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北京要為疫情滅火 源頭甩鍋海外郵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天津疫情日趨嚴重、防控加碼之際,與天津並不遙遠的北京也拉響了警報。1月15日晚,北京市通報新增1例本地病例,其13日出現咽部不適,14日下班後去檢測核酸並開始發熱,15日確診,並檢出為奧密克戎變異株。隨後,北京當局發布其近期出行路線,其居住地農大南路博雅西園小區被封,位於海淀新技術大廈的工作單位工商行以及其所到場所人員均被要求核酸檢測。

在奧運會即將召開之際,北京出現與天津相同的奧密克戎感染者,驟然讓北京的氣氛緊張起來,北京市一把手蔡奇的壓力想必不小。人們最想知道的是這名被曝出的確診者究竟是通過何種途徑感染的,是否與天津疫情有關聯。

與天津等地至今仍無法確認感染源不同,北京當局相當高效地在16日宣布,15日確診者初步判斷感染來源是海外郵件,判斷依據是其在工行國際部工作,其辦公室信件等環境均呈陽性。

17日,在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又給出了更為詳盡的解釋。其稱,該國際郵件於1月7日自加拿大發出,途經美國及香港到達北京,確診者於11日收到,接觸了郵件包裝外表面和文件紙張首頁,未接觸包裝內表面和其他紙張。根據對該國際郵件內外和紙張的採樣進行的檢測,均為陽性,且為奧密克戎變異株。截至目前,在運輸途中可能接觸人員共8人,除病例外其餘接觸人員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龐星火還稱,採集同一來源發往另一地點尚未拆封的國際郵件環境標本54件,檢出5件陽性,其中外包裝陽性1件和文件內紙張陽性4件。

當然,僅憑這一點,似乎還不足以說明感染源頭就是海外郵件,於是龐星火又給出了三個理由,通俗點說就是:一、確診者沒有和入境人員、京外風險地區來京人員、病例和密切接觸者等各類風險人群存在軌跡重合。二、與其相關的密切接觸者69人和各類風險人員16547人,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三是確診者相關冷鏈檢測結果均為陰性。基於此,「不排除其經境外物品而感染病毒的可能」。

「不排除其經境外物品而感染病毒的可能」,說明仍然不是百分之百肯定。去年2月,國外《醫院感染雜誌》(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刊登的一項研究表明,在室溫下,人類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在不同材料上的平均存活時間為4至9天,在金屬、玻璃或塑料等表面存活長達9天,但研究成果仍有待檢驗。如果依此研究,北京當局將源頭指向海外郵件似乎有些道理。

然而,去年3月21日中國網登載了一篇特約稿件,題目為「中國出口產品上有新冠病毒?這種說法缺乏科學常識」。文章批駁國外以中國產品可能沾有病毒為由來抵制中國產品的說法,「既沒有科學根據,也背離事實」,「無論是從微生物學還是傳染病學的角度來說,都站不住腳」。因為新冠病毒是單鏈RNA(核糖核酸)病毒,只能寄生於宿主體內才能存活。新冠病毒脫離患者身體之後可以存在於空氣中,而且可以隨飛沫(唾沫)、人與物體的接觸而留存於各種物體上。但是,它們留存於物體上並具有活力和傳染性的時間是很短的。

文章引用剛剛發表於美國《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指出病毒在不同物體上留存的時間長短不一,在塑料和鋼鐵上存活時間最長,可達72小時,但這段時間內存活病毒的數量會急劇減少;而病毒在銅上僅可存活4個小時,在硬紙板上,病毒可以存活最多24小時。也就是說,即便中國產品上沾有病毒,但以最長存活時間三天計,這些產品到達其他國家後,病毒也早就死翹翹了。是以以此抵制中國產品是沒道理的。

按照這個說法和研究結論,北京當局將感染源頭甩鍋加拿大郵件就很勉強,因為病毒到北京已經是4天後,病毒早就消失。至於途經的美國、香港,也根本不可能打開郵袋,想賴上人家並不容易。

面對著連研究者都無法達成統一的病毒存活時間,北京當局甩鍋國際郵件的理由無法讓人信服,這一點從其謹慎地說不排除這種可能性、而非百分百肯定地說就可看出,大概還是在為將來出現意外留餘地。畢竟大數據顯示,確診者雖然沒有和入境人員、京外風險地區來京人員、病例和密切接觸者等各類風險人群存在軌跡重合,但誰又能保證,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她沒有與隱性感染者有過短暫的交集呢?

以安陽1月10日確診的從天津12月28日返鄉的大學生迄今無症狀來看,奧密克戎還是具有相當的隱蔽性的。因此,同樣無法排除其他途徑感染的可能性。

一句話,北京當局其實並無法百分百確認感染源頭,而其高調甩鍋國際郵件,否認其他感染途徑,並確證密接者和其他相關人員檢測都是陰性,其對外傳遞的潛台詞就是:北京的感染者與天津疫情無關聯,疫情沒有擴散,可防可控,而這自然是因為政治高於一切、奧運高於疫情,北京當局絕不能在奧運前和召開期間爆發重大疫情。是以北京當局一定要趕快滅火,至於真實的疫情,北京是否擴散,中共當局從來就不會讓國人知曉。

讓筆者納罕的是,以奧密克戎在國外的高傳染性看,確診者的密切接觸者69人和各類風險人員16547人迄今無一人感染,也著實令人驚歎和懷疑。考慮到奧密克戎三天的潛伏期,不知在後續一週內是否仍可保持這樣的結果,如果出現,也不令人奇怪。

而更讓人好笑的是在當局公布這個不確定的感染源頭出來後,北京各單位隨即下發通知,不僅要求上報最近接收國際信件情況,而且要求以後非必要不接觸不接收海外物品,如工作需要接觸,需酒精消毒後才可進入單位,有的單位還要求接收信件者每日做核酸檢測。如此草木皆兵,如此折騰,中共當局對於疫苗的自信體現在哪裡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