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處罰盒馬約談江雪 西安再次震驚網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8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7日,京港台時間1月8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的《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中國輪番封城幾時休?《長安十日》終於被刪除?江雪感嘆羅生門;深圳也淪陷,兩區社區封閉;運動員也不參加北京冬奧會,朝鮮成全面抵制的第一個國家?

西安道歉,西安整頓。盒馬被查上了熱榜,網民一邊倒譴責的是當局。此外,西安近日有三個文人成為網絡焦點,陝西省作家協會主席賈平凹、獨立媒體人江雪、西安市作家協會主席吳克敬。被稱為武漢版封城日記的《長安十日》,在存在了多日之後,終於被刪,江雪傳被喝茶,此前日記被叼盤俠胡錫進拿出來嘲諷。為何偌大中國,容不下一篇小小文章?

深圳7日報告稱,也淪陷了。只是,當日最大的國際消息是朝鮮不參加北京冬奧會,這是金三胖開始抵制了嗎?

李田田曲線報平安 網友的發聲有力量

今天是週末,我們呢,儘量輕鬆一些來聊今天的新聞。先來看一個好消息,就是湘西女教師李田田有了新消息,網友把她的微信的朋友圈發了出來,她說,「我並不需要你們事後提著水果、很熱情地反覆探望我,也不需要安排親戚來勸說。別打擾我,讓我安靜地生活,就是對我最好的關心!遺產傳承不打招呼地來我家,只會讓我更反感。我不想假意配合和好,也不用你們道歉。一會兒說我有病,一會兒又勸我上班,相互都別打擾吧……」

看得出來,當地政府,試圖給她道歉、也試圖給她恢復工作、勸她上班,也就是說從目前來看,李田田老師平安。前一段時間,她剛從醫院回家的時候,寫了一篇文章,感動網絡,上萬人打賞,但是還是有許多人擔心是中共官方有人假冒她的名義寫的文章。雖然後來和她有聯繫的作家黎學文多次報平安,還是有很多網友擔心她依然被關押。

現在看,她是平安的。也就是說,在廣大網友的壓力下,因為聲援上海的宋庚一老師的李田田在被關押到精神病院之後,終於獲得了自由。這是新年後的一個好消息,我覺得應該和觀眾朋友們一起分享,也讓我們繼續發聲,每一個聲音都有力量。

這裡我想分享一個網友給當地政府打電話時候的一段錄音,很有意思,大家欣賞一下。

這是今年剛剛滿20歲的重慶少年王靖渝打的一個電話。我們知道,他因為在微博上指責中共在中印邊境製造衝突、拿中國普通士兵的生命做炮火,結果被當局跨國追捕。但是,這個年輕人頂住了中共的威逼利誘和欺騙。後來,又經常去中共駐海外大使館、以及在網上發出一些正義的聲音。記得他在阿聯酋被抓的時候,我和Sydney還做過一期節目呼籲釋放他,後來他獲釋後,我們在《大家談》也和他連過線。現在看,這一切也是值得的,正義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

在李田田被抓的那段時間,我們知道,湘西當地的政府、教育局、精神病院、公安局的電話都被打爆了,正是這樣的壓力,讓中共最後只能悄悄放人。所以,不要看中共現在國內各種囂張的表演,其實它的本質就是色厲內荏。新年讓我們繼續努力。

另外,在這裡,也我們祝願人美心美的李田田老師,新年快樂,母子健康!

西安再道歉、出看病新規 《長安十日》被刪又恢復?

我們再來看西安,這段時間太多我們想像得到、想像不到的悲劇、丑劇連番在這裡上演,很多讓人瞠目結舌。「社會面清零」,把人關進外地、隧道、地下車庫,甚至看守所,也有多人因為封城,心臟病等耽誤治療而去世。還有孕婦到醫院就醫,因為核酸檢測過期4小時,八個月的胎兒流掉了。這引發了網絡憤怒,1月6日,西安衛健委負責人道歉,事後,涉事醫院的總經理被停職,背後的上市公司國際醫學市值蒸發23億。

去年12月29日,她被送到陝西人民醫院,她持有綠碼,但是醫院以她來自封控區為由,拒絕接診。隨後,又到了另一家醫院,則以她是綠碼拒絕,因為該醫院說只接待黃碼和紅碼。防疫指揮部的電話一直打不通。最後在折騰6個小時後,她才被醫院接收,但是已經大出血,被迫流產。

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1月7日,西安召開疫情發布會,再次道歉,還稱前一天,西安下發了《關於進一步明確各類人員就醫流程的通知》,稱要求社區和各醫療機構,均不得以查驗48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作為進出小區就醫、轉送病人和接診的限制,並且要求任何醫療機構不得以任何理由推諉、拒診患者。

應該說,這在某種程度上也算一個好消息,應該說是在網民們的努力下的一個進步吧。我們還需繼續努力。所以,我們也先分享這個消息。

不過,對西安政府來說,不值得表揚,因為政府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本來就是分內之事,而且,現在的改變,是在壓力下做出來的,推一推才轉一轉,是一種「頭疼醫頭、腳痛醫腳」的解決問題的方法,西安乃至全中國真正應該做的是從根源上檢討、改變極端的控制人的措施。

而西安,這幾天最受關注的還有一件事,也是我們今天想談的,那就是獨立媒體人江雪在1月4日,發布了封城日記《長安十日》,關於日記內容,我們在第一天就最快的時間,和我們的觀眾朋友們進行了分享。這個日記同樣引發國際關注與熱烈轉傳,江雪被譽為西安的方方,和文章一起也引發了中國網絡正反兩面的爭論。

但是,最離奇的不是文章本身,而是這篇文章連續多日沒有被刪,這在中共輿論嚴控、西安政府警告大家微信群被監視要小心講話的大背景下,非常罕見。網上雖然一度傳出來,江雪被喝茶,但是她說網友們傳的那次,是2020年5月的事。

但是,到了1月7日,離奇的事情又發生了,江雪的文章在下午4點被封,7點多突然間又復活了。江雪在朋友圈說,「沒明白是什麼意思。但默存公眾號依然被禁言中,據說到1月22日才解禁。」

江雪還笑稱,她現在關心胡編(《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的評論會不會也被刪除。

我測了一下,文章現在是打不開的。那麼這個怎麼又和胡錫進產生了關聯呢?因為,1月6日,胡錫進曾經發文,評江雪的《長安十日》。

胡錫進在微博中,又發揮了他左右逢源、想法設法替官方開脫的特長,他說,「一方面,我願意相信作者講述的西安封城以來大部分故事和細節都是真實的,另一方面,作者對文章素材有明顯的選擇性。」既然是真的,那麼他應該敦促當地政府改變啊,結果他不,還加上一段猜測江雪的文章是有選擇性的,不過,他沒有說這是政治意圖,而是說那是基於中國知識分子的一種信念:「他們的使命就是記錄人間的痛苦,而且只有那樣做才是良心的體現。」他還說,「無論大多數人喜歡不喜歡,都應該允許《長安十日》這樣的表達。」

客觀地說,胡錫進對江雪這樣的定性,還是有利於減少小粉紅的攻擊的,所以,胡編在這方面也不能說是做了一件壞事兒。但是到了文章結尾,胡錫進忠心護黨的特點又充分暴露出來了,他說,「不要把國家的抗疫成就與現實中的具體問題和不如意對立起來,用其中的一個覆蓋另一個。」

他的意思是想說,政府的成就還是主要的方面,西安等地做的那麼多過激導致生命消逝的悲劇,只是「具體問題」和人們的「不如意」。他這樣的說法,很顯然是歪曲事實,而且作為公民和納稅人,難道指責政府不是一種最好的盡公民職責的一種方式嗎?

當然,說完胡編,我們一起來探討一個謎團,就是為什麼中共當局允許江雪的文章存在,又為什麼會刪除文章和禁言呢?

這裡面一個重要原因,是西安這一次的所作所為、製造的混亂和次生災害,確實超出了人們能夠接受的底線,包括一碼通在去年12月20日和號稱要社會面清零的1月4日,兩次崩潰,讓中共工信部都無法忍受了,不得不出來指責。目前雖然調查沒有出來,但是我在之前的節目中和在美國之音VOA的訪談中也分析過,這裡面恐怕牽出了腐敗和粗製濫造,才導致了問題頻出。

既然那麼強大的網絡民意對西安當局不滿,中共中央政府也不滿,那麼在這個時候,讓江雪的《長安十日》繼續留一段時間也就在情理之中了,當局希望這種方式宣洩人們的不滿。不想再因為立即封殺和禁言,把中共置於更加難堪的局面中。而且,江雪的文章寫的那些事實也確實存在,很多就是網絡上都在傳播的部分,否認是沒有用的。

但是,我們必須看到,對中共當局來說,它們和陝西省也好、和西安市的矛盾,屬於共產黨內部的矛盾,江雪的文章卻指出了當局的很多問題,包括引用的古典自由主義經濟學家海耶克那句名言「市場永遠比政府聰明」,質問當局為什麼放著一些物流強大的電商公司京東、阿里等不用,卻要自己出力不討好地做物資分配,等等,這些都會讓中共當局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必欲除之而後快,但是只是不敢在目前民眾憤怒的高峰直接刪除而已。

這就是我們看到,當局對江雪的文章還是進行了封殺,以及對她的公眾號進行封禁的真實原因。黨解決問題的能力不行,但是封嘴的本事還是很大的。《秦鵬直播》

就在今天,我還看到,有微博網友發現,之前曝光自己的親人因為西安當地政府的封城措施、沒有得到及時救助的三名網友,微博號被刪除了。實際上,對影響大的人不動或者暫時不動,對影響小的人痛下殺手,也是中共的一個長期採用的非常狡猾的措施。比如,當年,中共厚待把北平獻給中共的傅作義,甚至在文革中也進行了保護。而當傅作義召回了自己海外學有所成的堂弟、留美博士傅作恭,傅作恭卻慘死在了甘肅夾邊溝勞改營裡面。

無恥文人幫腔中共被罵 官媒春秋筆法掩護

當然,這一段時間,我們看到,西安有三個文人成為網絡焦點,除了江雪,還有一個是陝西省作家協會主席賈平凹,自發進言,整個作協在這個關鍵時刻完美地體現了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工作會議上講話的要求,文藝為黨的利益服務。網上很多人在指責賈平凹只會寫一些格調低下的書籍,毫無文人風骨。

而另一個這段時間名聲大噪的文人,則是陝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兼西安市作家協會主席吳克敬。

抗疫過程中,一名女子在西安酒店進行集中隔離,因月經提前來而沒有衛生棉,多次撥打熱線、報警及求助隔離點等求助電話未果,情緒崩潰下向工作人員哭著求助。這個視頻受到了很多人關注,這成了西安當局物資配送混亂、不能跟上的又一個證據。而這位作家協會主席吳克敬卻說什麼呢?說她這是「矯情」及「小姐做派」,「你自己有沒有衛生巾(棉),什麼時候用衛生巾,自己一點都不清楚嗎?而在緊要的時刻,還要苛責別人不能上門給你送!這就你的不對了。」

這樣一來,吳克敬遭到了中國網友的指責。而面對波濤洶湧的民意,官媒澎湃網採訪了吳克敬,他說他只是希望大家不要抱怨,也不矯情,他沒有不尊重女性。他還表示「讓大家批評吧,疫情當中,還是要理解每個人」。既然自稱要理解,那麼為什麼他要那樣毫不留情地指責那個被隔離的女士,而是站在中共官方的立場上去理解,說她不應該苛責當局不能上門送呢?

所以,很顯然這更像似幫助這個主席洗地的一個報導。所以,中國問題觀察人士、金融界資深人士LT視界認為,「中共黨媒用春秋筆法力挺西安作協主席吳克敬,吳克敬批評被隔離的西安女子抱怨沒有衛生巾。面對網上批評吳克敬的浪潮,中共毫不在乎。」

目前,我們看到中國又有多個城市開始了疫情爆發,包括河南禹州、浙江寧波、河南鄭州。千萬人口的鄭州現在已經封閉了多個小區。最新的是1月7日,深圳也曝出羅湖區和龍港區各有一人確診,二人是夫妻關係,涉及5號線、8號線、10號線。所以,我們接下去可能會看到更多城市爆發,中共會陷入到防控的僵局當中。

西安查處「盒馬」 被指選擇性執法

關於西安,1月7日,還有一個消息成了微博熱門,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宣稱,它們這幾日打擊借疫情之際囤貨居奇、哄抬物價、以次充好、兜售假冒偽劣商品、虛假宣傳及計量器具違法等擾亂市場的行為,查辦了一批違法案件。

但是,報導中,我們沒有看到那400多塊一盒高價賣菜的、以及背後的地方官員被揪出來,卻看到媒體把西安盒馬科技網絡公司的案例當作重頭報導,說,烘焙間存在不規範行為,包括「操作台上放有未經清洗的雞蛋」,「操作間擺放混亂」,「麵包與工作人員衣服混放」等不符合規範的行為,還說,該局對盒馬進行「立案查處」。

這樣的報導,被網友給罵翻了,因為西安網友們發現,疫情期間,只有盒馬儘量在賣低價、儘快配送。網友說:「是你們缺錢了吧!」

「笑死我了,疫情期間個人感覺就盒馬最靠譜,現在讓我們吃什麼?200元一盒蔬菜?」

「盒馬疫情期間為多少家庭「頂風」平價送菜 一個雞蛋放操作台就要受處罰麼 簡直服了!」

「不知道該說啥好(微笑)這就相當於,『你們不說西安居民沒菜吃是相關部門不做事嗎?那我就做點兒事證明我沒在閒著。』(白眼)」

「武漢疫情封城的時候,是盒馬一直沒關門,每天從早到晚送貨充足供應人們生活必需品。西安現在怎麼就不多學學呢……」

不得不說,這屆網民是不好欺騙的。難怪網友說,「中國現階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智商和官員們不斷下降的道德之間的矛盾。」

大家認為呢?

朝鮮全面抵制北京冬奧會?其實是沒資格

當然,今天另外一個大消息,是朝鮮方面宣布不參加北京冬奧會,對這個消息,牆內外看法不一,還有人說金正恩這是全面抵制北京冬奧會。那麼怎麼回事兒呢,我們也來談一下。

朝鮮官媒朝中社1月7日報導,北韓國家奧委會和體育省在一封信中表示,「由於敵對勢力的陰謀活動和全球疫情,我們不能參加這次奧運會。」該信發給了中國奧委會等組織。

信裡未指明誰是所稱的「敵對勢力」,但批評美國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指責華盛頓及其「傀儡」越來越露骨地反華,還強調朝鮮將「全方位支持和聲援」中共舉辦一屆隆重精采的奧運盛會的一切事宜,等等。

中共黨媒也把這個信當作對中共的支持。那麼事實是什麼呢?實際上,去年日本舉辦夏季奧運會的時候,朝鮮以新冠疫情為由,未派隊參加東京奧運會,遭到國際奧委會(IOC)暫停資格到2022年底,因此朝鮮運動員本來也沒有資格參加這次北京冬奧會。

所以,其實是朝鮮因為不守規則、被國際奧委會制裁,沒有資格參賽,卻不僅不提這一點,還故作高姿態說是自己不參加,並倒打一耙栽贓給敵對勢力,可是這個敵對勢力對中共很好啊。可見,睜眼說假話這一點,東西朝鮮的這對社會主義難兄難弟是一模一樣的。

好了,今天週末,我們儘量輕鬆地談了幾個方面的話題,一個是李田田老師在微信朋友圈曲線報平安,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消息;第二個是寫下西安版封城日記《長安十日》的獨立媒體人江雪的日記終於被封,公眾號被封鎖至1月22日,我們分析了為什麼中共放任她的文章多日傳播以及現在打擊她;第三個話題,是中共文人吳克敬的,官媒還保護他;第四個話題是西安當局打擊盒馬電商,被網友一邊倒罵翻,當局顯然有亂作為和藉機報復盒馬平價賣菜、搶了一些官員關係企業的生意。最後一個是,金正恩不參加冬奧會,實際上是因為之前不守規則,被取消了資格,結果朝鮮倒打一耙,和它的中共大哥倒是很相像。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