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習求普京「背靠背」 害怕西方打楔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16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2月15日(星期三),北京時間12月16日(星期四)。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秦鵬直播)

今天焦點:習近平、普京視頻通話,時機太敏感:蘇共解體30周年前,中共將重蹈覆轍?大疆、中芯國際等二十多家中企將被美國制裁,中共外交部表示嚴重關切。

Sydney: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12月15日舉行了視頻通話,儘管中國官媒大談雙方友誼,但是俄羅斯媒體透露了兩個重要信息:習近平向普京提出了一個戰略,還對普京提出了感謝。而且,雙方會面的時機太敏感,正是習近平批評俄羅斯「竟無一人是男兒」的歷史時刻到來之前。

秦鵬:今天,外媒指美國財政部商務部,準備將多達20家中國企業列入黑名單,大疆創新、中芯國際等都赫然在列,中共外交部十分緊張,聲稱「嚴重關切」。這將給中共國帶來什麼影響?

和普京視頻通話 習近平求普京「背靠背」?

Sydney:當前俄羅斯和烏克蘭正發生邊境危機,中共政府也正面臨內外的困境,特別是因為人權問題被世界圍堵。在這個關鍵時刻,週三(12月15日),習近平和普京兩人舉行了視頻通話,兩人說了什麼呢?我們有一些有意思的發現,今天想和觀眾朋友們分享一下。

秦鵬:是。會議之前,俄羅斯方面放風說,兩人會一起討論歐洲的緊張局勢以及美國和北約的「挑釁性」措辭。也就是說,似乎共同對抗西方是兩人對話的重要目標。不過,兩人的視頻峰會之後,中共方面釋放出來的會談內容,並沒有關於美國和北約等相關字眼。

Sydney:嗯,看中共官方報導都是大談雙方友誼。習近平讚揚普京「在多個場合稱讚中俄關係是『21世紀國家間協作的典範』」,「堅定支持中方捍衛本國核心利益,反對離間中俄的企圖」等等。還說他將和普京一起「共同為中俄關係把舵領航」,他還談到了雙方貿易額在前三個季度首次突破千億美元大關,全年有望再創新高;感謝普京參加北京冬奧會等等。

當然,也抨擊西方社會對中共的人權問題提出批評。顯然,通過言語罵罵共同的對手,抱團取暖的味道更濃,並沒有直接談到聯合對抗美國和北約的想法或計劃。

秦鵬:嗯。Sydney,不知道你注意到沒有,中共媒體現在關於習近平和他國領導人談話的時候,現在經常是這樣一組句式:習近平指出、習近平強調……然後快結尾的時候,是其它國家領導人說一段,然後結尾。

Sydney:嗯,那種報導的口吻,完全不像一般的新聞報導,談雙方分別說了什麼,討論了什麼話題。這種報導方式,反而給人的印像是,所有的國家領導人都是湊上門來,聆聽中共領導人訓話,聽完之後,再花個三五分鐘談一下自己的感想、表一下態度。和一般國家媒體的報導不太一樣,不過中共媒體就叫做官媒、黨媒嘛,這樣想就比較好理解了。

秦鵬:對,特別有意思,每一次我都得硬著頭皮看看裡面到底傳遞了什麼信息,做一番分析。不過,在大陸的人其實也都是這樣從黨八股的喉舌報導中獲取信息的,很多人還總結出一些規律,比如其中一個規律叫「缺什麼補什麼」,當看到媒體高喊穩定、六穩六保的時候,一定是不穩定了;當高喊靈活就業的時候,一定是很多人失業要出問題了;當央行說不搞大水漫灌,就知道又要放水了……反正是:正話反說、反話正說。不說人話。

俄媒不剪輯播放 習近平連咳三聲

Sydney:這也太累了,還是看正常媒體報導輕鬆愉快得多。這一次峰會,很多人注意到,俄羅斯發放給國際媒體的兩分多鐘影片顯示,在影片播出大約40秒後,習近平連咳了三聲。但中共中央電視台的視頻中剪去了這一段。我們來看一下。

秦鵬:很有意思,俄羅斯媒體不剪輯地播放,至少可以顯示,俄羅斯官方不是像中共官媒渲染的那樣:普京就像一個小學生,認認真真聆聽習近平談話。《秦鵬直播》

Sydney:俄羅斯媒體也透露出習近平似乎有求與普京。比如,俄羅斯政府下屬的新聞機構「衛星通訊社」披露,習近平感謝普京反對在中俄之間打楔子(挑撥離間);另一家俄羅斯《生意人報》則透露,北京方面提出了雙方建立「背靠背」的掩護戰略。意思是,俄中雙方在不建立軍事聯盟的情況下,更願意為對方建立可靠的支柱。該報說:按照中國外交部的定義就是「背靠背」行事,雙方都將對方視為應對外部挑戰的支柱。

秦鵬,你怎麼看俄羅斯媒體透露出來的這些信息?

秦鵬:其實我想大家都明白,普京作為一個縱橫國際政壇二十多年的圓滑成熟的政治人物,對於玩轉大國關係、把握和中共的分寸,一直是有自己的考量,他肯定不會聽命於中共、甘心當中共的附庸,替中共去擋槍。所以,所謂的背靠背也好、不讓西方在中俄之間打楔子也好,都是中共一廂情願的想法。

普京曾連兩招重創中共

Sydney:對,我們12/6那期節目才說,普京連兩招重創中共:一個是訪問印度,賣給印度防禦導彈和飛機的攻擊系統S-400;一個是俄羅斯國家所有的石油公司幫助越南和印尼政府,在和中共有領土糾紛的南中國海地區開採石油。

我們都知道,印度和中共之間現在有邊境衝突。媒體報導,中共比印度更早提出了購買導彈防禦系統S400,俄羅斯還答應了,但是2020年,俄羅斯無限期推遲了這個計劃。現在俄羅斯只賣S400導彈防禦系統給印度卻不給中共,很明顯是想挑動印度對抗中共和巴基斯坦,然後繼續從中得利。

秦鵬:是。中俄之間其實一直是一個政治和利益同盟,從來不是、也不可能是真正的生死與共的盟友,因為兩個國家有歷史衝突,更重要的是價值觀不同,俄羅斯現在是集權的民主國家,拋棄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它們從共產主義歷史中走出來,知道共產黨會如何對待盟友和自己人,因此也害怕中共強大之後危及到自身安全,這樣兩國關係一直是相互利用、貌合神離、相互防範。

中俄之間五大暗傷 難以癒合

我看有觀察者就分析說,中俄之間有五大暗傷,難以癒合,所以不可能結成真正的同盟:第一,軍事演習是各打算盤,中共是出錢出力,更多被利用;第二,技術上,中共擅長盜竊和山寨,所以,俄羅斯對中共充滿防範,一直不肯把核心技術賣給中共;第三,俄羅斯在關鍵問題上也從來不是所謂的「背靠背、肩並肩」,比如在南海衝突上,俄羅斯站在和中共衝突的國家邊上,日本在釣魚島(尖諸閣島)與中共屢屢衝突時,俄羅斯始終一言不發,而且至今不加入中共的「一帶一路」版圖。

Sydney:在中共最痛苦的中美貿易戰的時候,普京在接受媒體採訪,提問「中美貿易戰,俄羅斯支持誰」的時候,普京就笑著說:「兩隻老虎在打架時,聰明的猴子坐在一旁,看誰贏了再說。」這其實也表明俄羅斯並不想真的因為幫助中共去得罪西方。

普京抓捕俄羅斯共產黨多名頭目

秦鵬:還有兩點,顯示出俄羅斯並不把中共當盟友:在台灣問題上,普京也兩次公開說中共不需要動武,拒絕了中共的武統方案;在意識形態方面,普京10月份抓捕了俄羅斯共產黨的多名頭目,被認為是對中共的警告,因為俄共高官從中共獲得金錢並受其擺布,俄共高層頻繁前往中國旅行和演講,久加諾夫有3本書在中國出版,一個孫子在中國留學實習。還有俄羅斯學者認為,或許普京會效仿波蘭的《去共產主義法》,徹底清除中共毒素。

Sydney:普京還多次公開批判過蘇共和列寧。這方面,中國國內媒體也報導過。

不過,看起來習近平還一直分不太清,俄羅斯和之前的共產主義帝國蘇聯已經不一樣了,他到俄羅斯還去參觀了蘇共打響奪權第一槍的巡洋艦,懷念「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列主義」,還多次表態,認為蘇聯解體對中共而言是一次「深刻教訓」。

而這一次他和普京會面的時機也很獨特,正是蘇聯解體三十周年前夕。

秦鵬:是,今年是一個特殊的時間,而且再過幾天就是蘇共解體的時刻。很多人可能不了解蘇聯共產黨解體的過程,我們簡單回顧一下:1991年8月24日,蘇共中央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宣布,蘇共解散。同年12月17日,蘇聯總統戈巴契夫和葉利欽下令宣布蘇聯共產黨為非法組織,並限制其在俄羅斯境內的活動。12月25日,戈爾巴喬夫辭職,蘇聯最高蘇維埃於次日(12月26日)通過決議,宣布蘇聯停止存在,15個加盟共和國獨立。

網上有人去年傳過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和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宣布蘇聯共產黨解體時候的宣言,說「馬列主義這一套荒謬的邪說經過七十多年的實驗,從理論到實踐上都是失敗的。歷史和事實都已證明這是徹頭徹尾的禍害人類的荒謬邪說。斯大林為了統治俄羅斯和世界,把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不斷推向世界各國。」所以,他們宣布解散蘇共、沒收蘇共黨產歸國家所有。

Sydney:不過,習近平似乎認為解體原因是很多人喪失了共產主義信念。2013年,《紐約時報》引用中共內部官員傳看的一份文件,文件裡面習近平說:「最後戈爾巴喬夫輕輕一句話,宣布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最後,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

秦鵬:這其實說明習近平在中共的宣傳下,也不了解蘇共解體的真實歷史。有人就總結過,蘇聯解體之前,很多人只感嘆它的強大;解體之後,很多人說,它這麼邪惡,怎麼不早解體?

Sydney:歷史現在是似曾相似,映對到中共來說可能也是這樣。

秦鵬:是。蘇聯當年也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跺一腳地球搖一搖,但是因為違背天意民心,所以無可奈何花落去,被掃入了歷史垃圾堆。

美將制裁新一批中國公司 中共外交部關切中芯國際

Sydney:我們再來看到,中共內憂外患的外患之一。之前我們節目聊過,美國財政部(12月3日)為了突顯民主峰會的召開,表示將宣布一系列制裁,制裁對象主要會是那些腐敗、嚴重侵犯人權和破壞民主的人。我們當時說,很顯然,制裁對象不會少了和中共有關的實體。

果不其然,《金融時報》今天(12月15日)引述兩個消息來源的話說,美國財政部會在週四,也就是明天宣布將8家中國公司列入禁止投資的黑名單,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大的無人機製造商「大疆創新科技」。

不只如此,商務部也會在同一天將二十多家中國公司列入出口管制清單,禁止美國公司向這些中國公司提供技術和設備。因為很顯然,這些公司向中共政府提供壓制人權的技術工具,包括身分識別和監控、人工智能、數據技術等等。

秦鵬,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這個禁止投資黑名單和出口管制清單,分別是怎麼運作的?

秦鵬:出口管制清單:禁止美國公司向這些中國公司提供技術和設備。

禁止投資黑名單:美國投資者被禁止投資。例如,目前港股有大量來自美國的投資者。

上週五(10日),商湯科技被美國財政部列入禁止投資的「中國軍工企業」(Chinese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companies)名單,這是繼2019年商湯被列入「實體清單」後的第二度制裁。之前,實際上是出口管制,只是被限制出口某些技術和產品,但是現在商湯科技就不再被允許美國資本投資了。過去幾年,商湯科技完成12輪融資,投資方包括大量的美元基金。商湯科技被列入投資禁令清單,也意味著後面投資將遭受嚴重影響,所以12月13日,它就不得不宣布,推遲香港首次公開發行(IPO)。

Sydney:就是融資更麻煩了。生產無人機的「大疆創新科技」,美國商務部也是在去年12月就已經將它列入出口管制清單,這次又將它列入禁止投資的黑名單。

這一次美國將制裁的中國公司之一,還包括中國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週三(15日),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主持例行記者會,有記者特別問到了中芯國際被美國考慮列入制裁對象一事。結果,看得出中共外交部十分緊張,趙立堅表示,中方對有關報導表示「嚴重關切」。

我們這次看到,這次對中芯國際制裁,會限制中芯國際獲得14nm及以下製程的生產工具。秦鵬,如果是這樣,會造成什麼影響,為什麼讓中共這麼擔心呢?

秦鵬:《華爾街日報》報導,有知情人士稱,儘管中芯國際一年前已經被美國列入出口管制的實體清單,但中芯國際仍然可以購買美國設備。因為當時主要是限制10nm及以下技術節點的產品或技術,但中芯國際還可以購買用於14nm及以上製程的設備,而這些設備經過調整後可以用來生產更小製程的芯片,所以美國官員提出來,之前的限制毫無意義。

Sydney:等於是說之前的制裁措辭他們認為有漏洞,所以這次制裁是希望修改對中芯國際的制裁措辭,也要阻止中芯國際獲得能夠生產14nm及以下製程芯片的工具。

秦鵬:是,一旦實施,對中共會造成的影響非常大:中芯國際是中國目前唯一在14nm以下先進製程發展藍圖較為明確的晶圓製造商。而目前,美國最快的超級計算機使用的就是14nm製程生產的芯片,這也意味著中共現在可以利用中芯國際的技術設備發展更高技術,包括AI。

而且,中芯國際在缺少EUV光刻機的情況下,仍然自主研發除了新一代的N+1芯片製程工藝,這種工藝相比現有的14nm工藝,在性能方面提升了20%,功耗有57%的降低,邏輯面積和SoC面積均有縮小。就是說,在去年中芯國際進入實體清單後,仍然可以購買用於14nm及以上製程的設備,而這些生產設備經過調整後可以用來生產更小製程的芯片,所以之前的限制毫無意義。

而一旦再被升級制裁,由於中國國產設備只能生產28nm芯片,這樣中共會被打回28nm以上去。甚至有人說,中國自有的最先進的是90nm的設備,這樣的衝擊顯然比華為被制裁造成的衝擊還大。

Sydney:美國現在要保住在科技領域的主導地位,認為必須領先的5項技術: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生物技術、半導體以及自主系統。

不過美國媒體報導,說美國商務部內部對加大制裁中芯國際有不同意見。有些人認為,這樣會連帶損害到美國公司的利潤,加上現在有全球芯片短缺問題。目前,中國仍然是應用材料、泛林半導體這些美國半導體設備供應商的最大市場,而美國企業高通的一些電源管理芯片也是由中芯國際代工。

過去幾年來,世界各地供應鏈對中國的依賴的確成為問題,現在美國政府也面臨了同樣的困境,要制止中共再繼續野心擴張、侵犯人權,但是卻也有相對難以妥協的部分。怎麼做對美國來說會比較恰當?

秦鵬:我覺得美國政府關鍵是要提升對抗中共的決心。現在中共不僅在侵犯中國民眾的人權方面絕對不回頭,和整個人類的價值觀格格不入,而且,中共稱霸全球、構建中共版本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野心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果美國現在還考慮太多的利益,那麼不僅會繼續養虎為患、坐看中共壯大,而且就像美國前總統肯尼迪說的那樣:「那些愚蠢地騎在老虎背上追求權力的人,最終被老虎吞進肚子裡。」

Sydney:就像之前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森圖書館發表演說時說的:「尼克森總統曾擔心為中共打開通往世界之門,會製造出一頭『科學怪人』(Frankenstein),現在正是如此。」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