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中共二十大「黨內戰爭」虛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5日訊】2022年是中共高層權力換屆之年,習近平近日發表新年賀詞,黨媒又刊發習在十九屆六中全會的講話,要求全黨忠誠。對於習近平二十大能否順利連任、中共黨內鬥爭態勢,以及中共在新的一年面臨的政治與經濟危機等等問題,多位專家向大紀元發表不同看法。

袁紅冰:習近平的連任是二十大鬥爭的焦點

在2021年11月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上,通過了中共所謂第三份歷史決議,將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並入一個時期,習近平則成為「新時代」的第一代領導人。

旅澳法學家袁紅冰1月2日分析說,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的第三份歷史決議肯定了鄧小平的路線,肯定了中共的第二份歷史決議。第二份決議最重要的內容之一是廢除領導人的終身制,而習近平卻要在二十大上破例連任,兩者成了衝突點,是未來政治鬥爭的關鍵。

另外,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僅不點名暗批江澤民掌權後製造的腐敗,稱「管黨治黨一度寬鬆軟帶來黨內消極腐敗現象蔓延、政治生態出現嚴重問題」等,而沒有公開否定江澤民,這也被外界解讀為習連任的政治風險未能徹底解除。

袁紅冰認為,中共兩條政治路線的鬥爭已經開始公開化、表面化了,就是對於鄧小平和江澤民的以中共權貴市場經濟為核心的改革開放是應當肯定還是應當否定,以及對習近平以回歸毛澤東原教旨主義的這條路線來拯救共產黨,來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的政治路線是對還是錯,這樣的爭論會一直持續到中共二十大

「政治路線鬥爭的焦點,就是習近平能不能獲得終身執政權。現在有一部分力量是準備極力阻止習近平連任。而習近平自己一定會爭取連任。」他說。

袁紅冰說:「現在中共太子黨、中共權貴家族的成員都反對習近平連任。因為習近平現在搞的不是共產黨權貴家族的寡頭共和專制,他要搞個人專制,這就損害了其它共產黨權貴家族的利益,所以很多人反對他。」

他繼續分析中共元老的勢力,李先念早死,死後就沒有影響力了。改革開放以後起來的田紀雲這批人,基本上已經沒影響力了。但胡耀邦後人的力量現在仍然很強大,他們是堅決反對習近平的。但他們對鄧小平、江澤民也是充滿了仇恨,因為鄧小平、江澤民等人把胡耀邦整死,「這一部分力量現在基本上是冷眼旁觀的,看習近平和江澤民鬥,但也不會去幫江澤民。」

袁紅冰說,胡耀邦後人這派的力量既要否定毛澤東,又要否定鄧小平和江澤民,這樣他們才能重新確定胡耀邦的歷史地位。

他說,現在習不僅否定不了鄧小平,連那個江澤民也否定不了,「如果否定不了江澤民,他(習)怎麼能說是他挽救了黨,挽救了軍隊呢?」

從2020年到2021年,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前司法部長傅政華,還有一大批政法系高官接連落馬。

袁紅冰對大紀元表示,現在習近平借對黨內進行大清洗來鞏固權力,「這是一個必然的大趨勢」。

陳維健:習正被一股反習勢力包圍

2022年首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在官網刊登習近平於十九屆六中全會二次全體會議的談話。習要求「全黨必須對黨忠誠」,要嚴查「在黨內搞政治團伙、小圈子、利益集團的人」。

就中共未來的危機,習近平還警告,會遇上「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但2021年初習近平曾說中共可以「平視世界」「東升西降」。

2021年最後一天(12月31日),習近平按上台後的慣例,通過中共宣傳喉舌發表2022年新年賀詞。對比歷年所發的賀詞,這次習提到毛的「窯洞對」及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正式消失。

《北京之春》主編、紐西蘭資深媒體人陳維健1月2日表示,從習近平的新年講話可以看出他缺乏信心,「他講話不是非常有信心、非常有底氣的」,不像以前說什麼「東升西降」「時與勢世都在我們這一邊」。

陳維健說,感覺到習近平正在被一股反習的勢力包圍著,「好像出了大問題」。

2021年12月27—28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所謂「民主生活會」,習近平要求政治局成員「帶頭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要求各人在二十大「要嚴格遵守政治紀律、組織紀律、換屆紀律」。

陳維健表示,這個民主生活會是中共特有的一種批判黨內幹部的形式,其實就是批鬥大會。

習近平近幾年在中共許多重要場合都不斷強調「對黨忠誠」。陳維健說,所謂的忠於黨,其實就是忠於領袖,就是忠於習近平,只有忠於習近平,才是忠於黨。習近平要求各級幹部表忠心,「因為感覺到很多幹部跟他不是一條心」。

顏建發:中共黨內還沒有能對抗習的力量 習最大危機在於經濟
對於中共黨內鬥爭的態勢,台灣民主基金會副執行長、健行科技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顏建發有不同看法。他1月3日分析說,中共黨內目前還沒有人真正能威脅到習近平,「這一次所謂的民主生活會裡面強調一點,就是要政治局的委員學懂、弄懂習近平思想。這都是在推崇習近平。這個生活會是自我檢討、互相批鬥的會,當然在習近平的思想底下,顯然不可能去批評習近平。」

他說,目前確實還沒有一個集團能夠對抗習近平。「目前並沒有黨內的一個反對聲音強到可以成為一股力量來對抗習近平。」

對於《求是》發表習的講話提到嚴查「政治團伙」,顏建發認為,這只是劃一條紅線,一種警告,他並沒有具體指向。

顏建發認為,習近平「從毛去鄧」的路線已很清楚了,但他對過往領導人提誰不提誰,不意味著就反他們。「我覺他(習)做事的方式是非常毛澤東式的,從毛棄鄧是主軸。但是他不一定需要特別去標識這個東西。他現在只要把自己的一尊地位展現出來就可以了。」

顏建發認為,2022年中共當局的最大問題就是經濟問題,「因為我看習近平的經濟做不好,內部有很多問題,本來應該慢慢理順比較好,但是習近平用這種大整改的方式,會讓舊病復發,也會產生新病,把整個經濟生態弄壞了,帶來嚴重的後遺症。還有社會上的失業、低端人口這些問題,主要還是環繞著經濟生活。中產階級也受到了很大傷害,還有房地產的下滑、股票下滑,等等。」

「那外部的問題,就是以美國為主的民主聯盟對它(中共)的圍堵,包括對新疆議題的制裁,對香港、台灣議題的制裁。」顏建發說,不看好後習時代的中國局勢,他認為習近平的地位岌岌可危,主要就是因為經濟問題引起的麻煩。

「他這個大整改是全面性的,包括這個網絡公司、還有教補業、影視業,各方面都整了,連帶的負面生態效應是全面性的,現在怨聲載道了,大家壓在心裡。如果到時候處理不好,中國的整個體系就會進入崩潰,會失序。」顏建發說,目前習走到這個境地只能強硬作為,他現在已經騎虎難下。

顏純鉤:中共解決危機的機會已不存在

資深評論人、作家顏純鉤4日對大紀元表示,從總的趨勢來看,中共二十大習近平連任應該已成定局。至於黨內鬥爭,他認為中共歷史上從來沒有停止過鬥爭,主要還是看鬥爭結果如何。

他認為,目前中共黨內危機已深重,「在習近平第一任上,還有解決危機的機會,現在這個機會已不存在。」

顏純鉤說,習近平的新年賀詞只是套話一大堆,唯一新鮮一點的是重提毛與黃炎培的「窯洞對」,可惜不倫不類。「窯洞對的主體精神是以民主來對抗政權乍起乍落的規律,老毛說得好聽,中共幾時實行過民主?今日連香港的自由媒體都被圍剿,無一倖存,更別提大陸了。」

他說,真民主才能對抗獨裁,假民主只是助長獨裁,中國人沒有低智到如此程度,連真民主與假民主都搞不清楚。

顏純鉤還表示,中共二十大與海內外中國人沒有什麼關係,只與九千萬中共黨員有關,甚至只與習近平一人有關。他認為中共當前的政治路線不會改變,內政外交也不會有大調整,只是經濟走下坡,政治上焦頭爛額,「矛盾正在激化,危機正在醞釀」。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