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里建方艙醫院 大批援建民工被就地隔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6日訊】「這裡的條件太差,衛生也很差」,「每天的飯都是涼的,吃了之後就拉肚子,有時甚至沒等吃完肚子就開始咕嚕咕嚕叫,一天拉肚子拉得我渾身沒勁,幾天時間我就瘦了好幾斤。」一位在內蒙古呼倫貝爾滿洲里方艙醫院隔離的民工說。

滿洲里市爆發本土疫情後,為防止疫情外溢,該市隨即關閉了機場、火車站、客運站,11月27日開始全面封城。12月1日,該市已有6個社區被列為高風險地區,4個社區被列為中風險地區,此外,還有47個社區被劃定為封控社區,其餘為管控區。封控社區被要求「足不出戶」,管控區則「足不出小區」。

曾在滿洲里國寶小區建隔離房的農民工佳鑫(化名)12月13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她們這些參與建方艙醫院的工作人員,本地的有五六百人,加上外地過來支援的,大概有六七百人,甚至近千人,在出現確診病例後,全部被就地隔離。

她說,她本來就只有(12月)1號、2號在這裡幹了兩天活,3號外援人員進來後,她們七八個人就每天在家自我隔離,並做了13次核酸檢測,但9號突然又被電話通知要到隔離房集中隔離。「大巴拉過來接的,裡面有三十多人,而那天晚上有八九台大巴,把在這幹活的都拉來了。」

她說,她只聽說工地一個管庫房的和一個安燈泡的人確診,但這些人她們連見都沒見過。因為她們各個工序進入現場的時間都不一樣,如木工的人員完工之後,她們刷大白的才能工作,她們完工之後,打掃衛生的才能收拾。因此,不同工種的人員之間根本沒有接觸。但她們所有人員依然被當作密切接觸者,全部被隔離了。

「每天在這裡待著,就跟蹲監獄似的。」她不禁感嘆,自己冒著風險為政府幹活,結果沒想到「自己給自己挖個坑住進來了。」

國賓小區隔離房間的狀況(受訪者提供/大紀元)
國賓小區隔離房間的狀況(受訪者提供/大紀元)

「什麼都沒跟我們說,就把我們給關起來了」

在博雅小區幹活的柳賀(化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們在這幹活,然後這裡邊出現了病例。12月9日(把她們拉過來之後)就叫我們自己找自己的屋子,然後上樓睡覺。

「當時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要找就找吧,反正我們都回不去家,都得在這住幾天了,直到昨天(12號),我才聽說我們算隔離。而當時也沒跟我們說是什麼原因關進來的,也沒告訴我們『你們是密接還是次密接』,什麼都沒說。」

而「這裡要啥沒有啥,連洗臉的水都是黃的,十好幾天,我們在這怎麼過,我都快瘋了」。

「吃的飯全都是涼的」,而且吃後「拉肚子拉得我渾身都沒勁」

柳賀表示,這裡條件不僅太差,衛生也不好,水都不能喝。並且,每天吃的飯全是涼的,還不應時。

她說,「早飯最早的也得9點多,最晚的時候12點多,中午飯則一般是在下午2點多,晚飯要到晚上10點鐘左右才能吃上。」並且,吃的不僅很差,吃完後「拉肚子,有時候甚至沒等吃完,肚子就開始咕嚕咕嚕叫,一天拉肚子拉得我渾身都沒勁,這幾天我就瘦了好幾斤」。

不僅如此,「我們這(房間裡)沒有乾淨的地方,地上一層灰,來回走道感覺灰往鼻子裡鑽。睡一覺起來,鼻子全都是黑灰,摳出來都跟泥似的。頭髮洗下來也全都是黑泥湯。

「因為身上都是灰,癢得不行,我這腿上已經起疙瘩了,撓壞了好幾塊地方。」

此外,垃圾也沒人收,跟他們反映了之後,直到「今早才清理了,之前送飯的都把飯放垃圾堆上了。但是,垃圾是清走了,垃圾底下都是髒水,這回送飯的又把飯盒扔在了髒水上面了」。

從根河到滿洲里援建的裝修工人王剛也向大紀元表示,「這裡的環境太次了。最近發現這兩例(確診病例)就是在博雅小區拉出去的」,而「他們不管你有沒有接觸,天天核酸檢測都是陰性的,你也得一直在這兒待著,不讓你出去。」並且,「也不說隔離多長時間,就是一味地讓你在這待著。」

他說,除了幾個密接的拉走了,其餘五百多人全在這個小區住著。

每天半夜做核酸檢測 檢完才能睡覺

柳賀說,她們從12月9日開始,天天晚上半夜12點或1點、2點做核酸檢測,到接受採訪時已經是第16次了。

她說,「我們每天都得堅持到他們給我們做完核酸以後才能睡覺,不然他們來了敲門怕聽不見。」

柳賀表示,她們前面的幾棟樓都貼了封條,她們樓下貼沒貼自己也不知道,但從13日起,「派出所來把我們隔離屋的門給插上了(外面反鎖)」,之前還能下樓,現在連房間都出不去了」。

她說:「我們現在過得都不是人的日子,我已經崩潰了。天天坐在窗台上,往外看,跟蹲監獄沒啥區別的。

「而我們又不是蹲監獄的,我們上一線(工作),(政府)為什麼就這樣對待我們,我們真的是無語了。」

她並表示,給自治區打電話,對方雖然說是給你反映,但什麼用都沒有。而如果鬧事,那「就不是在這待著,我們就進看守所了」,因此,現在她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柳賀說,她兒子16歲,家裡就她和兒子兩人。但開始建方艙醫院以來,「兒子從外地放假回來,我們娘倆始終就沒見過面兒」。家裡雖然大米、白麵、油之類的都有,但她兒子不大會做飯,之前她能回家的時候,就買了一些雞蛋、麵包、零食、方便麵給兒子。

因為「現在也沒有外賣,整個市裡面全部封控,所有的商店都關門,我們也不能出去,警察在下面巡邏」,而「百姓如何生活根本就沒人管」。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