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彭帥「回應」是北京慣用手法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Peter Dahlin撰文/溫芳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彭帥最近在公眾視野中的一些「回應」舉動,其實是北京慣用的要求被迫害者出來「電視認罪」的翻版做法。

幾乎可以肯定,彭帥已被祕密監禁,形式上可能是被軟禁在家,也可能是被帶到中共政府組織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地」關押。最近,中共媒體先是發出一封據稱是彭帥發出的郵件,又放出以彭帥的名義在社交媒體上發的一些帖文。這些舉動全是出自中共的策劃,是中共為了控制世界輿論所拿出的拙劣的戲法。

在中國的政治體制下,你要是指稱前政治局常委任何不當的行為,會遭來嚴重的後果,特別是像性侵這樣的行為。雖然不當性行為在中國也不罕見,在中共最高層官場甚至盛行成風,但即使你只是對這個話題用「我也遇到了」透露了這些信息,也會遭來嚴重的後果。然而,就在冬奧會前逮捕一位著名運動員,中共這次的做法夠拙劣的。

彭帥或者是被軟禁在家,或者是被關在一個指定的居所。後者是中共政府在2013年建立的監禁形式。至今已有5萬多人以這種形式被關押、「被消失」。多數受害者沒什麼機會在媒體上曝光,只有人權律師王宇、王全璋,以及女星范冰冰、電商巨頭馬雲等少數幾人得到媒體的報導。

我們知道彭帥一定是被關起來了。上週對中共來說是一場公關的災難,現在還沒有緩和的跡象。即使彭帥自由了,那也一定是中共策划下的戲碼。

中共最近不斷編排各種回應抵抗來自世界輿論的壓力,都是為了展示彭帥沒有因為她所說的話遭到不幸,其實他們的所為完全起到「越描越黑」的效果:先是放出一封彭帥「報平安」的郵件,又轉推一些社交帖文,再公布一些彭帥出現在餐館的視頻。每一項回應都是破綻百出,一看就是在演戲。最近,彭帥也和在她之前「被消失」的馬雲一樣,出來在一個正式場合露了一面。北京編排的所有這些動作,無一能消除國際社會對彭帥安全的顧慮。

很難想像,一個人突然被監禁了、甚至面臨更糟的情況,而同時卻不斷出現在公眾視野中。這的確是很不尋常的事情,但是,中共這麼做卻已經有很長的歷史。在此之前,中共還有一種慣用的伎倆應對國際的批評,叫做「電視認罪」:就是讓受脅迫的人上電視,比如中國環球電視網,公開「悔過」。而實際上,這些視頻都是受害人在被政府威逼、恐嚇之下,事先在「指定監視居所」內錄製好的,甚至是錄製好幾個視頻。中共按照他們的計劃,分階段逐一演播,讓全世界都能看到。裡面的內容從頭到尾全是中共編排的,找在中共喉舌工作的記者編寫的台詞。

在我創立的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以及其它人權組織的不斷施壓下,中共政府停止了「電視認罪」的做法。否則,彭帥早已經出現在電視上「悔過」了。越來越多的國家也在調查「中國環球電視網」播出的這類內容,譴責這樣的做法侵害人權。停止了這個做法後,在這次彭帥的事件裡,我們看到了北京分階段放出的來自彭帥的「郵件」、「推文」、「露面視頻」。我們看著吧,為了繼續應對來自國際社會的批評,中共政府還會拋出更多花招。

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一切,就是中共政府換湯不換藥的做法:隨著時間的推移,步步放出關於彭帥下落的假消息應對國際輿論。這些花招都失敗了。說不定接下來彭帥會出現在「奧普拉式」的訪談節目中,也由中國環球電視網播出;或是向女子網球協會(WTA)用音頻甚至視頻致電,讀出為她寫好的台詞。不管怎樣,就彭帥事件而言,這才是開始,而不是結束。

作者簡介:

彼得‧達林(Peter Dahlin)是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的創始人,也是總部位於北京的中國非政府組織「中國行動」(China Action,2007—2016)的聯合創始人。他是《媒體審判》(Trial By Media)的作者,也是《失蹤的人民共和國》(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的作者之一。他從2007年起定居北京,2016年被中國政府拘留、關進祕密監獄,隨後被驅逐出境並禁止入境中國。在中國生活之前,達林在瑞典政府工作,處理性別平等相關的事務,現居西班牙馬德里。

原文:Chinese Tennis Star Peng Shuai Could Face Torture in Secret Jai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