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日本停止對華援助 中共隱瞞40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26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25日,京港台時間1月26日,歡迎收看《秦鵬觀察》的《時事天天聊》。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日本3月份將停止對華援助貸款,由誠摯開始到落魄離開,四十餘年給中國留下了什麼?鮮為人知,中共眼裡的兩個日本政府,中日關係惡化之謎。

日前,《日經新聞》中文網報導日本政府將停止政府對華援助貸款,這個被中共當局掩蓋了40年的大事件再次浮出水面,其中真相曾經讓無數中國人震驚。這個1979年開始的巨額援助,到底給中國帶來了什麼?

今年是中日關係正常化50周年,但是戰爭的陰雲已經籠罩兩國上空。中日關係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惡化的,因何而起?儘管在中共官方宣傳中似乎言之鑿鑿,但真相並非那麼簡單。而且,中共黨媒時不時宣傳抵制日貨,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果真那樣,中國很多人連吃喝可能都會成為問題。

尿素褲開啟中國改革開放 日本40年援華帶來什麼?

我們先從一條褲子開始今天的故事。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在中國的大江南北、城市鄉村流行一種特殊的褲子,結實、耐穿、久穿不壞,而且質感柔軟、光滑、輕薄,像絲綢一樣,人們發現那是做衣裳的好料子,一時變成寶物,成為緊俏東西,掌握這種資源的官員和地方的村長等等也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而穿著這個褲子或衣服的人,走到哪裡也感覺到很風光。據說這也成了小夥子們戀愛的神器,一條尿素褲在手,漂亮的大姑娘就很容易追到手了。

只是,這種褲子,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不管怎麼洗,都會顯示上面的字跡:「日本」和「尿素」。所以,那些無法獲得這個便利的農民,就編了一些打油詩來諷刺和埋怨那些村幹部們,比如廣為流傳的一首是:「幹部、幹部,身穿料子褲,前有日本產,後看是尿素。保證含氮量,百分之八十五。」

大家別笑,這是一段真實的歷史,我們至今在很多人回憶那個時代的作品中,還能看到這樣的描述。要知道那是中國物資極度貧乏的年代,高度計劃經濟,買物資要憑各種票證,什麼布票、糧票、肉票、月經帶票甚至糞票等等。一件衣服,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父母不穿了改小了給兒女,然後再哥哥、弟弟、姐姐、妹妹地傳下去。

這個尿素褲的來源,就是日本。1970年代,中日建交,為了表達侵華戰爭對中國造成的傷害的歉意,也為了幫助中國完成工業化和現代工業建設,日本政府開始向中國提供低息貸款和大量無償援助。而最早開始的重要的援助,就包括化肥、化肥的生產設備和工廠、石油工業、化纖工業,這些快速的幫助解決了中國人的吃飽、穿暖和服裝的多樣化的問題。

日本政府對華援助始於1979年12月

日本政府開啟對華政府開發援助(ODA),是從1979年12月開始的,截至2015年,累計援助中國3.66萬億日元(約合322億美元),其中包括優惠貸款3.3萬億日元(約合290.4億美元),無償援助超過1,575億日元(約合13.5億美元),技術援助超過1,840億日元(約合16.2億美元),涉及367項大型項目。

這些援助,不僅僅是資金,還包括大量的技術援助、設備和人才培養等等。很多人現在知道的著名的大型項目,包括北京國際機場2號航站樓、上海浦東機場、武漢天河機場、上海寶山活力發電廠、中日友好醫院、北京地鐵2號線等等。

但是,實際上日本援助的項目、甚至帶來的影響,還不止這些,比如,中國今天最大、最現代化的鋼鐵集團,是位於上海的寶鋼集團。這家企業的技術也來自於日本。

1978年10月22日至29日,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赴日參加《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約儀式。期間,他參觀了日本新日鐵、松下、日產汽車等公司,並乘坐了從東京到京都之間的新幹線。日本的高度發達給鄧小平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國不久,中共召開了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心將未來的發展重心「從階級鬥爭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由此開啟了改革開放之路。

鄧小平向日本政府提出,希望幫助建設一個世界一流的鋼鐵廠。於是中日合資的第一個項目,就設在了上海寶鋼鋼鐵廠,主要從日本新日鐵公司引進技術和設備。隨後,相關技術也被傳到了中國各地。1996年,中國粗鋼產量因此超越了日本。到了今天,世界前十大鋼鐵廠中,有一半是中國企業。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研究員、中小企業研究室副主任馬淑萍,這樣評價:「日本將其鋼鐵生產方式引入到了中國,不但讓中國企業的生產效率提高了,還帶來了當時最先進的經營理念,把中國整個鋼鐵行業的發展模式都改變了。」

而眾所周知,鋼鐵是現代經濟社會中所不可或缺的生產原料,也是衡量一國工業生產的重要指標,中共當年為了超英趕美,製造出了一個全民大煉鋼鐵的大躍進運動出來,甚至在中南海裡都建起了小高爐,但這場舉國的鬧劇不僅沒有大幅提高鋼產量、造出高品質的鋼鐵,反而造成了數以千萬人的飢荒餓殍。

不過,對於日本的援助,很長一段時間,中國大多數民眾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在官方媒體的宣傳中,幾乎取得的一切成就,都是因為黨領導人民打破帝國主義的封鎖,勤幹加苦幹,自力更生創造出來的。所以,當2018年10月,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訪華時宣布,日本將結束40年來的對華援助,很多中國人都震驚了,此時許多真相才浮出水面。

中共隱瞞40年

這個時候,很多中國人才第一次知道,日本一直是中國最大援助國,不僅幫助中國建立起了諸多的現代工業、港口、鐵路,而且也是中國建立現代城市污水處理、全國植樹造林和防止沙漠化的主要幫助者。

中國之所以能在2000年宣布消滅脊髓灰質炎,也得益於之前日本援助的專家、人才培養和器材。

2003年中國的SARS發生後,日本為全國367家疾病預防中心中的131家提供了貸款。教育方面,日本幫助中國近18.5%的高校完善了學校設施,實現了6000名教職員工的赴日進修,80年代,現任的中共總理李克強也曾經作為青年代表去過日本……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問題專家葛來儀(Bonnie S. Glaser)曾經表示,過去40年裡,日本對華援助對中國經濟轉型做出了「巨大貢獻」,但卻很少被承認。

當時,面對記者的提問,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承認了日本對華援助在中國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中發揮了積極作用,但同時強調「日本也從中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利益」。依然期待中國人相信改革開放的成就,根本上還是歸結於中共的「領導有方」。

而就在日本援華的真相掀起中國人感動的小高潮的時候,也有一些受官方支持的軍迷、五毛等,則繼續煽動中國人仇日,如稱「日本叫囂要停止對中國援助,理由讓人哭笑不得」,稱中國是靠自己的生產力發展完成經濟上跨越式的發展,而不是依靠任何國家的外力援助。還說,日本是擔心中國超越日本,而停止了對華援助。

中日關係巨變 改變原因究竟是什麼?

1月14日,《日經新聞》中文網的報導稱,日本政府的對華開放援助(ODA)將於今年3月,完全結束,目前只有兩名青年在中國從事日語教育。而且該日媒說,他們的記者想去採訪這些援助項目裡面的典型中日友好醫院和中日農業技術研究發展中心,「結果對方一直有所擔心,未接受採訪和參觀」。在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之際,這樣的結果有些讓人感到寂寥。

而且,我們知道,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裡,中日關係發生了巨變。日本走在了對抗中共的第一線,積極地和美國、澳大利亞、台灣、法國、英國等等進行合作,在軍事和高科技方面圍堵中共。日本和中共政權之間,如果某一天在台海、南海爆發戰爭,相信外界並不會感到奇怪。

當然,其中的主要原因,我們談過,是因為中共隨著經濟、科技和軍事實力日益增強,越來越不滿足於現狀,而試圖把中共的那一套輸出到世界,建立起中共版本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而日益緊張的中日關係,也必然會讓日本感到擔憂,中共若占領台灣,隨時可能對日本切斷能源、物資運輸的生命線。

而從更長的一段時間看,中日關係的惡化,並不是僅僅出現在釣魚島之爭導致的2012年的砸日本車、抵制日本貨等時期,而是更早。但是,在中共官方的宣傳中,中日關係巨變的原因一直是讓人無法清晰的。比如,為何日本援華停止,中日到底因何發生了衝突,導致今天的關係已經很難修復。這些謎團,一直困惑著很多想獨立思考的華人。我們今天來談一下。

毛澤東多次感謝日本侵華 放棄向日本索賠

其中的一個原因,在中共的邏輯中,是因為日本戰敗,對中國造成了傷害,所以必須道歉和補償,當然我們沒必要感謝你們,也沒必要讓國民知道。何況,中共宣傳中說的是,中國還免除了日本的戰爭賠償。

然而這不是歷史事實。一方面,二戰時期中共並未直接與日本作戰,而真正抵抗日本的是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軍隊。相反現在的歷史學家發現,中共還和當時的侵華日軍勾結,才最終奪取了政權,所以,毛澤東才多次感謝日本侵華(僅中共出版的書中就有多達6次提到毛在不同場合感謝來訪的日本人),這也是中共放棄日本賠償的一個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中國放棄向日本索賠的決定,首先是在蔣介石「以德報怨」的立場下由中華民國率先做出的。根據1952年4月28日簽署的《日本國與中華民國之間的和平條約》,中華民國自動放棄賠償要求。

而中共,則是在與前蘇聯交惡、毛澤東決定廣交朋友對付蘇聯的背景下,放棄向日本索賠的。1972年9月29日,中日簽署《中日聯合聲明》,中共決定「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

中共和日本政府之間有著根本的價值衝突

那麼,為何中共後來還和日本交惡呢?官方宣傳中,是因為日本在釣魚島和中國發生了領土糾紛,以及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

然而,這也不是事實,至少不是全部事實。

2009年,美國的布魯金斯學會發表了一份報告,《1995—2006年間中日緊張局勢:產生原因及緩和對策》,學者卜睿哲(Richard Bush)談到,1995年後的十年間中日關係急劇惡化,內在原因,他列出了七個,除了釣魚島、東海石油開採權之爭,靖國神社問題,還有:

一、中共認為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的台灣領導人所採取的政策,對中國的根本利益是一種挑戰。
二、日本既擔心它可能會因為站在美國一邊而被迫捲入台灣衝突,又擔心由於中國統一台灣而對該國通往中東地區的能源生命線造成威脅。
三、朝鮮核問題六方會談中,在如何對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被劫持到平壤的日本公民做出交代,以及中國應該對金正日政權施加何種程度經濟壓力的問題上,中日兩國存在分歧。
四、中共極力反對日本成為安全理事會永久成員國。

也就是說,這裡面很重要的是因為中共和日本政府之間有著根本的價值衝突,中共對同樣採取民主體制的日本、以及對台灣的支持非常不滿,也對日本遏制其社會主義小兄弟朝鮮作惡非常不滿。

中共曾經兩次公開聲稱釣魚島是日本領土

至於領土問題,我認為這是中共為了轉移國內視線,和對日本表達不滿,藉以發生衝突的一個藉口,因為中共建政之後,對俄羅斯、朝鮮、越南、印度等等割讓出去的領土,高達數百萬平方公里。而釣魚島作為彈丸之地,實際上中共並不放在眼裡。

甚至作為釣魚島本身,中共為了反美,還曾經兩次公開聲稱那是日本領土。

1953年1月8日,喉舌《人民日報》發表《琉球群島人民反對美國占領的鬥爭》,文中把釣魚島稱為日本定名的「尖閣諸島」。稱:「琉球群島散布在我國台灣東北和日本九州島西南之間的海面上,包括尖閣諸島、先島諸島、沖繩諸島、大島諸島等七組島嶼。」

1958年3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無恥的捏造》,再次稱:周恩來早在1951年8月15日的「關於美英對日和約草案及舊金山會議的聲明」中就曾表示:包括琉球群島和小笠原群島等在內的「這些島嶼,在過去的任何國際協定中,均未稱被規定脫離過日本」。

與日反目成仇 中共難逃其咎

所以,與日反目成仇,中共難逃其咎。日本學者,亞洲文化、歷史和政治研究所所長溝口墨道(Bokudo Mizoguchi)說,「中共政府不告訴國民日本為中國發展所做的貢獻,對此我感到非常遺憾,我對共產黨的謊言感到氣憤,日本政府和人民一直在幫助將我們視為敵人的人。」「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中共一切宣傳都是假的,它的政權是謊言築建的,而日本有宗教,也有自由,所以中共永遠將我們視為敵人。」

「只要中共存在,這就是一個永遠也解不開的結。」

當然,直到今天,我們依然看到,中共黨媒時不時宣傳抵制日貨。不過,正如我們前面說到的,中國很多城市的水廠、污水處理,都是日本幫助建設的。另外,中國人喜愛的東北大米,實際上也是日本大米。中國媒體曾經報導過,鴉片戰爭後,清政府為了增加收入,允許一些朝鮮農民來東北種植水稻。但是,一直不太成功。直到1875年,遼寧省桓仁縣的一位金姓朝鮮移民才用朝鮮粳稻試種成功,但那個種稻種在東北氣候寒冷、無霜期短的條件下,產量極低。直到20世紀初,朝鮮移民帶來了日本北海道的「赤毛」稻種,東北水稻種植歷史才真正開始。

所以,如果尊重歷史,按照中共的指揮棒去抵制這個抵制那個,連吃喝可能都會成為問題。何況在全球化的今天,日本諸多高科技也是中國自己根本不能生產的。比如,現代社會的命脈芯片生產中,有一種超級絕緣材料ABF,在IC封裝中不可或缺,這個產品就是日本一家叫味之素的原來生產味精的企業發明的,至今控制著全球90%的市場份額,2021年還因為它缺貨,造成了全球芯片荒。

所以還是那句話,當我們真正了解歷史、了解真相的時候,需要抵制的不是中共叫嚷的日本、美國、法國、挪威、立陶宛等國家的什麼貨物,真正需要抵制的是那些傻乎乎叫喊的「蠢貨」,以及背後指揮的中共。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