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中共未能從美國撈到的十大籌碼(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是中美關係繼續陷入僵局的一年,中共對美國不斷採取高調施壓態度,試圖從新上任的拜登政府身上撈取至少十大籌碼。一年下來,中共卻一個籌碼都沒有撈到。

中共對美國開出眾多籌碼

1月8日,新華社報導《拜登政府將面臨四大執政挑戰》,稱「為擺脫被動局面,美國外交政策可能做『回擺』調整」,並判斷美國經濟「將在衰退中掙扎」。

1月10日,新華社又發文章,《阮宗澤:中美現在面臨一個機會之窗》。文章承認「中美關係現在到了最艱難的時候」,稱「美國出現方向性錯誤」,並期待「以往那一段時光」。

1月11日,在中共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上,習近平稱,到了「強起來」的「歷史性跨越的新階段」,「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

1月25日,習近平通過達沃斯論壇向拜登公開喊話,稱「國際上的事由大家共同商量著辦」,「不能由一個或幾個國家發號施令」,「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體系」。

此次講話還對美國開出了一系列籌碼,包括:反對「利用疫情搞『去全球化』、搞封閉脫鉤」,「維護全球産業鏈供應鏈順暢穩定」;反對「搞『小圈子』、『新冷戰』」;「科技成果應該造福全人類,而不應該成為限制、遏制其他國家發展的手段」;不能「動不動就搞脫鉤、斷供、制裁」、「貿易戰、科技戰」;放棄「意識形態偏見」,不把「社會制度強加給他人」,「不干涉別國內政」;「不搞衝突對抗」、「冷戰、熱戰」;「加強疫苗合作」;「探討制定全球數字治理規則」。

2月2日,楊潔篪又補上了另外的籌碼,稱美國不能把中共當作「主要戰略競爭者」,「美方應停止插手香港、西藏、新疆等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

中共開出的籌碼夠多也夠高,上面是中共的黨文化話語系統,表面顯得冠冕堂皇,說白了就是:一要求與美國平起平坐,二要求美國不要聯盟抗共,三要求美國讓步,不與中共對抗;四要求美國放鬆各類經濟制裁;五要求美國放棄關注人權;六要求美國不能介入台灣問題;七要求美國繼續與中共全面合作,拱手讓出科技成果;八要求美國接受中共的意識形態;九要求美國默認中共強占諸多南海島礁;十要求美國默認中共在東海的擴張。

中共開出的十大籌碼,表明中共高層看低、看輕拜登政府;但中共高層的誤判,顯然與現實太遠。中共拋出的籌碼,美國是如何回應的呢?

中共的第一個籌碼:要求與美國平起平坐

2月4日,拜登稱中共是「最嚴重的競爭對手」,認為中共與美國對抗的「野心日增」,美國的領導地位正遭遇新的不斷推進的「威權主義」,將「回擊中國(中共)對人權、知識產權和全球治理的攻擊」。

2月10日,拜登上任後和習近平首次通話。習近平稱「中美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承擔著特殊國際責任和義務。雙方應該順應世界潮流,共同維護亞太地區和平穩定」。拜登明確表示美國要「維護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

一、中共想「平視」美國卻無實力

3月23日,中共外長王毅說,「大國就應該有大國的樣子。這個樣子不是指大國的胳膊比別人粗、地位比別人高、權力比別人大」,「不能唯我獨尊,動輒從什麼『實力地位』出發以勢壓人」。

4月20日,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談「世界大變局」、「全球治理」、「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共「為世界謀大同」;但提出的具體策略只有「一帶一路」,幫助其它國家「脫貧」。

4月22日,習近平參加美國主導的視頻氣候峰會,未能提出具體減排目標,提出「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要求發達國家「幫助發展中國家提高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和韌性,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技術、能力建設等方面支持」。中共又回到了「發展中國家」的立場。

4月28日,拜登在國會演講,重申與中共的競爭關係,稱「專制者將不會贏得未來」,「將在印太地區保持強大的軍事」,「不會撤回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承諾」。

5月7日,中共外長王毅在聯合國安理會視頻會議上大談「多邊主義」,稱國際規則應該「由大家一起制定,不是少數國家的專利和特權」,反對「以意識形態割裂世界」。

同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言稱,各國應遵循的國際準則包括《聯合國憲章》、條約、公約、安理會決議,還有國際人道主義法,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和眾多國際標準制定組織主持商定的規則和標準,美國的目標是「捍衛、維護和振興這樣的秩序」。

二、中共現出孱弱的原形

5月17日,以巴發生武裝衝突,中共躍躍欲試要調停,實際在拉偏架,結果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毫無作為。同時,美國聯合盟友積極斡旋,最終平息了戰火。

6月29日,G20外長會議在意大利召開,中共外長王毅僅通過視頻參加,未能展現大國姿態,凸顯了中共外交的窘境。

7月16日,習近平在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視頻發言,急切地呼籲不要「脫鉤」。

7月,美國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開啟亞洲之行,中共最初拒絕由外長王毅出面,僅派出外交部副部長,美國取消了訪華安排。7月21日,舍曼抵達日本訪問後,中共被迫同意王毅出面,最後一分鐘才敲定了舍曼的訪華安排。中共尋求級別對等未果。

天津會談中,舍曼再次強調了中美「激烈競爭」,並對中共「破壞了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表示擔憂,同時也擔憂香港、新疆西藏人權問題、新聞自由、網絡空間、台灣海峽、東海和南海問題。

王毅再次發飆,提出「中美關係的三條底線」,包括美國「不得挑戰」中國共產黨的制度;「儘快取消」對華制裁、關稅、科技封鎖;在涉疆、涉藏、涉港、台灣問題上「慎重行事」。中美外交溝通又擱淺。

8月,美軍撤離阿富汗,中共外交部公開「嘲笑」美國。美國支持的阿富汗原政府垮台後,中共未能如願填補真空,至今不敢承認一直扶持的塔利班政權,無力照看後院。

三、中共離世界越來越遠

中美外交部門的交流無法取得實質進展,9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和習近平通話,期望推動工作層面溝通。白宮的聲明「強調了美國在印太地區和世界和平、穩定、繁榮的持久利益」,也希望「確保競爭不會陷入衝突」。中共卻仍然期望中美關係「重回正軌」。

9月21日,拜登在聯合國大會上演講,稱「我的新政府將致力於幫助引領世界走向更和平、更繁榮的未來」。

習近平的視頻講話繼續宣稱「多邊主義」,「世界只有一個體系,就是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

10月29日,各國首腦抵達意大利羅馬參加G20峰會。同日,中共外交部宣布習近平僅以視頻方式參加。

11月1日,習近平沒有獲得在氣候峰會上視頻發言的機會。拜登說,「通過出席峰會,世界其它國家都在看著美國及其領導角色,我們已經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坦率地說,我認為這對中國(中共)來說是一個大錯誤,因為他們沒有(在會場)出現。」

12月10日,民主峰會閉幕上,拜登說,「我們承諾與所有擁有共同價值觀的人合作,制定將在 21 世紀指導我們進步的道路規則,包括在網絡安全和新興技術問題上,以便子孫後代繼續像我們一樣,從自由和民主中獲益」。

110個國家參加的民主峰會,中共無法參與,與美國平起平坐的第一個籌碼落空了。

中共的第二個籌碼:要求美國不要聯盟抗共

2月5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楊潔篪通話後,美國國務院聲明強調「美國將與盟國和夥伴一道捍衛我們的共同價值和利益,要求中國(中共)對威脅印度太平洋、穩定,包括台灣海峽,和破壞基於規則的國際體系穩定的做法承擔責任」。

3月12日,美、日、澳、印四國領導人首次視頻會談,聯合主導印太地區的安全穩定和發展方向,卻排除了中共政權。白宮安全顧問沙利文說,「四位領導人確實討論了來自中國(中共)的挑戰,他們明確表示,沒有人對中國(中共)抱有任何幻想」。

隨後,美日外長和防長舉行2+2會談,聯合聲明稱,「中國(中共)的行為與現有的國際秩序不一致,對盟友和國際社會構成了政治、經濟、軍事和技術挑戰」,「中國(中共)使用脅迫和侵略手段系統地侵蝕香港的自治、破壞台灣的民主、侵犯新疆和西藏的人權,並在南中國海提出違反國際法的海洋主張」。

5月5日,G7外長會議發布公報,嚴重關切東海、南海暨周邊地區情勢,並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強烈反對任何可能升高緊張情勢、傷害區域穩定及以規範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等片面行動;G7外長也嚴重關切中共在有關區域內軍事化、威迫與恫嚇和侵害民主人權的行為。

6月11日,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通電話,試圖阻止美國在G7+峰會和美歐峰會上討論針對中共的話題。隨後,西方七國集團峰會正式登場,還邀請了澳大利亞、印度、韓國和南非首腦,以及歐盟領導人和聯合國祕書長;之後,又有美歐峰會和美俄峰會。

6月13日,G7領導人峰會的公報公開針對中共,包括中共病毒起源調查、中共迫害人權、香港自治、台海和印太安全,還提到要抗衡中共的「一帶一路」等經貿議題。

2021年,美軍與日本、英國、法國、澳大利亞、印度、加拿大、德國、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等國在西太平洋不斷聯合演習。美、英、澳組建了AUKUS新軍事聯盟。

9月24日,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首腦在白宮會晤,商討了抗疫合作、打造半導體供應鏈、建設安全5G、建設高標準基礎設施、加強網絡和太空合作、並肩反恐、解決朝鮮半島危機等一系列問題。印太新戰略新規則大致成型,中共被徹底拋開。

11月15日,拜登和習近平視頻會晤,習近平希望不以「意識形態劃線、陣營分割、集團對抗」。拜登則強調,「美國將繼續捍衛自己的利益和價值觀,並與我們的盟友和夥伴一道,確保21世紀的沿著一個自由、開放和公平的國際體系推進」  ,「我們與國外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結盟以應對時代挑戰」。

11月17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訪問日本,兩國建立新的貿易夥伴關係,並強調「第三國之憂」;美國、歐盟和日本同意延續三方夥伴關係,共同應對「第三國的非市場政策」。

12月2日,美歐舉行關於中國問題的第二輪對話,討論了「中國(中共)日益增多的、令人關切的行動,包括違反國際法和違背美國和歐盟共同價值觀和利益的行爲」;「在中國正在發生的侵犯人權行為」;中共「贊助或支持的虛假信息」;「公平競爭環境,保護知識產權、關鍵基礎設施和敏感技術的重要性」,抵禦「來自非市場行為的風險」;中共「在南海、東海以及台灣海峽的問題和單邊行動」等。

12月10日,拜登在民主峰會閉幕上說,「儘管我們每個國家都面臨著獨特的挑戰」;「但我們面臨的威脅和我們尋求的解決方案有著共同的前因」,「這不是任何人獨自面對的鬥爭」,「而是我們所有人一起」。

12月14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印度尼西亞發表演講,闡述了美國的印太策略,即促進更多印太盟友的更大合作,模式就像「四方機制」(Quad)一樣。

中共十分忌憚美國聯合更多盟友抗共,一再表示反對,然而這一籌碼顯然也落空了。(未完待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