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最快明年1月進犯烏克蘭!前烏國軍方高層:俄將採閃電戰進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5日訊】【今日點擊】(4256-2)

提要
最快明年1月進犯烏克蘭!前烏國軍方高層:俄將採閃電戰進攻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12月5日,結果突然看到俄羅斯要進攻,俄羅斯擺出架勢要進攻烏克蘭。這個說法其實來自於烏克蘭的總統,烏克蘭的總統認為呢,大概在明年1月底俄羅斯會進攻烏克蘭,以閃電戰的方式。這些都沒有發生,但他就這麼講述啦。明年1月底,那美國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嚴陣以待。這話不這麼說的,美國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頭。俄國持續增兵,能夠立刻發動這個戰爭。大概基本上就是,基本上的說法是這樣,速戰速決,建立了醫療單位,燃料供應線路,這些都有了,他說現在的裝備可以提供前線部隊使用7天到10天的,而支援部隊可以達到一個月。

也就說普京表現出來的概念,他可能真打,但是呢他的目的就是阻止烏克蘭進入北約。而北約在今天的狀況下無力抗爭,說心裡話它無力抗爭,它根本就,它根本擺不平這個故事。當它擺不平這個故事的時候,那你看到的場面就是束手無策。他說採取邊緣政策,無法斷言普京是否真打,把局勢推到戰爭邊緣,迫使對手屈從。現在的軍力調動,讓西方國家很崩潰,因為狀況:俄羅斯可以在短時間內進攻,但是烏克蘭也好,這個烏克蘭也好或者是北約也好,它沒有能力在很短的時間內即刻就反擊的。烏克蘭的國防部長說俄羅斯的編隊,星期五說的,94,000人。而在西方還在討論呢,拜登準備跟普京通話。普京不是習近平,所以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故事。我自己以為這件事情最終的結果,你看到的是當代西方精英文明的衰敗。

明年1月份進軍烏克蘭,前烏克蘭的軍方高層說,俄羅斯會將採取閃電進攻。它其實正好延續到冬季,最隆冬的季節。那我想俄羅斯有它自己的考慮,或者說那誰有他自己的考慮,普京,因為在二次大戰的時候,希特勒就在隆冬的季節輸,就輸給了當時的蘇聯。他還要借助這種氣候,他是否借助大疫情我們不知道。什麼意思?如果大疫情在西方社會當中,現在在歐洲社會當中非常的火爆的話,就像現在的德國,德國星期五是17萬多人。那它在西方社會,在處理大疫情的手法上,遠遠不像俄羅斯,俄羅斯到現在不封鎖,沒有,他從來沒有封鎖過。他面對疫情採取了很自然的狀況,那普京採取很自然的狀況,表現出他的價值觀的認知。如果他借助這個方式的話,那西方社會沒有可能的,在隆冬大疫情的背景之下,西方社會不可能的。

半島電視台:克林姆林宮明年一月份會發動進攻的。那這些呢都是一種類似重複性的報導。華盛頓郵報是最早報導這件事情:多線進攻烏克蘭,有100個叫營級的作戰群,大概17.5萬人。它的營級作戰群的意思是它可以獨立作戰。一個營裡面有機械化部隊、有機械化連,就是類似這樣子,它是一個可以獨立作戰的,獨立成型的這麼一個,獨立進攻、獨立救援的這麼一個獨立的作戰團體,一個單位,它整個它的佈局的概念是在這麼個概念的背景之下。那也就講說,在現在的狀況之下,核威脅等於不存在,沒有任何人敢動核武器的。大家看到的就是西方社會的鬆散和無能為力,我個人看法啊。那另外一個這就是這是福克斯新聞網的,我跟大家分享就是說,你看到美國的媒體,西方的媒體也是這麼討論的。美國正在認真對待克林姆林宮的信號,並不認為這是個虛張聲勢的。這是最新的,它不認為虛張聲勢的概念。

在今天的美國社會當中,美國的現今的政府當中,包括美國的情報機構,它的傾向性,就是它的真實性衰敗了。大家在看待這件事情的時候呢,有著不同的認知,但是呢拜登有發言,拜登說他警告俄羅斯,拜登會以最嚴厲的、最不可能的方式,去面對這個普京,如果對烏克蘭發動進攻的話。拜登用了所有的詞彙,只是為了避免一個詞彙,如果你打烏克蘭,我美國就跟你俄羅斯開戰,他就沒有這個詞。也就是說俄羅斯敢真刀真槍,美國人和北約沒人敢真刀真槍,他用了所有的詞去迴避有關武力的問題。這是在我們判斷當中,我跟大家解釋說他就不可能了,也就變成了雙方的意志對比,雙方的力量對比跟國家的概念是不同的。這個烏克蘭離美國太遠了,那拜登在烏克蘭身上,拜登家族在烏克蘭身上不乾淨。而今天的美國政府跟媒體,卻共同掩蓋拜登本人的東西。

而普京只想要守住我俄羅斯的利益,而不是主動打擊你。所以力量的背景不同、道義上的背景不同,給整個事情帶來的整個影響,在我個人眼睛裡,整個的影響也不同對吧。烏克蘭在拜登那兒有瓜葛,拜登的兒子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掙了錢了,但是呢現在的政府去掩蓋,而川普把這件事情在他任期之間揭開了。那媒體跟今天的美國政壇,全都在掩蓋這件事情,掩蓋拜登家族這件事情。那也就變成了烏克蘭本身想去抗衡俄羅斯的話,今天的拜登是出賣烏克蘭利益的,出賣烏克蘭利益的。當時他的亨特拜登想去賺烏克蘭錢的時候,那烏克蘭新的總理去提到這件事情,就想以廉政的概念去處理的時候,遭到了拜登的威脅。拜登他當時作為副總統的時候,掌控了美國對烏克蘭的10億美元的援助。因為兒子的事情,他把這個10億美元給扣了,這就是今天的美國政壇。

你個人有短,你個人做了這種齷齪的事情,然後你想去掩蓋,那普京能看得起你嗎?不可能,普京完全不可能看得起你的。所以這是我們現在看到,一個非常有趣,在我眼睛裡非常有趣的故事。所以在普京的手裡面,他抓了幾條,第一,我絕不允許你烏克蘭進入北約,那北約有多大膽量接納烏克蘭?而烏克蘭今天的政壇是想親近於北約,親近於西方社會,可是這直接威脅到俄羅斯本身的國家安全。所以我以為這件事情它展現出來的價值觀,傳統的一些國家利益的價值觀,在普京身上。當代西方精英文明,一切以國家利益為基礎,來獲得自己利益的,一切以國家以冠冕堂皇的名義,來獲得自己利益的人,這些人統治著今天的美國、英國、法國、德國、荷蘭,統治著整個幾乎北約成員國。

那他們的齷齪在於他人的品質的衰敗,和當今民主、自由、公平、法治本身的欺詐性,都在美國大選之後,和黑人命貴之後顯現出來。所以這是今天普京完全不接受的一個基礎。那這個基礎就會促成,如果這個烏克蘭被北約接受了,烏克蘭以這樣的狀態出現了,在戰略上就是俄羅斯完全輸掉了,那俄羅斯不幹了。那另外一個概念就是,烏克蘭如果以這樣的方式出現之後,會影響到今天,會給整個俄羅斯帶來不穩定。而這個不穩定的基礎,是當代西方精英縱慾文明,給一個試圖走向傳統強國的一個國度帶來了威脅。所以無論從國家戰爭的角度、軍事的角度,還是從國家品質的角度,今天普京都不接受。

有朋友說濤哥,你變成接受普京戰爭的狀況。我們看到的相關的所有報導,都是它的生命基點,都在西方當代精英文明的基點上。就像我們在大選的時候,美國大選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所謂主流媒體的報導,在同樣一個價值觀的基礎上。這是問題所在,那這是在我眼睛裡真正的問題所在。那這樣的價值觀,是在今天的環境中,應該是被拋棄的。所以在我角度看,應該是比較顯而易見的,作為普京不會真打,但是你要打,你要真的北約接受烏克蘭的話,他一定會打,你只要接受烏克蘭我就打。如果他打的話,那北約出手不出手?

那好這一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