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千萬不可以執於色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3日訊】現代的和尚和出家人,網絡上經常能讀到一些執著錢財、色欲、酒肉穿腸的故事。其實古代的佛家修煉,色欲之心是佛弟子非去不可的執著,不僅絕對不能發生任何不正當的性行為,廟裡的和尚、尼姑更要嚴肅的對待自己腦中出現的念頭,時刻保持正信與正念。那麼對於佛家弟子,為什麼要戒色欲呢?佛陀是如何告誡他的弟子們?

那麼釋迦牟尼佛在原始時代的時候,對於弟子們是如何開示的呢?其實,當年釋迦牟尼佛最開始傳他的法的時候,並沒有女性出家。

後來釋迦牟尼佛俗家的姨母,摩訶波贄波提夫人帶著五百名釋迦族的女人出家為尼,這才有了佛教最初的尼姑。

在摩訶波贄波提夫人等出家以後不久,有一位年輕僧人去問釋迦牟尼佛說:「像摩訶波贄波提夫人等五百人出家,她們剃髮染衣,現出僧相,我們可以不把她們看作女人,但對社會上的婦女,我們應該抱一種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她們呢?」

釋迦牟尼佛則回答道:「最好是能避開她們,不要看她們;假使不能避開的話,要像沒有看到她們,不要講話;假若不能不講話,對她們講話一定要有純潔的心,要想到自己已經出家,好像汙泥中的蓮花,雖然汙穢,但蓮花畢竟是清靜無垢的。」

「色欲是世間罪惡的淵藪。應該要讓身心清靜無垢的來生活在其中。見到年老的女人時,要把她們當作母親來看待;見到年輕的女人時,要把她們當作姐妹來看待。」

「在人間最強大的就是煩惱色欲的力,最可怖畏的也是煩惱色欲的力······學道的男人,沉迷於美麗的女人;學道的女人醉心於英俊的男子,淫欲就會關閉人們智慧的心的,對於真理就不容易明白······謹慎管制自己的心,不要允許心放肆。」

提起色迷迷的佛家弟子,很多人一定會想起西方取經的豬八戒,無論見到那個美色,立馬就忘了佛經和使命。可見要去色欲並非易事,所以在《楞嚴經》上說:「淫心不除,塵不可出」。那麼對於根基比較差,被色相迷得很深的浪子弟子,能證得果位嗎?佛陀又是如何救渡他們的呢?

某年,釋尊在祗園精舍,為天、龍、鬼神、帝王和百姓說法。當時,有兩個浪子,彼此感情投合,始終形影不離。有一天,他們心血來潮,打算跟隨釋尊出家。

釋尊答應了,讓這兩位師兄弟,住在同一個房間。表面上他們立志出家了,但腦海裡卻終日浮現出往日的歡樂。因此,兩人私下裡的談話,總少不了提及美女與歡樂的狀況,浮想起女人的千嬌百媚,動人的微笑。總之,他們胡思亂想,非常苦惱,不久竟然生起病來。

釋尊了解他們心煩意亂、身體衰弱的原因,為了救度他們,便化作其中一位修行者,待其中的一個出外時,對另一位修行者說:「我們只會妄想閑聊,徒然使身心疲勞。與其自我折磨,倒不如尋找一個真實的美女呢。」

對方欣然同意。倆人私自潛逃出去,相攜去尋花問柳。

釋尊又化身為一個妓女,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迎候。不久果然見這兩個人,來到了家裡。其中那個浪子說:「我們都是佛門弟子,也修持禁戒,不能跟你和好,為了修行,只想看看女人的身體、容貌和姿態,當做守法的參考而已。」

浪子憑著這個借口,來滿足自己的非分之想。

化作修行者的釋尊,不禁暗自好笑。而釋尊的另一個化身即那位妓女,早已待機而動。只見她立刻摘下脖子上的首飾,褪除一切裝扮,站在浪子面前。這時從她身上發出一種強烈的惡臭,骯臟的肉體,也不堪入目,害得這兩人掩住鼻孔,背著臉,不敢正視。

化身的修行者,對一位同修說:「女人的美貌,不過是粉飾而已。倘若她們不洗澡,頭上和臉孔不加修飾,身上不穿衣服,簡直奇醜無比,不值一顧。她們跟皮囊裝滿糞便,有什麼不同呢?」

他又作了一首偈說:

你是什麼東西?意欲出自思想。

我若不體念你,你又豈能存在!

心中存有欲念,就會生起迷情。

速速斷絕五欲,才是勇敢的人。

如果沒有欲念,就會無所畏懼。

性情淡泊寧靜,就會沒有憂慮。

除去欲念迷情,永離迷妄深淵。

唱完了詩偈,釋尊才現出本來面目,容光煥發,照耀著浪子。浪子在驚訝之餘,五體投地,禮拜釋尊。浪子終於從迷夢中醒悟,欣然回到精舍。從此之後,努力修習,成了正果。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