家族操控或持乾股。

谷俊山落馬後,谷氏五個兄弟姐妹中有三人被抓,谷的妻舅張濤也被抓捕。

結語

谷俊山案發後,有人曾經稱谷俊山為「軍中第一貪」。當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案發後,人們才發現,徐或郭可能是「軍中第一貪」。但是,徐和郭都是前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提拔重用的,沒有江的包庇、縱容、支持,就不可能有徐、郭、谷無法無天的貪腐。

江澤民作為中共黨政軍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可能是真正的「軍中第一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