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捷克總統確診 對中共態度親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捷克總統辦公室11月25日證實,剛剛出院的77歲總統澤曼在回到官邸後,因為中共病毒(冠狀病毒,COVID-19)檢測呈陽性再次被送回醫院。他原定於26日接受捷克新聯合政府宣誓就職,但其再次入院,意味著新政府的宣誓就職將被推遲。

在消毒措施相對嚴格、出行並不與太多人接觸的情況下,距離第二個任期期滿還有15個月的澤曼被確診,的確耐人尋味。根據大紀元在特稿中指出,病毒是針對共產黨而來,其擴散趨勢也遵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而蔓延來看,澤曼確診還是有跡可循的。

早前大紀元發表的《揭祕捷克總統澤曼和中共的中間人》一文,披露了澤曼與中共之間的神祕紐帶和關係。

澤曼是在2013年1月在捷克首次總統直選中當選,並在2018年捷克總統選舉中連任的。雖然總統在捷克並無政治實權,但澤曼在政壇依舊擁有龐大的影響力。據《紐約時報》2018年8月14日報導,澤曼在其政治生涯早期,曾對中共政權充滿警惕,但上台後,態度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並成為歐洲和捷克政壇知名的「親中(共)派」的代表人物。

2015年9月,澤曼出席了中共的北京大閱兵,他是唯一一位出席的歐盟國家元首。同年11月,捷克簽署了中共推進「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此後,澤曼連續參加了中共2017、2019年主辦的兩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澤曼表示,捷克願深度參與中共的「一帶一路」對外擴展戰略,希望捷克企業更多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澤曼還公開表示,歡迎中信、華為等企業加大對捷投資力度,而這兩家中企,都具有軍方背景。華為公司因涉嫌替中共從事滲透、間諜行為而遭美國政府制裁,並被歐洲多國摒棄在5G之外。而中共直接控制的國企中信集團,在有中共軍方背景的商人葉簡明2018年初被中共抓捕後,接管了葉的華信集團在歐洲和捷克的資產,而華信在捷克的投資涵蓋了航空、核電、食品、媒體、互聯網服務、基礎設施等重要領域。

港媒「端傳媒」2020年11月19日報導稱,將捷克和中共勾連起來的紐帶有兩條,一條是捷克企業派富集團(PPF Group)的創始人凱爾納(Petr Kellner);另一條則是中國華信能源的董事長葉簡明,他曾是澤曼的親密顧問。

報導指,葉簡明在被捕前是中共打入歐洲和捷克市場的急先鋒,但其被捕後,這條「紐帶」被意外切斷。海外有消息說,葉簡明已死。

不過,派富集團一直是中共維繫和澤曼特殊關係的關鍵。在捷克和中共十餘年的交往中,派富集團充當了澤曼和中共的中間人。派富老闆凱爾納是捷克首富,與澤曼關係緊密。澤曼2014年訪華結束後,就是乘凱爾納租用的私人飛機返回捷克的。

利用與中共的關係,凱爾納積極開拓中國市場。他在荷蘭註冊的子公司捷信集團2007年開始在中國發展業務,並於2010年成立捷信消費金融公司。捷信消費金融,不但是首批4家獲得中共批准的消費金融公司之一,同時也是迄今27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中唯一一家外資獨資機構,也是中國境內營收最高和最賺錢的消費金融公司。更為詭異的是,雖然捷信消費金融因「超高利息」「暴力催帳」等原因屢屢被媒體曝光,並有著「高利貸之王」、「中國唯一合法的高利貸」等惡名,但中共監管部門卻置若罔聞。

為了回報中共,捷信還通過公關公司,設立了一家名為Sinoskop的智庫,專門為中共做宣傳。此外,在凱爾納和派富、捷信集團的撮合下,澤曼與中共互動頻繁。澤曼多次訪華,大力推進中共「一帶一路」打入捷克和歐洲。

端傳媒引述捷克漢學家洛莫娃(Olga Lomova)的分析,捷克在澤曼擔任總統後向中共靠攏的轉變,「是某些集團,包括私營企業私下推進的結果」。報導指出,捷中友好合作協會以及用它名義承辦的中國投資論壇等活動,為中共和捷克的政商界人士提供了重要的會面和利益交換的機會。據悉,捷中友協委員會成員中的捷克人都是中共的「老朋友」,比如協會主席、捷克前國防部長德沃吉克(Jaroslav Tvrdík),協會副主席、現捷克議會議員、中國捷克工作組成員比爾凱(Jan Birke),以及現在已經從網站上移除的協會前執行主席、前歐盟擴大和睦鄰政策專員福勒(Stefan Fule)等人。而他們大多也與派富集團有著密切的關聯。

不僅如此,2020年初中共病毒因中共隱瞞擴散全球後,澤曼於4月表態反對國際社會對中共的指責,並稱讚中共對疫情的控制。此外,他還批評打壓反共、支持台灣的捷克前參議院議長柯佳洛和現任議長維特齊。

澤曼種種親近中共的所為,難道不是他今日染上中共病毒種下的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