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器官攜帶記憶 帶到被移植者身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4日訊】

藝術品味也能移植

除了普通的感官經驗,連藝術欣賞的經驗與趣味也可以「移植」到另一個人身上。

一位47歲的美國鑄造工人被診斷患有主動脈瓣狹窄,他的心臟捐獻者是一位17歲的非裔少年,後者在去上小提琴課的路上遇上駕車槍擊而罹難。

少年的媽媽說,兒子熱愛古典音樂,才華得到老師認可,自己也憧憬能登上卡內基音樂廳演出;倒在馬路上時,他懷裡還抱著提琴匣。

這位工人是個白人,他並不歧視非裔,但起初也心存顧忌,曾向醫生提出想等白人的心臟。接受手術後,他的妻子透露,他和工廠裡的非裔同事們相處非常自在,還開始邀請他們來做客。

妻子也納悶表示,「他一首古典曲子都不懂,從來沒有聽過。現在他可以連坐幾小時聽古典音樂,嘴上還吹著他從來不知道的曲調。他從哪裡聽來的?」

雙重人格

美國專業舞蹈演員克萊爾‧西爾維亞(Claire Sylvia)由於罹患原發性肺動脈高壓,於1988年47歲時不得不接受心肺移植手術。手術之後不久,就很想喝啤酒,喜歡吃一些食物如巧克力棒、青椒和肯德基炸雞,而這些食物是過去自己從來不會碰的。手術5個月後,她還夢見與姓名簡寫為Tim L.的瘦高紅髮少年很親近,冥冥中知道他就是捐獻心臟的人。可喜的是,康復後的她在舞蹈天地裡重煥活力。

一位護士曾告訴西爾維亞,她的心臟來自一位騎摩托車出車禍的18歲男孩,他的家在緬因州。直到1990年,她才藉由報紙訃告追尋到捐獻者的名字——提摩西‧拉米蘭德(Timothy Lamirande)。

西爾維亞前去拜訪拉米蘭德的家人,他們向她確認,蒂姆(Tim,Timothy簡稱)生前精力過人,啤酒、炸雞、青椒都是他生前喜歡的食品。

重走捐獻者的人生路

家在美國喬治亞州的索尼‧格雷厄姆(Sonny Graham)由於感染病毒罹患擴張性心肌病,在登記等待心臟移植一年之後,於1995年成功進行了手術。次年他聯絡了器官捐獻中介機構,以便向捐獻者的遺孀雪莉爾‧斯威特(Cheryl Sweat)去信致謝。

格雷厄姆向媒體回憶,當自己1997年1月見到28歲的斯威特時,「感覺好像已經認識她多年。我一直看著她,目不轉睛」,他承認自己對她一見鍾情。

二人於2004年結婚。3年後,69歲的格雷厄姆開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和他的心臟捐獻者——當年33歲的科特爾(Terry Cottle)完全一樣。

家人曾說,格雷厄姆在移植手術後變得喜歡喝啤酒、吃熱狗,那正是科特爾生前的愛好。

再現捐獻者的死亡經歷

56歲的大學教授班(Ben)在心臟移植手術幾週之後,開始經常做怪夢。夢中他看到一道閃電打到臉上,同時臉部好像被燒傷一樣灼痛難忍。

夢中還有其它意象,班沒告訴醫生,只告訴了妻子凱西(Casey),那就是在火光出現前,他會瞥見一個長髮長髯的男子平靜的面孔。

凱西和那位心臟捐獻者的遺孀閒聊時,隨口提起了丈夫的這些情況,對方非常震驚,因為她逝去的丈夫——34歲的警官卡爾(Carl)正是在追緝毒販時被槍彈擊中面部而死。

那道可怕的電光,或許是他平生最後看到的景象;警方雖然沒有抓住凶手,但還原繪製的嫌犯的長相,正是長髮長髯、眼窩深陷、面無表情。

中國古代「換心」奇聞

在中國古代,也發生過這樣「神話」般的奇事。外科手術在中國古代早已有之,《後漢書》與《三國誌》都記載,東漢華佗用麻沸散麻醉患者,剖肚割瘤後加以縫合,再塗以神膏。

《列子.湯問篇》記載,戰國時代的神醫扁鵲給公扈、齊嬰看病,他告訴二人,若想根治,就需要交換心臟。扁鵲先用麻醉酒讓二人昏迷3日,之後將其胸腔打開,交換心臟,給予神藥。二人甦醒後完好如初,就告辭回家,結果不約而同進了對方的家門、認對方的妻子。兩家人不得不告到官府,扁鵲道出原因,官司才得以平息。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