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女書記威脅的當事人控訴:懷孕妻被逼吞戒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30日訊】山東某鎮女書記恐嚇訪民事件繼續發酵。日前,曾被女書記恐嚇威脅的當事人公開發聲,進一步披露了自從他舉報某公司涉嫌偷稅漏稅以來,他們夫妻二人所遭受的來自官方和警方的打壓與報復。其中,他懷孕的妻子曾被逼吞戒指等細節震驚了網友。

當地時間12月28日下午,一個實名認證為謝賢武的網民在微博上發文稱,他就是媒體報導的「山東平度女官員威脅上訪者」事件的當事人。

謝賢武在帖文中先對大家關注此事件表示了感謝,然後披露當初威脅過他們夫妻的女書記王麗,曾於27日晚間在鎮長的陪同下去到他家,但王並沒有親自道歉,只是站在旁邊沒有說話,看當事人在錄像就走了。謝賢武認為,這種所謂的「道歉」根本就沒有誠意。

謝賢武在帖文中表示,自己最關心的不是道歉,是他反映的某公司涉嫌偷稅漏稅的問題有沒有得到徹查、問題有沒有解決。他強調,直到目前,稅務部門都沒有就他舉報的問題給出書面調查結果。

據帖文披露,事情的起因是謝賢武夫妻在三年前舉報當地一家企業涉嫌偷稅漏稅卻無果,他們夫妻二人不服就一直上訪,卻遭受了來自官方和警方的一系列打壓與報復。從今年 7 月開始,他們夫妻都受到了毆打、脅迫與拘留。

帖文披露,當事人謝賢武先後4次被行政拘留,每次關押15天;他的妻子也被處以行政拘留一次,因懷孕才沒有被執行。他們的罪名都是「越級信訪」。謝賢武在帖文中強調,「但是我們每一次信訪,都在信訪局有記錄,並沒有越級上訪」。

帖文還披露了他們夫妻在今年7 月、8 月和 10 月到國家信訪局反映情況後,遭受地方政府與公安的迫害細節。其中,謝賢武懷著孕的妻子8 月被雲山鎮政府和派出所到北京攔截時,曾被「強拉硬拽」地逼迫吞了戒指,而且在北京和回當地都沒有得到救治;謝賢武本人則曾經被戴腳鏈大約10天,戴手銬將近 30 天。帖文稱,「有關部門對我們採取的這些措施,我們也會通過法律渠道申訴」。

據了解,山東省平度市雲山鎮黨委書記王麗回應民眾上訪訴求的一段錄音,近日在網絡上被公開,引發社會輿論的極大關注。

在這段錄音中,這位女書記要求上訪者的外甥向當事人傳話,「這一家人都不怕死的話,那你就豁(出去),他們能豁上我也能豁上,你就轉達給他就行了。給臉不要臉的話,那就不需再給臉······」

王麗還肆無忌憚地揚言,「我豁上了,我有一百種方法去刑事他兒子。」她甚至提到,上訪者家中「可還有兩個小孫子,肚子裡還有一個」,被認為是在暗示上訪戶全家的人身安全可能都會受到威脅。

錄音在網絡社交媒體上被熱傳,並引發公眾的強烈反響,輿論一邊倒地批評地方官員的行事作風如同黑社會。

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平度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曾在26日發帖稱,王麗已被停職調查,平度市委並已責令她向當事人「賠禮道歉」。

但在這起事件中被威脅的當事人賢武隨後就對外表示,自己並沒有收到道歉,而王麗所說的話反映的就是平度市對於信訪人員的一貫做法。

針對這個事件,北京獨立媒體人高瑜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在中國大陸,王麗這樣的基層幹部非但不罕見,還很普遍,一些基層幹部對待當地群眾已經到了「有恃無恐」的地步。她說:「這就是惡霸、黑社會的作風,現在基層政府基本上已經黑社會化了。」

兩年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曾在一次講話中,公開要求地方政府要把社會問題「解決在萌芽狀態」,讓地方性社會矛盾在本地化解,這無疑給基層官員帶來了巨大的維穩壓力。而地方上為了防止民眾到更高層級去上訪,往往就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不是解決問題本身,而是去「解決」提出問題與訴求的民眾。

附:謝賢武微博帖文全文。

(謝賢武微博截圖)

(記者竺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