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金正恩不怕嚴厲後果 原因何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1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和韓國國防部長徐旭(Suh Wook)在12月2日的年度峰會上,就新的戰略規劃指南達成一致,該指南將用於制定新的美韓戰時聯合行動計劃。

奧斯汀在會談後發表評論,發誓要對抗中共在亞洲的軍事威脅,以及朝鮮不斷增長的武器計劃對地區安全構成的越來越大的威脅。

奧斯汀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朝鮮正在繼續推進其導彈及核武器計劃,對於地區的穩定和安全非常不利。

美國承諾向韓國提供延伸的威懾力,利用美國的全部防禦能力,包括核武器、常規武器和導彈防禦能力等。美韓在致力於對話和外交手段的同時,還將加強聯合威懾態勢和抵禦朝鮮各種威脅的措施。

徐旭說,美韓商定的文件,更新了半島發生戰爭時的聯合應急計劃,以對朝鮮威脅和其它情況變化做出回應。

朝鮮的核武庫近年來快速增長。在2016到2017年間,朝鮮進行了一系列高調的導彈及核試驗後,聲稱有能力對美國本土發動核打擊。2018年,一名韓國官員說,「估計朝鮮已經製造出多達60件核武器」。對朝鮮每年能增加多少核武器的評估各不相同,從6枚到18枚不等。

衛星圖像公司(Maxar)今年9月拍攝的照片顯示,寧邊鈾濃縮廠附近正在進行擴建施工。蒙特雷國際研究學院研究員劉易斯(Jeffrey Lewis)在一份報告中說:「鈾濃縮廠的擴建表明,朝鮮可能正在計劃將其在寧邊核設施的鈾產量提高25%。」朝鮮稱寧邊綜合設施是其核計劃的核心。一些美國和韓國專家推測,朝鮮還在祕密運作另外一個鈾濃縮廠。

今年4月到9月間,朝鮮連續試射了各種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直到兩週前朝鮮又試射了一枚彈道導彈。朝鮮在9月到10月間展示了一系列新武器,包括遠程巡航導彈、潛射彈道導彈和高超音速導彈。這些展示和導彈發射試驗,表明其導彈部隊正在向多樣化方向發展,尤其是對韓國和日本的攻擊能力正在加強。要知道,美國在日本和韓國駐紮了總數超過8萬名軍人。

目前美國僅在韓國的駐軍就達28,500人。在12月2日的會議上,奧斯汀強調了美國對維持現有駐韓美軍水平的承諾。

美韓在1950至1953年朝鮮戰爭期間形成的聯盟,近年來正在經受考驗,這些考驗來自韓國政府對駐韓美軍的財政支持,韓國與中、日之間的地緣政治爭端,日韓歷史遺留問題,及韓國與中國之間經濟關係使其在針對中共的行動中猶豫不決。但美韓之間的根本利益關係,決定了韓國的立場是站在美國一邊。

儘管在常規武器方面朝鮮早已遠遠不是韓國的對手,但是憑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朝鮮不僅對韓國和日本構成威脅,也對駐紮在日本和韓國的美軍甚至美國本土構成威脅。平壤似乎很願意向世界證明這些威脅的真實性,及其能力的進一步發展。從某種意義上說朝鮮政權達到了目的,但同時也把自己推向危險的邊緣。

美國退役陸軍上校大衛.麥克斯韋(David Maxwell)2019年在接受《陸軍時報》採訪時說,平壤的戰爭策劃者顯然打算在戰爭發生時直接以漢弗萊斯營為目標。在朝鮮媒體的宣傳中把漢弗萊斯營稱為「胖子目標」,朝鮮一直在發展能夠打擊「胖子目標」及烏山空軍基地的武器。

漢弗萊斯營是駐韓美軍的新基地,它成為打擊的目標意味著上萬美軍及家屬暴露在致命火力的攻擊之下。也使過去幾年以來,耗資上百億美元的基地搬遷計劃歸於失敗。

韓戰以後,駐韓美軍大部分駐紮在首爾的龍山基地及周邊150多個較小的基地。這些基地位於非軍事區以南大約25英里的區域,完全在朝鮮13,000門各種榴彈砲和火箭的射程之內。

為了避免遭受突發的、沒有預警的攻擊,美軍將基地遷往漢弗萊斯營,它位於首爾以南50英里的地方,以避開朝鮮可能的砲火攻擊。2004年,五角大樓與韓國政府達成協議,擴大漢弗萊斯營,將美軍部隊及家屬集中在那裡。

當時美軍的目標是在2020年,將駐韓設施減少到96個,使美軍基地離開大多數朝鮮火砲射程,同時加強防禦。但是近年來事態發生了變化,耗資110億美元的漢弗萊斯營,又重新落入朝鮮火力攻擊範圍。

美國陸軍駐韓部隊負責人布魯克斯(Vincent Brooks)將軍在2018年3月告訴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除了朝鮮彈道導彈射程擴大令人擔憂以外,其遠程火砲也對2500萬韓國公民和居住在大首爾市區的約15萬美國公民構成嚴重、可信的威脅。朝鮮已經部署了至少三個火砲系統,能夠在沒有任何警告的情況下對大首爾市區的目標進行測距。

布魯克斯警告說,主要是170毫米谷山(KOKSAN)自行火砲,其射程達到37英里,此外240毫米火箭炮,射程也達到37英里。平壤還測試了一種直徑為370毫米的新型多管火箭,可以打擊230英里以外的目標。

朝鮮軍事威脅的升級也使另一個問題被當作嚴肅的話題拿出來討論,那就是可以通過斬首平壤政權製造威脅核心的方式解決問題。要知道當時伊朗軍隊最高領導人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被斬首,就是因為他指揮和策劃了攻擊美國駐巴格達使館。伊朗核武器專家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也是因為其領導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招致殺身之禍。而平壤政權的行為似乎正在迅速向上述兩個斬首目標靠攏。

2017年朝鮮導彈危機期間,川普政府曾嚴肅考慮過對朝鮮進行有限的預防性軍事打擊,也就是所謂的「血腥鼻子」戰略。這項計劃的行動內容包括破壞發射台上的導彈、摧毀朝鮮的整個核基礎設施,甚至考慮採用祕密手段破壞朝鮮核武器和導彈計劃。

出於對首爾上千萬人口遭到朝鮮報復性打擊的擔憂,當時「血腥鼻子」戰略沒有實施。但並不意味著該戰略被取消,也不意味著軍隊沒有為此做出準備。包括美國政府內一些不支持該行動的人也沒有在預防性打擊的問題上與白宮決裂。這畢竟是對朝鮮可信威懾的一個有用工具。同時祕密手段的行動計劃也在官方的考慮之中。

2017年3月,當時的副國家安全顧問麥克法蘭(K.T. McFarland)曾指示助手們將一位官員的想法納入考慮範圍之內,這個想法被描述為遠遠超出主流思維的設想。我們現在知道這些選項中有些是多麼的超出主流思維,包括向韓國引進核武器、斬首核心人物及其高級指揮官。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訂閱《時事軍事-夏洛山》YouTube頻道:https://bit.ly/3EqiiTG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