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陳全國的動向詭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5日,新疆率先完成常委換屆,陳全國連任新疆書記;兩個月後,12月25日,陳全國卻被免職(廣東省長馬興瑞接任),「另有任用」。大外宣多次發文宣稱陳或在中共二十大上晉升政治局常委。

這種晉升模式也有前例。例如,2002年5月30日,賀國強續任重慶市委書記,當年10月22日卸任重慶職務,「中央另有任用」;隨即11月中共十六大,賀出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組織部部長; 2007年十七大「入常」、任中紀委書記。

但是,當年賀國強卸任重慶職務時年僅59歲,可以等5年再「入常」;陳全國今年66歲,已無時間可等,只會「不進則退」。而從地方一把手直接「入常」,這種事並不多見。當年胡錦濤、習近平能這樣走,是因為被內定為接班人;像賀國強、張德江、汪洋,從地方入京,都是先等5年再「入常」的。從這個角度講,陳全國不大可能直接「入常」。

不過,如有 「特別需要」,這就另當別論了。什麼「特別需要」呢?就是習近平對陳特別信任,利用陳的「敢打敢殺」,來打破當前的政治僵局,為習的三連任及其執政開路。在中共內鬥日益激烈、大量官員「躺平」、習三連任引起強烈反彈的形勢下,習一而再、再而三地大講「鬥爭」,號召官員「擔當」,就是迫切需要一大批能為其所用的「酷吏」。習如果重用陳全國,其用意大抵如此。

可是,又有兩個因素使習不敢輕易重用陳全國。

第一,陳全國屬「血債派」,習當局並非必須為其背書。
陳全國的鐵腕政策,固然表面消除(或壓制)了中共所謂的「恐怖主義」和「三股勢力」,但也因此使新疆問題成為中共的一大包袱。再加上北京冬奧會在即,各國抵制行動已經開始。因此,為避免國際壓力過大;另一方面,新疆已經「穩定」,可以進入新的政策階段了,而陳也恰好年齡到線,於是調離陳全國以避風頭。12月23日,拜登簽署《維吾爾族強迫勞動預防法》,使其正式生效;兩天後,陳全國去職,兩者之間或許有所關聯(2020年7月9日,陳全國已成為被美國制裁的中共最高級官員)。從這個角度講,陳會得到一些政治犒賞,但會類似其前任王樂泉、張春賢,退居二線。

第二,海外披露「新疆文件」,矛頭直指習近平,習不一定不懷疑陳全國的忠誠。
新疆問題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近日公布的一批有關新疆的文件顯示,習近平以及整個最高領導層,與新疆維吾爾穆斯林和其他少數民族遭受的系統性迫害有著直接的關係。這些文件包含了有關北京高度敏感的新疆政策的文件和材料,幾乎所有的材料都被列為機密。最初由「中國政界人士」泄露給《紐約時報》,該報於2019年11月發表了相關報道。今年9月,匿名人士將文件交給了位於英國的「維吾爾特別法庭」(Uyghur Tribunal)。鄭國恩和同行審稿人將這些文件與《紐約時報》2019年發表的進行了仔細比較發現它們完全相同。

新疆文件」使習當局陷入巨大的被動之中。誰泄露的「新疆文件」呢?習當局不可能不從政治鬥爭的角度去考慮。不論「新疆文件」是誰泄露的,陳全國都是受益者。陳全國的派系屬性不鮮明,並不表示他沒有暗中站隊。如果習當局對陳產生懷疑,陳的政治前途到此終結。

此外,還有一點也令習當局警惕。現在有股勢力要推陳全國「入常」,動機是什麼?雖然,習內有「保黨」情節、外有王滬寧之流蠱惑、假情報誤導,政局向左轉形勢惡化,但習畢竟還沒有喪失最後的理智,比如對台開戰、與美火拚;而中共內部有股勢力,一直在把習往左的道路上推,恨不得立馬打仗,意圖藉此把習拉下馬來。推陳全國「入常」,會不會是這股勢力在下的一步棋呢?對此,習當局不會沒有疑慮。

從種種跡象看,習當局對陳全國似乎尚無定論,因此陳全國的動向顯得詭異。有消息稱,陳將出任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但12月26日官方發布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視頻,找不到陳全國的影子。

又有消息稱陳全國身體有恙。健康問題歷來是中共政治鬥爭中的一大籌碼,而健康問題最終又是上天所決定的。等待陳全國的,到底是「入常」還是「無常」,目前還真難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