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11人感染 一千多萬人檢測 中共極端化防疫惹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7日訊】近期,中共病毒疫情(COVID-19)在中國大陸部分地區復燃。在西安市封城兩週造成一系列人道災難與次生傷害後,河南省鄭州市和禹州全市剛出現幾個確診病例,就分別採取了局部或全市封鎖措施,並立即對數以千萬計的居民進行核酸檢測。這種隱患很大的極端化清零式防疫引發外界批評。

週三(1月5日),中國河南省會鄭州市政府發布公告,宣布該市因出現新一波疫情,將在全市展開全員核酸檢測。

根據鄭州當局通報,截止當地時間5日晚上6點,該市共發現兩名確診患者和9名無症狀感染者。而去年進行的最新人口普查數據顯示,鄭州市常住人口達1260萬人。

這意味著,鄭州因為發現有11人感染了中共病毒,就強制性要求1260萬人接受核酸檢測。

而此前,鄭州防疫機構已經在4日凌晨1點43分發布通告,宣布對該市管城回族區和二七區部分區域施行所謂「分類管理」,即根據已經發現的確診病例和密切接觸者或次密切接觸者所生活的地區劃分為「封控管理」、「管控管理」和「防範管理」。

鄭州當局要求「封控管理」區域的居民,全部「足不出戶」並進行核酸檢測;要求「管控管理」區域的居民「人不出區、嚴禁聚集」,每戶家庭每兩天由一人外出採購;被「防範管理」的區域,則要求居民「非必要不外出」,且需持有48小時內的核酸陰性證明,才可以進入商超農貿購物。

而此前,河南縣級市禹州市採取了更加極端化的防疫措施。在該市僅僅發現了3個無症狀感染者後,地方政府就立即宣布從1月2日起封城,要求全市近 120 萬的民眾全部居家隔離,任何人未經授權不能離開禹州。

一夜之間,禹州市的交通系統全面停運,所有商場和超市除「保障日常生活物資供應之外」的一切經營活動暫停。出現感染者的所謂「高風險地區」的居民被要求足不出戶,所有生活必需品只能等待官方安排人員遞送;其他區域的居民也只能每兩天每戶派一人到官方指定的商店購買生活必需品。

河南省信陽市下轄的固始縣4日新增一例確診病例後,也於5日宣布封城,「全域人員只進不出,中心城區所有人員不進不出」。

此外,河南的周口市、洛陽市等地區也出現了疫情,當地一名酒店服務人員向新唐人電視台透露,新安縣整個縣城也已經被封了。

這種動輒為出現幾個確診病例或無症狀感染者就大動干戈地封城或封鎖社區,或動輒強制性讓上千萬人接受核酸檢測或居家隔離的做法,成為了西方媒體關注的焦點。由於這種侵害人權的做法常常導致發生各種預料不到的次生傷害和人道災難,招致了越來越多的批評。

《人道中國》創辦人周鋒鎖6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西安目前疫情與其他國家相比並不嚴重,人們議論的不是多少人染病,而是中國式防疫的次生災難和人道危機。

他說,西安封城後,有人因為飢餓去吃飯而被打,有高血壓患者和孕婦由於求醫不得而死亡。在當局嚴厲封鎖信息的情況下,我們不知道像這樣的慘劇還有多少已經在西安發生。

他表示,現在西安當局宣布要人工強制「清零」,就強行把任何一個哪怕只是有極少數人感染的小區內的所有人都集中到另外一個地方看管起來,已經差不多有4萬人被當局以這種方式強行隔離了。

有中國網民形容,封城後的西安「瞬間變成大小牢籠」,人們足不出戶,食物統一配送,一人染疫,整棟樓整個社區的居民都被強制集中隔離。

西安再現武漢前年封城時的慘景,讓全世界都為之驚愕。

「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在受訪時則指出,疫情進入目前的階段,封城只會讓「人權侵害」加劇,一味追求「清零政策」會讓抗疫所產生的經濟和人權成本越來越高,最終會失去在生命和人權之間的平衡。

楊建利表示,由於中共當局推行「清零」政策,而地方官隨時都可能因為防疫問題而被免職,導致各地方官員草木皆兵,「不可避免地讓整個社會的神經繃得很緊」。但這種越來越走向極端化的防疫方式,讓整個社會負擔的成本卻非常大。相應的,「人權侵害」在這種政治高壓下肯定也會加劇,到最後可能人權侵害所造成的惡果比疫情本身所帶來的後果更加嚴重。

他說:「目前的這種模式下,現在大家要問的問題就是『中國可以堅持多久』?」

事實上,因為疫情攀升較快,西安市雁塔區的黨政一把手都已經被撤職,幾十名官員因處理疫情爆發不利而受到懲處,還有當地防疫官員被停職。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程非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