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改口「動態清零」 疫情卻更洶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過去近兩年的防疫,中共一直試圖人為製造「清零」,還號稱「制度優勢」。然而政治口號畢竟清除不了病毒,中共最近不得不改口宣傳「動態清零」;可是面對洶湧而來的疫情,「動態清零」很快又無法自圓其說了。

中共推責境外卻洩漏了實情

12月1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報導稱,「堅持『動態清零』策略不動搖」;還繼續把中國大陸疫情的責任甩鍋給境外,稱「多國放鬆管控給我國外防輸入帶來挑戰」。

國外病例的輸入,是每一個國家都面臨的問題,因此都實施了嚴格的入境防疫措施,比如要求完全疫苗接種後,還需要提供病毒檢測陰性證明,否則就會被拒絕入境,或者被隔離。奧密克戎(Omicron)變種病毒出現後,各國馬上對相應的高風險國家和地區封關。

中國的「外防輸入」也是同樣的辦法,若防疫措施真能得到落實,或檢測方法準確,完全能有效阻止外來病例造成的本土感染。過去幾個月來,疫情波及了中國大多數省份,假如源頭真來自境外,恰恰表明中共高喊的「外防輸入」長期形同虛設。

近期各國相繼發現奧密克戎(Omicron)變種病毒病例,中共雖然堅稱現有檢測方法繼續有效,但一直沒有報告有關病例。

12月13日,香港確認已累計發現奧密克戎(Omicron)病例7例。過去14天,香港累計新增的61個病例都是外部輸入,但沒有出現社區傳播。

對比中國大陸,過去一週來疫情再度延燒,直到12月13日,中共才公布了首例奧密克戎(Omicron)病例;據稱12月9日從天津入境人員採樣,但12月12日才最終確認。

中共官方12月11日稱,科興生物公司在相關部委、香港特別行政區相關部門以及合作夥伴的協助下,成功分離出奧密克戎(Omicron)變異株,並獲得測序結果。

這表明,中共防疫機構之前沒有真正掌握奧密克戎(Omicron)變種病毒的測序方法,目前的檢測手段是否真能有效檢測新的變種病毒,不得不劃一個問號。中共推廣的疫苗效力到底如何,同樣要劃問號。

中共推責境外,並不能掩蓋中共防疫的失敗。12月1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稱,「本輪疫情由多個不關聯境外輸入源頭引起」,但他沒有展示相關的證據。無論是本土感染,還是沒有防住境外輸入病例引發的傳染,各地此起彼伏的疫情表明,「清零」或「動態清零」的口號式防疫都落空了。

中共的「動態清零」解讀自相矛盾

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不得不承認,「10月中旬以來,國內疫情一度波及二十餘個省份」,但他仍然煞有介事地大談控制疫情的「法寶」。中共自然沒有什麼「法寶」,只好把以往的「清零」防疫改成了「動態清零」防疫。

馬曉偉還解釋稱,「動態清零」就是「力爭一個潛伏期(14天)控制疫情傳播」。

他既然承認「10月中旬以來,國內疫情一度波及二十餘個省份」,2個月過去了,或者說已經4個潛伏期過去了  ,各個地區的疫情並非完全相互孤立,哪來的「動態清零」呢?

馬曉偉還試圖辯稱,「國際上一些國家執行不清零政策,但效果並不理想,疫情出現反覆」,「我們仍將堅持『動態清零』策略不動搖」。

中共明知無法做到「清零」,才不得不改稱「動態清零」,就是不肯放棄「清零」的口號。這一說法應該來自中共高層,當然誰也不敢說錯了,中共高層也不會輕易收回,否則「制度優勢」就沒了,更無法再「平視」美國。

所謂「動態清零」,並非防疫策略的「法寶」,而是中共的政治宣傳「法寶」。中共現在不敢再嘲笑各國「抄作業」,卻仍然公開否認世界各國的防疫;然而中國大陸疫情卻非中共所願,改口「動態清零」,大概是怕被世界嘲笑。

「本土小範圍疫情」到底多大?

12月11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專家組組長梁萬年稱,「目前全國疫情形勢總體平穩,近期局部地區發生了由境外輸入引起的本土小範圍疫情」。

目前在中國大陸發生的真是「本土小範圍疫情」嗎?

12月13日,新華社不得不報導,「12日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01例 其中本土病例80例」;同時公布,「全國現有高中風險地區8+44個」。

中共專家說「本土小範圍疫情」,應該還是為了配合「動態清零」的宣傳;這是不是「小範圍疫情」,可以看看中共國家衛健委過去7天公布的以下數據:

12月12日,新增本土病例80例,浙江74例,其中紹興市55例、寧波市14例、杭州市5例;內蒙古5例,均在呼倫貝爾市;陝西1例,在西安市。含25例由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均在浙江。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51,333人。

12月11日,新增本土病例49例,浙江38例,其中紹興市22例、杭州市8例、寧波市8例;內蒙古10例,均在呼倫貝爾市;黑龍江1例,在哈爾濱市。含20例由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均在浙江。

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本土10例,浙江9例,其中紹興市8例、杭州市1例;江蘇1例,在無錫市。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49,810人。

12月10日,新增本土病例51例,浙江35例,其中紹興市17例、寧波市14例、杭州市4例;內蒙古15例,均在呼倫貝爾市;雲南1例,在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含20例由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均在浙江。

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本土14例,浙江13例,其中紹興市7例、寧波市5例、杭州市1例;江蘇1例,在無錫市。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47,250人。

12月9日,新增本土病例37例,內蒙古24例,均在呼倫貝爾市;浙江5例,其中紹興市3例、寧波市2例;雲南5例,均在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黑龍江2例,均在哈爾濱市;陝西1例,在西安市。含4例由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均在雲南。

新增無症狀感染者43例,本土23例,均在浙江,其中紹興市9例、杭州市7例、寧波市7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45,267人。

12月8日,新增本土病例60例,內蒙古42例,均在呼倫貝爾市;浙江12例,其中紹興市9例、寧波市3例;黑龍江4例,均在哈爾濱市;江蘇1例,在南京市;雲南1例,在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

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本土13例浙江12例,其中紹興市8例、寧波市3例、杭州市1例;廣西1例,在崇左市。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42,668人

12月7日,新增本土病例44例,內蒙古34例,均在呼倫貝爾市;浙江8例,其中寧波市5例、杭州市2例、紹興市1例;黑龍江1例,在哈爾濱市;上海1例,在浦東新區。含1例由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在內蒙古。

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本土5例,均在浙江,其中寧波市3例、杭州市2例。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39383人。

12月6日,新增本土病例60例,內蒙古55例,均在呼倫貝爾市;黑龍江2例,均在哈爾濱市;雲南2例,均在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浙江1例,在寧波市。含2例由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均在內蒙古。

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本土4例,浙江2例,均在寧波市;內蒙古1例,在呼倫貝爾市;雲南1例,在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36,973人。

目前中國大陸的疫情,絕不是「本土小範圍疫情」。以上數據自然經過加工,對比12月1日,當天公布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31,646人;到12月12日,已經增加到51,333人,相當於增加了62.21%。

結語

中共的「動態清零」故事越來越難編下去了。中共的所謂防疫,根本不是為了老百姓,否則2年前也就不會故意隱瞞疫情了。

目前公認,中國大陸疫情至少在2019年11月之前出現了,中共不但沒有嘗試「清零」,反而故意默不作聲地讓病毒傳遍了全世界。如今,中共反而說中國大陸的疫情是「境外輸入」所致。

中共一再宣稱不應把病毒「政治化」,中共卻一直試圖把病毒當作對內對外的政治手段、當作武器,2021年1月還稱「東升西降」。世界各國遭受了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後,也越來越開始醒悟,中國人更應該儘早醒悟。

中共病毒就是衝著中共而來,病毒不會真聽中共的擺布,中共政權和靠近中共的人最終將自食其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