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紅樓夢》中如曇花一現的女子

清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2日訊】賈元春賈政的長女,生於正月初一故名為元春,自幼由賈母教養。作為賈寶玉的長姐,她在寶玉三四歲時,就已教他讀書識字,雖為姐弟,有如母子,後來,她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中,起初掌管王后的禮職,充任女史。不久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

元春是賈府的靠山,賈府興盛之時,也是元春於皇宮為貴妃的時候。有一次,她賞賜眾人禮物,唯有寶玉與寶釵的禮物相同,由此可以看出她支援寶釵與寶玉「金玉良緣」的婚姻。省親時,她說一句,哭一句,把皇宮大內說成是「終無意趣」的「不得見人的去處」。這次省親之後,元妃再無出宮的機會,後暴病而亡。最後,元春以托夢的形式向爹娘哭訴說:「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實際上,這暗喻了四大家族失勢的前兆。

第五回關於元春的判詞,寫道:二十年來辯是非,榴花開外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據第九十五回所寫,賈元春因病於卯年寅月,十二月十九日逝。享年四十三歲,正應了「虎兔相逢大夢歸」,元妃一死,賈府就失去了依託,大故迭起,所以元春就像曇花一現,宛如榮寧二府的榮華富貴,盛極一時,卻難以長久。

二十年來辯是非 榴花開處照宮闈

元春到了二十歲時,已經很通達人情世事了,那時正是她入宮的年齡。「榴」是石榴的意思,在紫荊城裡面,妃嬪住的院子裡都種滿了石榴樹,其實是希望多福多子,也有祝福之意,這樣不僅能為自己帶來好運,也為皇室延續香火,以榴花所開之處使宮闈生色,喻元春被選入鳳藻宮封為賢德妃。在畫冊上,一張弓,弓上掛著香櫞,冊子上所畫的與宮闈息息相關,因為「弓」可諧「宮」,「櫞」可諧「緣」。榴花盛開,不難看出,說的是元春當時已經懷有身孕,最後終無子嗣。

古時候,如果一個皇帝的寵妃無子嗣,時間長了之後,必然是要失寵的。一旦失去寵愛,那麼必定與先前的待遇有別,小則影響自己的物質生活,大則是與她發生關聯的一切都會遭遇損失,後來元春病逝,果真演變成家族的沒落與衰敗。

三春爭及初春景 虎兔相逢大夢歸

「三春」即為春季的三個月,暗指迎春、探春、惜春。「初春」是指元春。意思是元春的三個妺妺都不及她榮華貴。元、迎、探、惜這四個字合起來就是一個諧音,為「原應歎息」,在第二十二回,元春的那首燈謎詩,很清楚地預示著她的慘死:「一聲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

至於迎春、探春、惜春的命運亦均不相同,迎春被蹂躪而死,探春遠嫁,惜春最後出家為尼,對於賈府來說,等於失去了幾個親人,所以是「原應歎息」。若從歷史的眼光來看,生死離別,都是無常的,世事難以預料,人間萬事,不免讓人歎息!

古人把十二生肖與十二地支相配,虎兔可以代表寅卯,後四十回續書中說:「是年甲寅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月。」意味著兩個猛獸進行惡鬥,在這個過程當中,元春不幸的一命嗚呼。

曇花雖美麗到了極致,卻是瞬間的芳華,元春的離去,沒有帶走繁華與富貴,卻給人們留下了人生如夢的深深感慨與歎息。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