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派使者教人避禍?預言神準令人心驚

慧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9日訊】我六十多歲了,眼看一輩子就要過去了,經歷過很多事情,悲傷也罷,高興也罷,都成了過眼的煙雲,淡去了。但是有一件事情,至今都清楚地記得。

預言二嬸辭世因由竟成真

那時我剛剛嫁作人婦。正月裡,忙碌了一年,街坊鄰居們都借機會玩玩,放鬆放鬆,我們一群婦女聚在一起打麻將。那天我去晚了,人手夠了,不得已,只能在一旁看著。

也不知道打了幾圈,屋裡進來一個人,我扭頭一看,嚇了一跳。那人頭髮亂蓬蓬的,身上的衣服髒兮兮的。他對屋裡人說:「別害怕,我遇上了點麻煩,沒有錢回家了,一路就這樣要飯到這。我有點祖傳的醫術,可以給人看病,你們誰讓我看看,給我倆錢兒,我好快點回家過年。」

玩麻將的人們正在興頭上,頭都沒擡,就說:「我們也沒病,去別家吧。」

「機不可失呀!」那人說。等了一會兒,見沒人理,他就往外走。這時二嬸子猛地站起來,說:「回來,回來,給我看看。」

那人轉身過來,給二嬸把脈。他說:「你呀,將來得噎死病而死,最多過不去五月節。不過我有妙方,看你依不依。」他停了一下,接著說:「你之所以有此災,是因為你犯了天條,要想躲過,須忌口三年,三年之內不能吃葷腥的東西,我再給你開個藥方,保你好!」

二嬸聽了說:「三年不吃葷腥,我可做不到。」

其他女人聽了,都起來轟他,說:「烏鴉嘴,大過年的。他二嬸,別聽他的。來,來,玩牌。」

二嬸就不再理會,那人一會兒也走了。我見那人的樣子,疑心他不是好人,也不敢送。

出了正月不久,二嬸來串門,說道:「你說新鮮不新鮮,我這嗓子最近有點發緊,像是有什麼東西堵著。」

我說:「你不是心疑吧。」

她說:「不是。」

等到二月末時,二嬸吃東西開始困難,她想起了過年時那人說的話,想著:這人不可能只來我家呀,村子不大,一個陌生人顯得很突出的,說不定在誰家扯半天,就知道他的住址呢。於是就挨家挨戶問,可村子裡沒有一戶人家見過此人。

三月份,二嬸一個在醫院工作的遠房侄子來了,帶她去檢查了一番,結果是喉癌,晚期。四月底,二嬸就去世了。

二嬸的死對我的震動很大,以至影響了我以後的人生路,我再也不敢輕視任何人。可是,對於正月裡為什麼會遇見那個人?他到底從何而來?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在我心裡一直都是無法開解的謎,直到前不久。

預言上天發大水淹村竟實現

那天,家裡來了一位客人,是個小丫頭,她嘰嘰喳喳地給我的小孫女講故事,聽得小孫女入了迷,講了一個又讓講一個。開始我沒在意,後來我聽見她講一個關於菩薩的故事。

故事是說一個村子的人都特別壞,上天要發大水淹了這個村,菩薩就化成要飯的婆婆來討飯,看有沒有善良的、可以救的人。菩薩挨家挨戶地討飯,人們不但不給她飯,還打罵她,只有一位婦女心好,給她飯,菩薩就告訴了她這裡要發大水的祕密。

這婦女把祕密告訴了村裡的人,讓人們趕快逃命,但很少有人相信她,最後真的發大水了,除了個別相信的人得救之外,絕大多數人都淹死了。

小丫頭的這個故事讓我忽然想起去世多年的二嬸。那個給二嬸看病的人,不是說二嬸犯了天條嗎?我相信,是神慈悲於二嬸,想給她個贖罪的機會,特派一個信使告訴她,故意穿成那樣,就看她信不信,信了,就過了那一難了。可惜呀,當時我們誰也沒有真正明白過來。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