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追隨立陶宛 又一國欲與台互設代表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9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18日,京港台時間1月19日,歡迎收看《秦鵬觀察》的《時事天天聊》。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斯洛文尼亞也要跟隨立陶宛,和台灣互設代表處?中共內憂外困,甩鍋境外傳染,被網民嘲笑;民眾聚集反抗天津政府,官方無奈安撫。

歐洲小國斯洛文尼亞曾經和立陶宛一樣,很早站出來反抗共產極權,推動了東歐和蘇聯共產政權垮台,週一(1月17日),該國的現任總理稱,他們正在和台灣醞釀互派代表。從各方面信息看,這個國家極可能追隨立陶宛,再次走在抗擊中共的前線。

北京和深圳,日前均宣布從境外的郵件導致了本地的傳播,不過,國際社會和中國網民普遍不買賬,各種嘲笑。這裡面包括一些醫生。目前,中共已內定了幾大一線城市不封城,本輪甩鍋真實目的恐是要應對日益緊張的國內外局勢。

追隨立陶宛步伐?斯洛文尼亞要與台灣互設代表處

本週,歐盟國家斯洛文尼亞和台灣隔空互動,肯定會讓中共感到很緊張。

週一的時候,印度的「全印電視台」(Doordarshan)播出了對斯洛文尼亞總理楊薩(Janez Jansa)的採訪,他不僅稱讚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還說斯台雙方正在就互設貿易代表處一事進行商談。

楊薩說:「這不是大使館的層級,而是跟許多歐盟國家已經有的機構一樣。」「如果我們前幾年的聯合政府夠牢固的話,我想我們早已建立這樣的貿易代表處了,因為這個問題是互利的。」

他沒有透露雙方人員的級別,和代表處的名稱,也就說是不是會以「台灣」而不是「台北」命名台灣駐斯洛文尼亞的代表處。不過,因為有立陶宛的榜樣在前面,這足以讓中共感到緊張萬分了。特別是,楊薩還在講話中有很多褒揚台灣、批評中共的說法。

比如,他批評了中共的對台灣政策,貶斥中共是共產極權,「很難聽一個一黨制國家講民主和世界和平的課」。他還說,目前的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表明,如果台灣被允許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將是多麼有益。而我們知道,中共一直不希望台灣加入WHO,哪怕是以觀察員的身分,也遭到中共的極力阻攔,一方面這導致了世界無法分享台灣的成功的抗疫經驗,另一方面,中共更可能是不希望世界在對比中,看到中共的極權和民主法治的台灣帶給兩岸民眾截然不同的結果。

媒體披露,楊薩在2021年1月初,還曾經和台灣的衛福部長陳時中舉行視訊會議,一起交流抗擊疫情的經驗。

楊薩在對印度媒體的訪談中還提到,斯洛文尼亞支持台灣人民的主權決定,不論是想加入中國、或是獨立生活,只要這個決定是在沒有外來壓力、軍事恫嚇的情況下所作,斯洛文尼亞都會支持。——這一點,相信也會深深刺痛中共的敏感神經,雖然這實際上是自由社會一個再正常不過的認識:那就是國家是為人民存在,而不是人民為了政府或某個黨派而存在。

台灣這邊,在週二的時候,對楊薩的談話做出了積極的回應。中華民國外交部發言人甌江安,確認了雙方在推動的互設辦公室的做法。她還讚許楊薩是台灣多年的友好朋友,他針對當前國際局勢發表的真知灼見,外交部表達高度歡迎和誠摯感謝。我們來看一下視頻。

雖然台灣和斯洛文尼亞都沒有提到最敏感的辦事處的命名問題,不過,相信結果一定會讓中共非常難受:那就是雙方是基於經濟發展需要在提升關係,而且這樣的交流是站在共同的價值觀和民主法治體制的基礎上,和中共這種純粹出於利益的關係當然是截然不同的。

關於立陶宛,我們知道,它曾經和其它二個波羅的海國家一起,在1989年8月23日,一共二百多萬人手牽手組成一個長度超過675公里的人鏈,穿過波羅的海三國,成為震驚世界的波羅的海之路。給了其它國家脫離共產暴政的勇氣。

斯洛文尼亞這個國家,和立陶宛一樣,其實在道德選擇上也有一段輝煌的歷史值得書寫。作為南斯拉夫的一個加盟共和國,它同樣是地廣人稀,國土面積為20,273平方公里,人口只有210萬人,但是在上世紀90年代東歐蘇聯共產政權解體的過程中,也是走在了前列。當時,南斯拉夫的各加盟共和國都舉行了基於多黨制民主選舉,共產黨未能在選舉中取勝,失去了執政地位。在幾乎所有的共和國,代表民族主義力量的執政黨都取而代之掌握了政權。

斯洛文尼亞,在南斯拉夫這些國家中,是走在最前面的:民眾在1990年12月23日舉行了公投,在1991年6月25日,該國正式獨立。1989年6月27日,它還經過了一場十日戰爭,終於獲得了自己從共產集團中的獨立。所以該國民眾對共產主義的罪惡有切膚之痛,對民主自由也有自己的血與火的追求。

從作為保守派代表的楊薩本人來看,他也更可能會在價值觀等方面和台灣走得更近。1997年3月,楊薩就以國會議員身分,首度訪問台灣,並在回國之後,協助成立「台斯友好協會」(Slovenia-Taiwan Friendship Association),積極提升與台灣關係。2002年,任社民黨主席的楊薩受邀訪台。2004年,他出任總理,仍繼續堅持友台立場。2011年2月,楊薩以前總理身分應外交部邀請訪台6天,期間會見了時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外交部長楊進添等人。

2020年3月13日,楊薩再次就任總理。2021年9月13日,他致函歐洲聯盟27國領導人,對於立陶宛與臺灣發展關係而遭到中國大陸召回大使以示抗議,他說,「在尊重長期的『一個中國』政策同時,不可否認台灣仍然是歐盟的重要夥伴。立陶宛與所有歐盟成員國一樣,是個主權國家,完全有權發展與台灣的關係。我們必須表現得更積極主動,堅決聲援立陶宛。我們必須向中國表明我們彼此站在一起,而且我們不會讓中國威脅我們任何人。」

這一次,在對印度媒體談話的時候,楊薩也再次高調批評中共打擊立陶宛,說中共這種做法「駭人聽聞」。

另外,作為中東歐的一個國家,斯洛文尼亞,也是近年來對中共主導的17+1峰會越來越不屑的國家之一:它們認為中共主要是為了對這些國家出口,而無意於促進這些國家更多出口,或者對它們進行投資。

2021年5月,立陶宛公開宣布退出了中共主導成立的17+1機制。而在此前,2月份的17+1峰會上,儘管中共在外交上全力動員,習近平親自出席,但是斯洛文尼亞和保加利亞、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羅馬尼亞其它五個國家,都僅派部長級官員與會,創下歷年峰會參與層級最低的紀錄。

當然,對於斯洛文尼亞這一次公開和中共唱對台戲,有分析認為,也可能跟美國和中共加強對抗的大背景有關。確實,這樣一來,立陶宛的壓力會減輕,而中共感受到的國際壓力則會陡然增加。

內憂外困?北京深圳甩鍋境外的真實原因

在國際關係普遍吃緊的同時,中共當前對國內諸多問題可能更加擔憂。其中一個最大的麻煩是,我們看到2022新年至今,新一波的病毒已經占領了小半個中國,其中北京、上海、深圳、天津等大城市,都已經被奧密克戎攻陷,天津封城,北京也處於半封城狀態。這對當前中共高調宣傳要死保的北京冬奧會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威脅。

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中共又做出了一個令世人震驚的舉動。

1月17日,北京市疾控中心通告稱,北京的中共病毒新變種奧密克戎疫情,是一名患者收到來自加拿大的國際郵件所攜帶的病毒感染所致。

隨後,中共不僅播放視頻顯示,開始了對國際郵件進行誇張的消毒,還建議中國民眾停止「海淘」,也就是直接購買其它國家的優質產品。更誇張的是,1月18日,有網友發現,有鄰居收了國際包裹之後,就被黃碼了,而且有的人甚至還沒有拿到任何郵件呢,就已經被黃碼了!

緊隨北京之後的深圳、珠海等地,也宣布本地的感染來自於境外,被網友們嘲笑是偷懶抄作業。

那麼,對於這一波的中共做法,國際和中國國內是怎麼看的呢?我們看到,加拿大的衛生部長說的比較外交辭令,他說「這個觀點不一般」。中國網友的說法就不客氣了,評論區大翻車,有網友就說「再過兩天email也要檢測新冠了」,「我以為你們說的電子郵件呢,太讓我失望了。」「本節目為智力測驗。」

加拿大的學者和在野的政治家們,也不像加衛生部長那麼客氣。一些學者說,中共這樣做,可能跟中國與加拿大關係一直緊張有關。保守黨領導人奧圖爾,則稱中共的有關說法很可笑。他在星期一的記者會上說,「有關報導提醒我們,從新冠大流行開始,中國(共)的一些說法我們不能相信。」

對北京的案例,中共官方的說法是,該份郵件於1月7日自加拿大發出,途經美國和香港到達北京,於1月11日收到郵件。還說,該病例僅接觸過郵件包裝的外表面和文件紙張首頁,並未接觸包裝的內表面和其它紙張。——也就是說,這期間病毒在郵件上存活了5天,最後感染了北京患者。

不過,從病毒學和醫學角度看,這似乎根本站不住腳。BBC在2020年3月23日報導,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研究發現,中共病毒(SARS-CoV-2)在硬紙板上存活的時間可達24小時,在塑料和不鏽鋼表面存活的時間可達2~3天。因為,與塑料和金屬相比,紙板中的可吸收性天然纖維,可能會導致病毒更快地乾涸、也就說死亡。而對於死病毒來說,雖然核酸檢測也可能會呈現陽性,但是不會再感染。

大陸一名丁香園優秀醫師@翟醫師在「北京海淀確診病例溯源結果」的微博消息下跟帖:「類似的物品傳人,最後會是國際笑話。」

許多網友發帖表示贊同:

「請向任何一個具備醫藥生物等領域本科學歷的人求證一個基本常識:病毒是需要宿主的,病毒離開宿主存活時間很短。如果該常識被顛覆了,請拿出證據,並上報WHO及時調整相關指南,同時申報諾貝爾醫學獎。」

「如果物品能傳播病毒,甚至從加拿大花一個星期來郵寄的東西,還能傳播病毒,那當年的全國還能結束疫情?毫無常識的無知,還要浪費別人時間。」

「為啥不覺得是人傳物啊?」

不得不說,中國在黨領導一切的大環境下,病毒還是蠻講政治正確的。在人口1,400多萬的天津被奧密克戎攻陷之後,高峰時期動車組每15分鐘一班往返北京—天津之間,北京居然沒事兒,最後卻發生了一個概率極小的郵件感染事件。而且,深圳和珠海居然也是如此。

那麼,中共為什麼要甩鍋境外呢?據中國國內的朋友透露,中共現在已經內定北京、上海和深圳、廣州這種城市不搞大規模封城。其目標呢,是要維護中共的對內形象,確保中共絕對「清零」政策的政治正確性,同時也穩定國內和國外企業的投資信心。

當然,這種絕對清零的政策,我們說過,既難以防住病毒,也會製造太多的人道災難。這方面,我們在西安看到至今是層出不窮。17日晚上,天津也爆發出這樣的事引發的一個群體抗議。我們來看一下網上流傳出的視頻片段。

知情人士透露說,群眾不滿的原因是,天津給本地人發菜發口罩不給外地人發!所以很多群眾聚起來,責罵當地政府,有人被警察抓走,民眾們則高喊「放人」!

知情民眾還說,此後雙方談條件,結局是一天一包泡麵!看得出來,中共當局也不希望在這些大型城市發生民變,儘量採取相對溫和的方式進行安撫,這應該也是北京此次的甩鍋境外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在當前國內各種不滿的情況下,提醒人們境外有一群「亡我之心不死」的「敵對勢力」,也可以轉移人們的不滿。

這個道理,我想很多人如果看過揭露共產極權的著名政治預言《動物莊園》(Animal Farm,又譯動物農場)的話,就知道:統治農莊的動物——一群豬,就是這樣欺騙其它被它們奴役的動物的,而這些統治者們,卻在同時,偷偷地拿其它動物的肉和皮來和那些農場外的所謂反對勢力,進行高級物資的交換,讓豬們享受。這像不像現在中共和歐美國家的部分政商勢力的關係?!

那麼,可能有朋友說了,如果防控不住,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依然出現大規模感染怎麼辦?從目前中共的做法來看,它採取的做法是,第一,「外鬆內緊」,比如我們看到一直號稱精準流行病學調查的上海,也把一些商場封鎖了;第二,中共對北京市政府、中南海以及北京奧運會村等重點地區,採取了類似「防疫泡泡」的做法,嚴格封控,對奧運場館不賣票,而是精心挑選在身體和政治上讓黨放心的人參加,即使有發現個別病例應該也不會報導。

我們還看到,中共從19日起將取消所有美國航班,據說至少將維持2個星期。這樣的對象,極可能也是經過精心選擇的。CNN報導:從19日起中國將取消所有美國航班。

去年12月31日,我和Iris在那一期關於今年的大事件預測中,我曾經說過,今年中共,極可能會努力緩和與美國、歐洲主要國家的關係,目的是要確保中共最高領導人的20大連任和經濟社會的穩定,並且儘可能地吸引外部投資。不過呢,我們也相信,越是在這個時候、在國內問題頻出的情況下,中共會更加賣力地誇大外部「敵人」的危害,以不斷維持和刷新著中國老百姓的記憶,讓人們幻想只有中共能帶領人民避免被所謂「外部敵人」侵略的悲劇。

這也像極了《動物農莊》裡面那些統治著——豬們的宣傳:「四條腿好、兩條腿不好」,它們是希望藉以塑造終極的敵人——人類。

「我們全部勞動所得幾乎都被人類竊取走了。所以,同志們,一切問題的答案可以歸結為一個字——人,人就是我們唯一真正的仇敵。趕走人,飢餓與過度辛勞的禍根就會永遠除掉。」

《動物農莊》是一部非常棒的書,也被拍成了多個版本的影片,建議大家都去看看。

《秦鵬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