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WTA停中國賽事 大外宣回應露破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3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WTA封停中國比賽的另類角度:大外宣為什麼一敗再敗?滴滴突曝退市,習近平手頭緊了?客大欺店,恆大與省政府誰約談了誰。

今天我們首先要討論的話題,估計朋友們都已經看到新聞了,就是WTA封殺中國市場這個事件。這個事件無疑是近些年來最大膽的行動之一,獲得了國際社會極高的關注度,也收穫了幾乎一邊倒的稱讚。

但今天我想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和大家討論這個事件,就是彭帥事件正在演變為一場中共大外宣系統的重大危機,風暴的中心正在轉移,但中共似乎並未意識到這一點,還在自作聰明地賣弄早就被人一眼看穿的把戲,這使得整個國際社會都出現了一種「圍觀看猴戲」的氛圍。

為了方便討論,也兼顧所有的朋友,我們還是先儘量簡要地介紹一下相關新聞的背景。

【WTA封停中國比賽】

週三下午,WTA發布了CEO西蒙的官方聲明,聲明說雖然我們知道了彭帥在哪裡,但仍然重申了WTA從一開始就堅持的兩大訴求並且缺一不可:1. 彭帥必須擁有不受脅迫、恐嚇和審查的安全與自由;2. 對彭帥的性侵犯指控進行全面和透明的調查。

然後西蒙就宣布,在WTA董事會的全力支持下,他立即暫停在中國(包括香港)舉行的所有WTA賽事。

這份聲明一出來,首先引發的效應就是一大片帶著驚訝的「有骨氣」的讚揚聲。說驚訝,是因為多少年來,大眾的印象中基本上都是中共今天在抵制這個,明天在抵制那個;今天取消這個的合同,明天封殺那個的信息。但這一次來了一個180度翻轉,是一家大型國際體育機構抵制了中共,取消了中共的合同,這當然不尋常。

就連國內的網友都感嘆,說「終於有個有良知的國際組織做出了實際行動」,可見牆內牆外早都見慣了動口不動手的場面,突然間來了一個敢出手的,立馬驚詫一片。

WTA封殺中國市場的行動很快受到了大批網球明星及人權活動人士的力挺,其官方推文下面幾乎是一面倒的讚揚和支持,各大媒體也都迅速給予正面報導,這是意料之中的。

【中共大外宣回應露破綻】

而這一波輿論的另一方,中共和國際奧委會也很快有了反應,卻多少有點意料之外。

在大陸網絡上,官媒對這一重大消息幾乎隻字不提,而在微博等平台,不要說網球依然是敏感詞,就連「女子桌下乒乓球協會」這樣的規避性描述,都被封殺,網友們彼此只可意會無法言傳。

而中共官方對外展現的態度相對低調,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僅簡單表示,中方已表達立場,始終反對將體育政治化的行為。

大外宣CGTN在昨天下午報導了中國網球協會(CTA)的回應,聲稱對WTA的決定「表示憤慨和堅決反對」,並聲稱該決定是「基於虛構資訊所做出的」,對球員不公等等。

比較搞笑的是,這篇報導不但只以英文形式播發,而且通篇對彭帥的名字隻字不提,這反而證實了彭帥在牆內依然處於被嚴格封殺的狀態。

而比較令人側目的回應,基本都來自中共文宣系統的個人。胡錫進當然是不甘寂寞的,他在推特上居然大言不慚說WTA剝奪了彭帥的言論自由,在逼迫彭帥對自己現狀的描述必須符合西方的需要。

誰都知道,彭帥自從微博爆料後就一直被嚴厲封殺到社會死亡的程度,如果不是國際社會日益強大的輿論壓力,彭帥恐怕連現在被露面來配合做出符合黨的需要的姿態都是不可能的。彭帥被中共剝奪的不止是言論自由,也包括人身自由,而不斷代替彭帥出來發布信息的胡錫進本人,就是參與剝奪彭帥自由的一份子。

胡錫進的說法,顯示出中共外宣系統當前一個非常突出的特徵,就是它們已經失去了基本的正常說話的能力,其唯一能做的,要麼基本上一字不差地重複官方口號,要麼就是理直氣壯地顛倒黑白,把中共自己正在幹的事,生拉硬拽地扣到對方頭上,也不管是否符合基本事實與邏輯,不管吃相有多難看,反正扣過去就算完成任務。

與此類似的,是大外宣CGTN的編輯沈詩偉,他在昨天早上發出推文,聲稱從匿名消息來源獲知,彭帥當天給西蒙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對WTA暫停所有中國賽事的不公平決定表示了震驚,同時還要求西蒙不要斷章取意,不要發表任何利用她隱私的言論。

這話乍一聽上去似乎振振有詞,但問題在於,如果所謂的彭帥郵件真的要求西蒙不要斷章取義,那不就等於不打自招、承認了當初的微博爆料的確是彭帥所寫嗎?意思就是那東西的確是我寫的,但你們理解錯誤對吧。

【IOC二次通話彭帥】

配合中共這一波外宣操作的另一個主要角色依然還是國際奧委會IOC。昨天,IOC也馬上發表聲明,說與彭帥再次進行了視頻通話,也再次確認了彭帥當前的處境「安全無虞」,並聲稱自己實施的是更為有效的「靜默外交」策略。但這次的聲明比上次還糟糕,沒有公布該次通話的任何視像畫面、照片或引語。《遠見快評

這就讓我們看到一個問題,中共的外宣操作始終堅持了一個模式,就是針對WTA只是不斷發郵件,絕不通話或見面。所有的見面與通話,無論是現在的,還是未來預約的,都一律只針對一個目標:國際奧委會IOC。

而IOC也遵循了一個固定模式,只發布文字信息,不公布任何視頻畫面。這無疑是接受了中共一方的要求,因為中共需要的,不是靠這個通話視頻本身來駁斥國際社會的質疑,而是要靠IOC的信譽來為自己背書去駁斥外界的質疑。

如此一來,中共事實上把IOC變成了其大外宣的一種延伸。表面上看起來,中共似乎得手了,但要我看,其最終結果恐怕適得其反。因為大外宣的這種操作,無異於釋放了一個非常清楚的信號:我們只要可以順利舉行冬奧會就行了,其它的都無所謂,你們愛咋咋地。

在過去,中共這種利用、或捆綁西方某個代理人來為自己背書進行辯解的招數,是屢屢見效的,如同IOC提到的靜默外交一樣——所謂靜默外交,意思就是國際社會對中共任何罪行的譴責,都在私下進行,公開層面只強調合作友好。這個手法,也一度多年暢行無阻,讓中共越發肆無忌憚作惡。

這一次中共對彭帥事件的緊急公關,基本是照貓畫虎,沿用了這套模式,但我們看到起到的卻是反效果,不但沒能滅火,反而是火上澆油,連IOC都被搭進去成為口誅筆伐的對象。

現在不但是IOC,就連男子網球協會ATP,雖然發表聲明支持了WTA退出中國市場,但卻依然被許多網球明星批評沒有跟進叫停在中國的比賽。

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中共長期以經濟挾持國際社會的外宣模式已經整體失效了,但中共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還在自以為得計地繼續其「闢謠」之旅。

這樣一來,就出現了一幕很有點喜劇效果的場景:中共就像一個蹩腳耍猴人,每一輪闢謠都表演得很賣力,但圍觀的群眾並不買帳,磚頭口水什麼的通通招呼過去。然後中共再加大力度再醞釀新一輪表演,然後就是更多的板磚和口水……套用過去的一句話,就是:不是共軍不努力,實在是現在的觀眾不好糊弄。

這背後的原因,說穿了也很簡單,還是那四個字:時移勢易。

【火上澆油:大外宣因何失效】

朋友們可能都看到了,這次WTA叫停所有中國賽事,等於是反過來封殺了中共,其經濟代價並不小。

根據有關媒體的大致估算,WTA2018年與深圳簽下「10年總決賽」的主辦合約,加上與大陸「愛奇藝」串流平台簽下的超過1億2,000萬美元的特許轉播合約,再加上各種品牌贊助、賽事贊助,以及原本深圳年終總決賽的各種商業合作與推廣機會等等,所有這些加起來,大概可能高達數億美元之巨,有的甚至估算可能高達10億美元。

這筆損失對於相比NBA或英超聯賽只能算小眾項目的WTA來說,已經可以用壯士斷腕來形容。

而且這還沒有包括像保時捷、德國軟件公司SPA等與WTA長期合作的大牌公司的損失。

這樣有膽色的行動,尤其還發生在慣看中共臉色行事的體育界,已經是N多年沒有看到過了。

但WTA並不是孤例,我們此前的節目中就討論過了,從立陶宛到澳大利亞,從黃明志到西蒙,都在用客觀事實告訴全世界:中共不可怕,對中共「說不」也不可怕,離開中國市場並不一定就活得不好。相反,可能活得更好。

這就是我們討論的「時與勢」。中共大外宣這次一敗再敗無法收場,最關鍵的因素就在於它們完全沒有看到這個「時與勢」,它們看到的「時與勢」,是習近平說的「東升西降」,它們依然蒙著雙眼在自我陶醉地耍猴,然後堅定地相信觀眾席上坐著看的也都是可以輕鬆愚弄的猴子。

說實話,這是我見過的中共大外宣最愚蠢的一個案例。

滴滴退市 北京錢袋子緊了?】

好的,接下來我們要說說今天發生的兩個也算是有標誌性意義的事件,一個是滴滴出行正式宣布從美國股市退市,轉而赴香港上市;另一個是在半空高懸了很久的恆大,終於落地了,而此前一直抱著一副胸有成竹冷眼旁觀的黨媽,立馬做了一個飛身撲救的動作。

今天上午9點,滴滴出行官方微博發布了重磅消息,全文就一句話:「經認真研究,公司即日起啟動在紐交所退市的工作,並啟動在香港上市的準備工作。」

實際上,在上個週五,已經就有路透社和彭博社等多家媒體引述匿名人士的消息放出了風聲,所以今天滴滴宣布退市並不那麼意外。但當這隻靴子真地掉落地面的時候,這個震動還是不小的。

這不僅是因為滴滴是第一家赴美上市還不足半年就被迫退市的巨頭,同時也是因為在昨天,滴滴股價收盤報7.8美元,較當初14美元的發行價跌掉44.3%;市值也從上市後的800億美元最高點跌至當前的376億美元,跌幅超過一半。

這個損失還只是一部分而已。因為滴滴雖然宣布說經過了認真研究才退市,但並未提到任何相關的細節,那麼大批購買了滴滴股票的投資者的損失如何彌補呢?

由於滴滴在美國已經面臨集體訴訟,因此一種合理的猜測是,滴滴有可能以14美元一股的發行價從投資人手中回購所有的股票。同時,我們基本可以肯定的是,滴滴轉道香港,將很難以同樣的發行價上市了。所以,這對滴滴來說,無疑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虧到姥姥家去了。

當局為什麼嚴打壟斷巨頭赴美上市,其中最主要的「削藩」這個政治因素我們已經分析過了。今天我想再補充一點,就是從經濟層面看,當局恐怕真的手頭有點緊了。

包括螞蟻、滴滴在內的許多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其市場營收與利潤來源相當大比例都來自大陸市場,這個比例普遍超過90%。也就是說,它們並非真正國際化的公司,只是大陸特殊環境下做大成為壟斷巨頭的地頭蛇而已。

在當局的眼裡,這些公司紛紛赴美上市,在經濟上,等於通過資本分紅機制,把從中國市場獲得的利潤,轉移到了境外勢力手中,這對國內財富積累與二次分配當然很不利,說穿了,有損共同富裕這個大局。

在政治上,這樣做等於加深了對美國資本市場的依賴,鞏固了美國的金融霸權,還使得未來一旦爆發衝突,美國手中多了一個制裁工具。說白了,螞蟻滴滴等公司注定了未來不可能兩邊討好,與其現在送美帝好處、將來還被美帝制裁,還不如強行留在國內讓黨媽來割韭菜,無論如何不能讓肥水流入外人田,這肉即便搗騰爛了,也要留在鍋裡。

這個趨勢,與當局禁止微信和支付寶的個人收款碼用於經營收款、逼著小商戶繳稅,以及拿周焯華當典型對賭博業和地下錢莊大動干戈,其內在目標是一致的,都是指向了財政上的開源節流。

所以,對滴滴事件的解讀,與其說這標誌著「中國互聯網企業野蠻生長期結束」,不如說標誌著習近平這個少當家大擺「闊少」派頭的日子基本到頭了。

【接盤?政府約談許家印】

至於另一家巨頭恆大集團,今天在香港聯交所發布了無法履行一項金額2.6億美元擔保責任的公告以後,廣東省政府立即連夜約談了恆大實控人許家印,然後新聞就報導說,應恆大公司請求,為有效化解風險、保護各方利益、維護社會穩定,政府同意派出工作組,推進企業風險處置工作,加強內控管理,維護正常經營。

鑒於此前恆大曾經多次在最後時刻兌付到期的美元債務利息,加上許家印頻頻變賣私產抵債,所以這一次的公告,明顯就有了一點「我已盡力,死而無憾」的意味。當然,在政府看來,這意味更像是「你不救我,我這就死給你看」。

從廣東省政府高效率的飛身撲救來看,許家印這次的大膽出擊頗為成功。這背後,恐怕多少也有冬奧會的影子。冬奧會是習近平當前最大的政治,任何影響冬奧會穩定的因素,都將被上升到政治安全的高度來處理。廣東省當然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讓全世界的目光從北京轉移到廣東來,那就意味著自己的仕途到頭了。

從這個角度看,與其說是政府約談了許家印,不如說是許家印約談了政府。恆大這個雷,似乎當局是不得不去兜了。至於最後到底兜不兜得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們還得往下看。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