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習近平警告「三陷阱」 中共一個也沒逃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黨媒報導,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在不同場合的重要論述中,曾經談到三個「陷阱定律」,並警告黨內,要嚴防中共陷入其中。

不過,正當第三份歷史決議中,反覆呼喚社會主義特色新時代時,人們發現,掀開「百年變局」這塊大個遮羞布,習悉心訓誡的「三個陷阱」,中共一個也沒逃過。

塔西佗陷阱:中共正全面墜入

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曾說,當公權力遭遇信任危機時,無論當權派做出的事情,是真是假是好是壞,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這個含義後被稱為「塔西陀陷阱」。

2014年3月18日,習近平在河南蘭考縣委常委擴大會議上曾表示,「我們當然沒有走到這一步,······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就會危及黨執政基礎和執政地位。」

中共現在說任何話,還有人信嗎?中共外交部副部長11月2日吹噓「中國是當之無愧的民主國家」,全世界笑翻了。民運人士王丹在其推特上懟中共:「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法廣評論:「中共一貫對西方民主不屑一顧,怎麼一夜之間跟美國『爭風吃醋』?」

《人民日報》以「美國民主七大假象」簡介外交部《美國民主情況》報告,微博評論翻車:「畝產十三萬斤小麥的人民日報最民主,哈哈!」「我民主,行,你們民主,不行!」「能全民選舉之後再抨擊別的國家假皿煮嗎?」「小編長點心吧,網民不好忽悠了,又翻車了。大家不都是傻子,天天說美國爛,結果有權有錢的都往那邊跑。」

張高麗性侵彭帥一事,中共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彭帥不出面,全世界不放心,後來被出面了,世界更不放心了。國際奧委會不支持中共還好,這一支持,20國拒簽《冬奧休戰協議》,國際女網協會暫停中國業務。

美澳直接抵制北京冬奧,英國也加入抵制大軍,隊伍會越來越龐大。張高麗性侵被寫入美國國會決議,這是美國史上迄今獨絕的事情,國際社會對中共高官的狼性是絕對的採信,對中共關於人權的許諾是一個字也不信。

再看看大陸社會底層的民意如何。12月6日,南通甘蔗老人被20名城管以維護市容名義搶劫,現場視頻引全國民眾憤怒,中共被迫處分了幾個科級幹部,並將事故推到了外包公司身上。這是典型的中共式的中國故事敘事。

民眾壓根不信,「一句外包人員就能解決?」新浪記者採訪了多個律師,律師們均表示,執法權不能外包,行政執法權同樣不能外包。網友「原愛忽悠的農夫」評論:「它們有執法權嗎?沒有執法權,它們不是搶劫?」

修昔底德陷阱:中共越陷越深

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認為,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既有的統治霸主競爭時,雙方面臨的危險多數以戰爭告終。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的釋義。

2014年1月,習近平在美國《赫芬頓郵報》子報《世界郵報》專訪中表示:「強國只能追求霸權的主張不適用於中國,中國沒有實施這種行動的基因。」

但中共自食其言是家常便飯。南海不斷填海造礁,宣示莫須有的主權,越南、菲律賓、印尼不惜得罪個遍,讓南海成為全球角力焦點,西方大國輪番軍演、通航捍衛國際法,中共八方樹敵、四面楚歌;

中美貿易戰,中共出口依賴型經濟被打回原形;中印邊境陳兵對峙,惹是生非,引全印度抵制中國貨;「一帶一路」設置債務陷阱,以商騙政,滲透債務國港口主權,致使沿路關鍵國家齊喊抵制;華為、中芯,高科技長臂,涉入西方偷盜監控,黑手被斬;

掩瞞中共病毒源頭,導致疫情全球擴散,引發世界聲討;以疫謀霸、疫苗外交,招西方厭惡,病毒溯源,與澳洲交惡;

《國安法》公然破壞香港人權,撕毀50年不變承諾,新疆種族滅絕,美國歐盟制裁中共高官;中共不但不思悔改,還借市場遏他人喉嚨,禁止美國NBA明星聲援香港,限制港台藝人撐台撐港,好大一顆玻璃心;

不斷提升軍費開支,改軍區為戰區,暗自發展核彈頭與發射井,研發超高音速核武工具,與美爭霸;強化國防動員法案,儲糧藏貯大宗商品,備戰備荒,一年680餘架次軍機擾台,製造武統台灣危機;

中共的野心與蠢蠢欲動,招致世界譴責,世界正義軍事力量向印太傾斜,美英澳、美日印澳締結區域軍事聯盟,對抗中共,美軍撤離阿富汗旨在服務部署印太安全的戰略目標;立陶宛挺台,波羅的海三國議員到訪台灣,歐盟抗共態度逐漸明朗,台灣在中共的緊鑼密鼓的打壓節奏中走向國際舞台。

至此,中共仍在癔症般囈語「東升西降」、「時與勢在我」,還時不時地要拉14億人民陪葬,什麼「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在與世界爭霸的「修昔底德陷阱」中無法自拔。

中等收入陷阱:未富先衰

2006年世界銀行的《東亞經濟發展報告》指出「中等收入陷阱」這個說法,意為一個國家的人均收入達到中等水平後,由於不能順利實現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導致經濟增長動力不足,最終出現經濟停滯。

陷入「陷阱」的國家通常具有以下特徵:既喪失了與低收入、低工資經濟體在製造業方面的競爭優勢,也沒有能力同發達經濟體在高技術創新領域展開競爭,經濟無法由依靠廉價勞動力或資源能源類自然稟賦向依靠高生產率導向的增長模式轉變。

按照上述定義,中共目前妥妥地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中金公司調查的2.2億人月收入500元以下,按照這個標準,中國經濟目前是未富先衰。

近期,習近平反覆強調的「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六穩,和「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六保,基本就是「中等收入陷阱」特徵在各方面的對應表現,考察中共經濟實際不景氣狀況與衰敗漩渦,恐怕比「中等收入陷阱」要可怕得多。

近日,中共有意允許御用經濟專家李稻葵釋放經濟危局信號,警告中國要準備過苦日子。李稻葵指出目前存在的三個危機:債務危機、產業鏈轉移、低碳衝擊,並暗批中共亂指揮導致經濟的迷茫,投資觀望、消費觀望。

他舉例今年「雙11」增長速度已經降至20%以下了,工資上漲沒有跟上,內需不足。年輕人躺平,豆瓣上出現「反消費主義小組」堅決不買,逆襲「雙11」。

長期的非內生性經濟發展模式製造的經濟泡沫正在被債務刺破,截至2021年10月末,中共地方政府債務餘額接近30萬億。高盛估算,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高達53萬億元,相當於年度GDP半數。其中,房產是債務推手,因此,中共為了降槓桿,人為遏制占經濟體量近三分之一的房產業,導致恆大、花樣年的巨企出現債務違約危機,連帶觸發金融危機。

2021年,中共經濟出現政策性不景氣與決策型坍塌,中共互聯網、教培、文藝影業等行業遭受反壟斷打擊,憑空蒸發數億美元市值,留下了近千萬的產業失業大軍。打擊民企與共同富裕大旗,讓市場與外資望而生畏,運動式減碳催生電荒與煤荒,導致原材料價格飆升。山西朔州驚現「煤票」。

中國人口連續10年保持低速增長,2020年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較低的1.3。七普數據表明,16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減少4000多萬人,人口紅利在快速消失;同時,老齡化進程明顯增速,有12個省份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過14%,遼寧和重慶的比重更超過17%,步入「中度老年化」社會,意味著社會醫療、養老基金等負擔越來越重。

我們都知道,中共在各方面的數據都在造假,中共實際的經濟表現只會比公布出來的官方數據更差勁。

共產主義本身就是人類巨大的陷阱

奧地利經濟學派的大師米塞斯說過,「在天真的社會主義者看來,這個世界足以使每個人幸福和滿足。產品的短缺只是不合理的社會秩序造成的,它一方面限制了生產的擴大,另一方面通過不平等的分配使『富者愈富,窮者愈窮』。」

米塞斯的警言今天讀來,仍然醍醐灌頂,共產主義者們最善於乾的一件事情就是畫大餅。如今中共依然故伎重演,給中國民眾畫了張共同富裕的大餅,與其說是一張大餅,不如說是一口大陷阱。

走出中共,世界才會走出陷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