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對2021感恩節物價上漲的看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26日訊】在即將與家人慶祝感恩節的時候,梅麗莎‧恩戈(Melissa Ngo)在購物後並不開心。她說,高昂的汽油價格已經削減了她家的一切預算。

恩戈是俄亥俄州萊克伍德(Lakewood)市民,她的丈夫在克利夫蘭(Cleveland)做染色工。她現在不得不在三家不同的雜貨店——巨鷹(Giant Eagle)、馬克(Marc’s)和奧樂齊(Aldi)超市購物,以找到最低的物價

「所有的東西都漲價了,不僅僅是汽油。我在雜貨店註意到,肉類是主要漲價的食品,比去年增長了一倍左右」,恩戈說,「我們是單一的工人家庭,我們總是不得不應付各種問題。現在,我們面臨的戲法(把戲)更多了。」

恩戈將這一年多來美國人所面臨的各種挑戰,歸咎於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供應鏈短缺,甚至包括她所投票選擇的總統等。

作為克利夫蘭西郊和民主黨大本營的居民,恩戈毫不猶豫地承認,她很後悔在2020年選舉中投票給喬‧拜登。她通常投票給民主黨人,但她表示,自己可能不會在下次選舉中投票。

對於萊克伍德市的艾倫‧范豪頓(Allen van Houten)和凱西‧埃里森(Kathy Ellison)來說,生活現狀一直很緊張;進入2021年的假日季節,他們的預算變得更加緊張。

范豪頓是一名殘疾的陸軍和海軍退伍軍人,而埃里森目前正在當地一家餐館擔任廚師工作。他們剛剛在巨鷹超市購物完畢。他們說,由於汽油價格暴漲和食品價格上漲,他們幾乎不再去「任何地方」。

「我們不得不比去年更加精打細算」,埃里森說,「現在,我們總是在精打細算。每週工作40小時,已經不能讓你保持平靜。所有東西的價格都變高了——食品、汽油和公用事業,而且情況沒有絲毫好轉。」

除了購買了一只較小的火雞外,他們還在感恩節餐中取消了煎蛋和土豆。范豪頓指出,他們一直相依為命,希望共同度過這個艱難時期。「如果我們沒有對方,我們就無法生存。」他補充說。

「我們要去三個不同的雜貨店購物,因為我們很難找到(物美價廉的)東西」,埃里森告訴英文大紀元,「我們在巨鷹看Pie,以前打折時是3.99美元,現在則是5.99美元。我們想買一個荷蘭蘋果派,但要價是13.99美元。有時,供應商也會利用這個購物季賺錢。」

這對夫婦把這種物價飛漲的情況,歸咎於汽油和食品的高價格、勞動力短缺以及政府。范豪頓和埃里森也表示,他們將不會投票。

同樣來自萊克伍德市的不願透露姓氏的市民凱西(Kathy),對進入感恩節後生活陷入壓力的人們表達出同情心。她剛把從巨鷹超市購買的滿滿一車的食物裝進車里。

儘管從2020年開始,她的食品雜貨帳單至少增加了20%,但她說她的家庭還不需削減開支。

「我們一直很幸運,能夠在這一切中(指中共病毒大流行)工作並保持舒暢。」凱西告訴英文大紀元,雖然她對拜登當選總統很滿意,因為她「不喜歡川普(特朗普)」,但她指出,她覺得總統似乎可以做得更多,以幫助緩解這種情況。

「我對喬‧拜登所做的一切並不滿意。美國沒有開發自己的資源,我們不得不在某些商品上過多地依賴外國」,凱西說,「我不希望為所有東西花費更多。我們的工資與通貨膨脹不成比例。在所有物價都在飛漲的情況下,這確實讓我和我丈夫想多做些善事,以幫助其他正在掙扎的人。」

佛羅里達州的兩家大型雜貨連鎖店——大眾超級市場(Publix Super Markets)和溫-迪克西(Winn-Dixie)連鎖超市——在感恩節期間限購了某些節日食品。

大眾公司的通信總監瑪麗亞‧布魯斯(Maria Brous)發表聲明說,由於「供應鏈問題」和需求增加,對某些食品設置了「上限」。上週,布魯斯曾表示,這家在美國東南部擁有1280家門店的湖區公司,在預計到需求和供應鏈危機之後,實施了限制。

溫-迪克西超市已經設置每位顧客只能購買一只火雞的「上限」。佛羅里達州傑克遜維爾市(Jacksonville)的Southeastern Grocers公司擁有溫-迪克西、Fresco y Más和Harveys超市。

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就食品成本的上漲發表了看法,並表示他對「通脹壓力」感到擔憂,而拜登政府應為這一殘局承擔責任。

「你所看到的通貨膨脹——白宮說它不是真的」,德桑蒂斯11月22日說,「但它是真實存在的。這將是我們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看到的最昂貴的感恩節,價格比去年增加了20%。」

自1986年起,美國農業局聯合會(AFBF)每年會開啟一項感恩節膳食調查。2021年的調查發現,10個人的飯菜預計將花費53.31美元,比2020年的平均價格上漲14%。

該聯合會檢查了10月26日至11月8日期間的物價,並註意到兩週之後,商店開始以較低的價格出售整只冷凍火雞。作為與感恩節聯系最緊密的肉類蛋白質,火雞要比2020年的價格高出24%。AFBF估計,一只16磅的火雞將花費23.99美元,比2020年時每磅大約高出1.5美元。

調查還發現,其它節日商品的成本也在上漲,包括晚餐券——增加了15%,同時一份30盎司的南瓜派也漲價7%。

「幾個因素促成了今年感恩節晚餐平均成本的增加」,高級經濟學家維羅妮卡‧尼格(Veronica Nigh)在AFBF網站的一份聲明中說,「導致價格上漲的因素包括在過去20個月里,美國經濟和供應鏈遭到巨大破壞,美國整體經濟的通脹壓力,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難以預測的需求,以及全球對食品特別是肉類的高需求。」

「由於疫情大流行,消費者更經常地在家里做飯和吃飯,這一趨勢導致2020年和2021年的超市需求增加,與2019年大流行前的價格相比,零售食品價格上漲。」

在佛羅里達州蓬塔戈爾達市(Punta Gorda)的一家溫-迪克西超市外,市民戴安‧克羅伊(Diane Crowi)說:「我們的孩子都長大了,他們住在外地,所以我們不像以前那樣慶祝。但是,是的,今年的東西比去年更貴。」

「我們已經退休了。我的意思是,我們慶祝感恩節,只是規模較小。你不得不承擔這些成本。」克羅伊說,伴隨著食品成本的增加,汽油價格也明顯上升。

「汽油價格增長得太荒謬了!」她解釋說,「我們不得不把事情轉移,以分擔我們的花銷。比如,我們減少了旅行,也減少了車程以節省燃料費。」

「如果我必須責怪一個人,那就是我們的總統。我是川普的粉絲,所以······」克羅伊欲言又止。

在該超市的另一名購物者克里斯蒂安‧亨斯克(Crystal Hunsicker)說,今年的感恩節「(花費)肯定比去年更貴」,「這對我們有影響,但你能做什麽」。

「汽油很貴!光是把我的油箱加滿就需要100美元。我沒有辦法在燃料上節省任何錢,因為我必須開車去工作,所以我必須要有汽油」, 亨西克說,「但是在拜登上任之前,我們是能源獨立的。」

亨斯克說,她在2020年投票給了川普總統,並認同自己為共和黨人。「我把這一切都歸咎於拜登。川普的政策正在發揮作用,而拜登上任後卻破壞了川普制定的一切」。

11月23日,在喬治亞州羅斯維爾(Rossville)的食品城(Food City)雜貨店停車場里,單親媽媽查妮塔‧韋斯特(Charnita West)面色冷峻。她說,在2021年,讓她的三個孩子吃一頓感恩節晚餐,要比平時更貴。

「我花了300美元買了一些根本不值300美元的東西。」韋斯特還對英文大紀元說,前一天晚上,她在沃爾瑪花了三個小時尋找一些物品,但最終無法找到她所需的一切,「我甚至找不到火腿」。

對韋斯特來說,花80美元買日用品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不斷上漲的汽油和食品價格已經傷害了她的家庭。她說,她聽說食品通貨膨脹是拜登政府造成的,但她承認自己對政治了解甚少。

「我不太關註總統的事情」,她說,「我只是想做得更好,或者讓我的女兒們過上更好的生活。」

另一位購物者唐‧韋瑟斯(Don Weathers)說,所有東西的價格都上漲了,「牛肉已經漲價了,火雞、火腿和豬肉,還有其它的一切」,「我不知道這是什麽」。

韋瑟斯說,這種情況對他的家庭影響不大,因為他的孩子已經成年,但對於其他人來說,這樣的現狀令他感到擔憂。

「我為其他人擔心。他們有孩子,正努力撫養他們成長。」韋瑟斯對英文大紀元說,2020年時,他將選票投給了共和黨人川普,但此前,他卻是一名民主黨人。他說他離開民主黨的原因,正是因為該黨以不負責任的方式提供福利。

「民主黨已經不是20年前的樣子了。」韋瑟斯補充說。

政治獨立人士愛德華‧加勒特(Edward Garrett)同意韋瑟斯和韋斯特的觀點,認為物價上漲正加劇影響著人們的生活。

「一切都會影響預算」,他說,「但你必須要做你應該做的事,所以只能擠壓和收緊你的預算。」

在密歇根州「拇指區」(Thumb Area)擁有幾家「傑夫市場」(Jeff’s Marketplace)的雜貨商傑夫‧杜雷卡(Jeff Durecka),對無法遏制的價格上漲感到無奈。他是民主黨人,也是喬‧拜登在2020年的堅定支持者。

「由於燃料成本的原因,貨物的批發價格正在上升。把產品運到倉庫,然後再運到商店,都需要燃料。我們對此真的無能為力。」杜雷卡推測,食品和燃料價格的上漲,可能與華府有關。

密歇根州桑尼拉克港(Port Sanilac)的購物者迪安‧雷多克(Dean Rydock)則毫不懷疑地指出,拜登是導致物價飛漲的罪魁禍首。

「川普所做的一切都讓我們的生活更輕松、更美好」,他說,「拜登表現得好像是川普的政策造成了這個殘局,並且正在做任何他能做的事情,來抵制這些政策。食品和汽油價格大漲,在我看來,(政府)正在做出的決定是故意讓我們的經濟下滑,所以我們最終都不得不向政府尋求『幫助』。」

雷多克是一個保守的共和黨人,「最肯定的是投票給非政治家的川普,以及他的『美國第一』議程」。

「我開了100英里去和我女兒過感恩節」,他說,「高額的汽油價格開始讓人心疼。而且我們真的要註意我們的取暖費用,因為丙烷上漲了。我開始燒木頭,即使這樣也越來越貴了。」

購物者蘇西‧倫茨(Susie Lentz)是居住在密歇根州列克星敦(Lexington)的退休居民,是傑夫市場的常客。

「食物肯定比去年更貴」,她說,「我想(COVID-19)大流行與此有很大關係,運來的東西少了。所幸的是,我找到了感恩節所需要的一切。」

自稱是獨立選民的倫茨說,如果她仍在工作,並且不得不頻繁地開車,那麽,居高不下的油價將給她的預算「造成裂痕」。她說:「我認為目前的政策正在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

當被問及傑夫市場是否有足夠的肉和火雞用於感恩節假期時,屠夫傑德‧馬修斯(Jed Matthews)說:「單獨出售的火雞胗供不應求,人們喜歡把它加入餡料中。」

英文大紀元還采訪了芝加哥南區南岸社區(South Shore)當地市場的一些購物者。該社區以非裔美國人為主,家庭收入的中位數幾乎是城市平均水平的一半。

露絲‧香農(Ruth Shannon)說,她以前每年都會在感恩節期間,幫助當地非營利性的新生活中心(New Life Center)發送火雞,但今年沒有。她說,由於價格太高,該中心決定在2021年取消贈送活動。

香農說,她以前每個月在汽油上的花費不到100美元。但現在,隨著價格不斷上漲,她需要花費大約200美元。她認為通貨膨脹是疫情大流行期間,政府大規模支出的後果。

「在相當短的時間內,散發這麼大的一筆資金。他們本可以拖長時間」,她強調說,「議員必須對他們制定的政策更加慎重。」

香農說,在疫情期間,她周圍的很多人都收到了政府的福利支票,但他們不知道如何正確使用這筆錢。

她說,「有錢是一回事,知道怎麽使用則是另一回事。每個人在收到刺激經濟的支票時都很高興。然而現在,錢沒有了,價格上漲了。他們該怎麽辦?」

香農在過去的很多年裡,都沒有參與選舉投票。她說,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執政,她的社區都沒有變化。

另一位不願透露自己姓氏的購物者貝弗利(Beverly)說,食品價格上漲進一步削弱了她的購物慾,因為她靠固定的政府援助生活。在疫情開始時,她失去了日托(daycare)工作。此後,她不得不依靠食品券和失業援助過活。因為伊利諾伊州的油價更高,所以每當需要加油時,她不得不開車到印第安納州。

其他一些購物者告訴英文大紀元,他們也會開車到印第安納州加油。而在整個美國,汽油和柴油價格仍在持續攀升。

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數據,11月22日,東海岸一加侖普通汽油的成本為3.39美元,比2020年同期上漲了約1.29美元。在中西部,汽油泵的平均成本為3.19美元,增加了1.28美元。而在西海岸,天然氣目前為4.19美元,與2020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42美元。

原文:What Americans Say About Rising Prices This Thanksgiving 刊於英文大紀元網站。

(記者蕭靜編譯報導/責任編輯:程非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