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趙紫陽差點被打成「美國間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5日訊】十年文革中,鄧小平兩次被毛澤東打倒。文革結束後,鄧小平當政時,先後打倒了三任中共黨魁——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百年真相》節目。 今天,跟大家談一談鄧小平差點把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打成「美國間諜」的故事。

1989年趙紫陽被罷官

趙紫陽是中共實行「改革開放」的代表性人物。當年有個說法:「要吃米,找萬里,要吃糧,找紫陽。」為什麼呢?1976年文革結束後,安徽省的老百姓窮到沒米吃;四川省的老百姓窮到沒糧吃。而萬里和趙紫陽分別到這兩個省當省委第一書記時,都搞「改革」,結果,兩個省的老百姓總算有飯吃了。

趙紫陽1980年至1987年任國務院總理,1987年至1989年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他在上世紀80年代主導經濟體制改革,並作出了重大貢獻。但是,在1989年的學生民主運動期間,趙紫陽因為反對鄧小平武力鎮壓學生,被撤銷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職務;之後一直被軟禁在家,直到2005年1月17日去世。

趙紫陽被扣上兩大罪名

說到「六四」啊,1989年6月4日,根據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的命令,中共軍隊開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對「反官倒」、「反腐敗」、「要民主」、「要自由」的學生進行血腥屠殺。

在趙紫陽留下的一份錄音文件中,他回憶說:「6月3日夜,我正同家人在院子裡乘涼,聽到街上有密集的槍聲。一場舉世震驚的悲劇終於未能避免的發生了。」學生被鎮壓後,同情學生的他也沒躲過政治迫害。緊接著,1989年6月24日,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通過「趙紫陽在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中所犯錯誤的報告」。

當時,趙紫陽在中央全會前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作了申辯:對扣在他頭上的「分裂黨」、「支持動亂」兩大罪名「不同意、不接受」。這樣的態度,一直到他去世都不曾改變。趙的老部下、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姚監復,曾向美國之音記者透露了他和趙見面的一個細節。

2004年3月,姚監復到趙家探望。臨別時,他告訴趙紫陽:李銳說,中共歷任總書記都是以做違心的檢討、承認錯誤而告終的,下台的。但是,只有兩位總書記不是這樣的,一位是陳獨秀,一位是趙紫陽。

聽了這番話,當時正在吸氧的趙紫陽把氧氣管拔掉,從躺椅上站起來,走了兩步,走到姚跟前,拿手指著姚的鼻子問:「是你說的陳獨秀?」姚說,不是,是前毛澤東祕書李銳說的。然後,趙紫陽背過身去,兩個手朝著天花板,放聲地、非常爽朗地大笑,說:「哈哈哈哈哈,陳獨秀,陳獨秀。」

這陳獨秀是中共創始人和第一任總書記。他曾對這個政黨抱有無盡的幻想,到頭來發現這個組織只聽命於蘇共,淨幹那些賣國、顛覆合法的國民政府的事。於是,他公開聲明脫離。中共讓他「檢討」自己的行為,陳獨秀一口回絕,並因此被造謠、抹黑。

差點被扣上「美國間諜」的罪名

中共這些慣用伎倆啊,趙紫陽也都經歷了。除了剛才說到的被安上「兩大罪名」,旅美學者、原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副研究員程曉農還對大紀元披露,當年,趙紫陽差點被打成「美國間諜」。

程曉農說,1989年六四前,鄧小平調動軍隊進北京,事先沒有經過中共政治局同意、沒有經過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同意。他只是和一些中共元老私下碰過頭,然後決定調50萬野戰軍進京,分路包圍天安門廣場。

「六四」屠殺發生後,鄧小平知道自己的國際國內形象基本都毀了,於是想到一個補救辦法——把趙紫陽誣陷成「美國間諜」。如果誣陷成功,就可以說軍隊進北京,是為了避免外國干涉採取的行動。

原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諮,是這件事的當事人之一。六四後,他們所的十幾人被逮捕,關進秦城監獄。陳一諮流亡海外,同時對香港和美國媒體披露了這件事的更多細節。

他回憶說,在1989年6月28日召開的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公安部長王芳做了一個報告,說趙紫陽是美國中央情報局間諜,因為趙紫陽和他的祕書鮑彤,通過「索羅斯基金會」中方主席陳一諮,勾結美國富商索羅斯;索羅斯是受中央情報局操縱的。趙與美國勾結,企圖顛覆無產階級專政。

1989年7月2日,王芳的報告作為中共中央絕密文件發到正省軍級,所有用過索羅斯基金會的錢的個人、項目和組織全部受到審查。之後,王芳的祕密報告不知被什麼人泄露到海外。

索羅斯得知後非常震驚,立即給鄧小平寫了一封信,其中談到,第一、他在中國建立基金會沒有別的原因,就是為了中國的改革和開放;第二、基金會的所有活動、所有項目,都是公開的;第三、基金會的錢,都是他本人的,他有全部的證明,與中央情報局沒有任何關係。索羅斯還表示,願意接受鄧小平派人到美國來調查,他也願意到中國配合調查;如果中國繼續實行改革開放政策的話,他願意繼續提供資助。

索羅斯在給鄧小平寫信的同時,還專門派他的法律顧問科恩到北京﹐直接跟中共高層談這件事。鄧小平擔心繼續追查下去,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於是不得不放棄陷害趙紫陽的計劃。

被軟禁長達十六年

趙紫陽下台後,一直被軟禁在北京市東城區富強胡同6號的家中,言行受到中共當局的嚴格限制和嚴密監控。他曾多次寫信給繼任的中共黨魁江澤民,要求解除軟禁,但都被江拒絕。

趙紫陽在回憶錄《改革歷程》中談到,1997年9月12日,中共十五大前,應「六四」天安門廣場被殺學生母親們的請求,他發出「致十五大主席團並轉交全體代表的一封信」,敦促中共重新評價「六四」。

信中說,「六四」問題遲早要解決,不論拖多久,人們都不會淡忘,早解決比晚解決好,主動解決比被動解決好,形勢穩定時解決比出現麻煩時解決好。但是,江澤民對這封信沒有任何正面回應,相反,對趙的軟禁更加嚴厲。

1997年10月13日,趙紫陽又給江澤民等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寫信,指控對他的軟禁是粗暴踐踏法制。他說:「自從(上一封)信發出之後,我就被禁止會客、外出,完全限制了我的自由,把我從半軟禁升級為完全的軟禁了……我作為一個黨員,就某一問題向黨的代表大會提出建議,是正常行使黨員的權利,這是黨章明文規定了的……我不知道我究竟觸犯了什麼法律?」

他還說,「自從1989年6月以來,我被非法軟禁、半軟禁已有八年之久,不知這種被剝奪自由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這對我一個年近八十歲的老人的身心健康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傷害……我希望能夠早日解除對我的軟禁,恢復我的人身自由,使我不再在一種孤寂、抑鬱的情境中度過餘年……」對於這封信,江澤民也沒有任何回應。

趙家五兄妹對父親的紀念

2005年1月16日早晨7點1分,被軟禁長達16年的趙紫陽在家中病逝。2019年10月17日,是趙紫陽百歲冥誕的日子。10月14日,趙家子女在香港《明報》發文紀念。他們寫道:

「對於權力,先父與其他一些人有不同的理解,他曾說:『辦不了事,權有何用?』他認為,天下是大家的,我們是為大家辦事的。他一生臨淵履冰,言行謹慎。但在泰山壓頂時,卻是咬定青山不放鬆。為什麼呢?他說,因為『我們欠老百姓太多,我們正在還債!』」

「今天,我們面臨的,是思想的退化、哲學的貧困;失去了龍騰虎躍的深刻探索,看不見微弱閃爍的智慧火花;既沒有人道關懷的點滴溫暖,也沒有動人心弦的絲毫感動。這是百年未見的精神困局。」

「古人有言:『野無遺賢,乃盛世之氣象』。而今,經過多年的優敗劣勝的『逆向淘汰』後,有道是:剛正耿介者寥寥無幾;寡廉鮮恥輩洋洋大觀。」

「這些『其興也勃,其亡也速』的現象,在中國歷史上並不罕見,但如此神速,如此徹底,亘古未聞。」

好了,今年的節目就到這裡了,謝謝收看,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