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蟻穴和巨瓮 唐宋二人夢醒悟道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09日訊】當時空發生錯位,小小的蟻穴會變成龐大的「大槐安國」,一個陶瓮也會容納明朗乾坤。時空、生命、做人的意義,隨著傳奇故事,躍入世人心際。

唐朝有一則著名傳奇,名為「南柯太守傳」。故事講到,唐朝貞元七年九月,南平俠士淳于棼於生日之際,與一群豪客開懷暢飲。酣醉的他被人扶回到家,隨即倒在東邊的廊屋下睡著了。

夢入蟻穴 悟人世短暫 棲心道門

夢中,淳于棼來到了大槐安國,並有幸娶公主為妻,做了國中駙馬。在公主的推薦下,國王委派淳于棼作南柯太守,鎮守外藩二十年。

在大槐安國,淳于棼享盡了榮華富貴。但因其功高震主,也引起了國王的猜忌。後來,國人上疏聲言,國家將會發生大難。時人認為災難由淳于棼所招致,於是國王抽調了他的侍衛,禁止他出遊。不久後,勒令他返回人間。

淳于棼醒來後,發現大槐安國是槐樹下的蟻穴。這一典故演變為成語「南柯一夢」,用來比喻人生如夢,得失無常。

人生如夢,轉眼即逝。但並非所有的人都甘願庸碌,度過餘生。宋朝劉斧著作的《青瑣高議》記載了另一則故事,與唐傳奇《南柯太守傳》異曲同工。

迷途尋友 巧遇奇僧

宋朝時期,益州人袁道進京趕考之際,得了一場大病,幾乎斃命。當他痊癒後,早已錯過了考試日期。為此,他傷嘆不已。不久之後,友人強烈邀請他一起遊覽西池。士子們興致勃勃地欣賞著春景。彼此唱酬吟詠,好不快樂。在欣賞春景的途中,袁道和友人走散了,他只好獨自遊覽。

袁道在西池遊覽時遇見一位和尚,邀請他一起去寺院看一看。從西池到寺院,不到百步就到了。僧人請袁道在院中歇腳休息。說罷,他就先躺下睡覺了。

袁道看著寺院中共有三間屋舍,屋內什麼也沒有,也沒有燒火煮飯的煙氣味。惟獨中室有一個巨瓮,由一頂破斗笠遮蓋著。袁道心想:瓮裡一定儲存著糧穀吧。然而打開一看,卻發現瓮內是一派明朗的世界,裡面有樓台亭閣,人馬往來,恍如人世。這時,從瓮內傳來呼喊聲,有人呼叫袁道的名字。袁道剛一答應,就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於瓮中。

夢入瓮中 遍歷一生

在瓮中的世界,宰相李文國見袁道很有才學,不僅招攬他為座上賓,還把女兒嫁給了他。在當年的秋試中,袁道大魁天下,被朝廷授予高官厚爵。

天子準備征伐北狄,袁道上奏勸諫天子罷征,並獻言以忠信結之為上策,派將守護邊關為次策,派兵埋伏督察為中策,派公主和親為下策,以錢財玉帛與其交結是為無策。天子看罷他的奏章很高興,下詔授予他為中丞。

袁道在朝為臣,剛直敢言,震動朝野,令奸邪之人喪氣膽寒。袁道拜為宰相後,盡心輔佐天子,天下人都稱他為賢相。天子想要廢了皇后,立馬得的女兒為皇后。因為此事,袁道在朝堂上逆揭龍鱗,極言勸諫,並奪下立馬女為后的詔書,將其扔在殿下的台階下。天子大怒,即日將袁道貶到瓊州。

他對妻子說:「我以一介布衣,榮升為卿相,已經足矣。今日能倖免不死,他日回到故鄉後,休官高臥,安度餘年。」不過,他的妻子出了一策,讓他給天子寵臣進獻千金,定能回到京師。袁道獻出千金後,果然如願以償,回到了京都。時逢,朝堂上有諫臣言官向天子稟奏,說袁道為臣忠實,於是朝廷再次拜他為相。

當天子準備興師動眾,征討遼國時,袁道再次上奏,言語仍是剛直忤逆。他的妻子勸他吸取先前的教訓,不要再觸怒聖顏,自取其禍。但是袁道心意已決。結果,天子震怒,再次罷免了他的相位。

袁道罷相後,天子的叔父魏王時常與他交往。後來魏王生叛,袁道受到牽連。有人趁機落井下石,誣陷袁道,說他因為罷相,心生怨恨,所以教魏王叛變。天子大怒,下令斬殺袁道。袁道和妻子哀慟道別。當斬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時,袁道豁然醒來,發現自己身在巨瓮旁。回頭看看僧人,他正在揉著眼睛,也恍然醒來。

夢醒悟道 身在紅塵念在方外

袁道對僧人說:「賢者以此幻境,警醒我的人心,意在窒息我的慾望,喚我早點回歸。」說著,向僧人行禮再拜:「富貴窮寒,命也;心氣,由這個肉身所擁有。我將聽命於天,而存養心氣於內。」僧人說:「正是。」於是送袁道出門。袁道剛走了幾步,回首一看,僧人和寺院都消失不見了。

第二天,袁道與友人道別後,回到益州,從此削髮為僧,專心修行。他修行淳潔,受到眾人的尊重和擁戴。升堂講論七十年,學者雲集向他問道。

一天,袁道沐浴更衣後,忽然敲鼓召集眾人說:「我將要去世了,與你們道別。」他又給當時的尚書張詠寫了一首訣別詩:「來自無中來,去自無中去。總是恁地去,莫要錯卻路。愛民民皆慕,慎則增福佑。若能行此路,共君一處住。」寫罷,擲筆於地,盤腿趺坐,奄然而逝。張尚書聽到他圓寂的消息,親自前去弔唁,對著他五體投地禮拜,心中不勝悲嘆。

袁道在奇僧的引導下,到瓮中的世界遊覽了一遭,醒來後了然悟道。袁道也像淳于棼一樣,感嘆人生短暫,轉眼即逝,於是萌生修煉之念,做了一個抛卻紅塵的方外之人。@*

出自《青瑣高議前集》卷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