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激戰《水門橋》?又一虛構歷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1日訊】朋友們好,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今天是1月31日(星期一),也是新年的除夕,先在這裡恭祝各位朋友金虎送福、瑞虎呈祥,財星高照、闔家安康!

今天焦點:《長津湖》續集《水門橋》狂搶票房,賀歲背後又是一段廉價虛構的歷史;解密文件曝美軍撤退真相;最後一個「冰雕連」是如何被塑造出來的?

過去的這個週末,幾乎整個大陸網絡都在關注徐州豐縣那位被拔掉了牙齒、用鐵鏈鎖喉囚禁在土屋內還生了8個孩子的母親,但相關的信息現在已經被全網屏蔽了。原因我想大家都不難猜,因為馬上過年了,中共不能讓這個慘絕人寰的黑暗故事影響了欣欣向榮的社會主義新風貌,所以不但當事人迅即被送進了精神病院人身消失,所有網友的呼聲也都悉數被鎖喉、捂嘴了。

與此同時,官方開始開足馬力宣傳所謂的賀歲檔主旋律大片,一定要營造出讓大眾在電影院裡為虛構的苦難淚雨紛飛的大場面,而絕不能讓大眾為生活中真實的苦難哪怕多說一句話或留下一滴淚。

這部賀歲大片當然就是即將在大年初一公映的電影《長津湖》的續集影片:《水門橋》。

【《水門橋》狂搶票房】

關於長津湖戰役中「三炸水門橋」的故事,我在去年11月1日的節目中曾經有過涉足,當時只是和朋友們簡要地討論了水門橋三次被炸毀又三次被美軍迅速修復的全過程,並沒有談得太多。

視頻做完後當時就有朋友留言建議,說能否對水門橋這段歷史單獨做一期節目,這樣方便大家有個相對完整的了解。我覺得這個建議很好,因此自己也對長津湖戰役及水門橋做了更深入一點的了解,剛好明天電影《水門橋》也要公映了,並且已經成為賀歲的焦點,各大影院都被強制排片,電影未開演,預售票房已經超過一個億,很是熱鬧。

我想就不妨利用這個機會也來湊湊熱鬧,再來說說水門橋這段歷史。

我們都知道一個常識,就是電影本身是藝術創作的結果,所以電影情節是允許虛構的。但對一些反映重大歷史事件的電影來說,虛構必須有一定的限度,就是說電影人物或某些情節可以虛構,但基本的歷史事實不能虛構。

就像拍一場歷史上真實發生的戰疫,故事情節可以虛構,但你不能把這場戰疫的勝敗結局都顛倒過來,明明自己是失敗方,你拍成了自己是勝利方,或者一件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你虛構拍出來然後說這是歷史,這就超越了藝術創作的範疇,成為一種造假宣傳了對吧。

【解密文件曝美軍撤退之謎】

首先我們要說清一個關於水門橋、包括整個長津湖戰疫在內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背景概念,就是,就是中共官方一直都聲稱是中共軍隊以極為落後的武器裝備擊敗了武裝到牙齒的美軍,在第二次戰役中將美帝趕回了38線以南,這是共軍的偉大勝利等等。

但中共一直都沒怎麼提到的是,自從1950年11月25日共軍在東西兩線發起第二次戰役,尤其在東線發動長津湖戰役後,美軍在並未遭受任何重大傷亡、主力保存完整的情況下,迅速脫離與中共的接觸而向南撤退。

在1950年整個12月,西線戰場基本沒有發生大的戰鬥,美軍未做任何反攻或防守,直接放棄了平壤、海州、鎮南浦等戰略要地,一直撤退到了38線以南,共軍幾乎是一槍未放就從清川江一路抵達了38線。

而在東線發生的就是舉世矚目的長津湖戰役,美陸戰一師在激戰中擺脫了共軍的圍堵,攜帶數千難民全身而退,而且在明知9兵團已被打殘幾乎完全喪失戰鬥力的情況下,依然未做任何反攻部署,一路撤到了興南港海邊登上軍艦撤到了35線附近的韓國釜山。東線的共軍也因此未經任何戰鬥就占領了元山、咸興等戰略要地。美軍整個撤退,一口氣南撤了300公里,幾乎是拱手讓出了整個北朝鮮。

這個現象一直都是韓戰軍事史上一個爭議極大的謎團,連美國自己的媒體都質疑這是珍珠港事件以來的最大軍事災難,自然也一直被蘇中朝等國家渲染為美軍紙老虎不堪一擊的偉大勝利等等。

直到上世紀80年代,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一份名為NSC-81/1的政府文件被解密,這個謎團的答案才首次被披露於世,只是因為多年來中蘇的宣傳已經成為大眾固定認知,所以這份文件的內容仍然少有人知。

這份NSC-81/1文件於1950年9月仁川登陸的前夕制定,由美國國務院和軍方多次討論後,交由總統杜魯門於9月11日簽字形成正式文件。文件長達10頁,其中涉及中國的內容主要集中在第15條,包含了以下4點關鍵內容:

1. 麥克阿瑟可以在必要時越過38線作戰,但必須是蘇聯或中共軍隊沒有大規模入朝或宣布派兵的前提下。

2. 在蘇朝或中朝邊境只能使用韓國軍隊而不能使用美軍或其它外國軍隊。

3. 如果發現蘇軍或共軍大規模入朝,麥克阿瑟不得在38線以北進行地面作戰,而應將部隊撤回38線以南(海空行動除外)。

4. 如果蘇中入侵38線以南作戰,麥克阿瑟應儘可能守住防線並上報華盛頓,但不得擅自採取使局勢進一步惡化的行動。

這幾點內容說明麥克阿瑟是明顯被戴上了「緊箍咒」在打仗,而這個緊箍咒的核心,就是美國政府在當時不想冒著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的風險,在朝鮮境內與中共或蘇聯的軍隊全面開戰。

這也很好地解釋了美軍為何沒有任何反擊也沒有堅守,在發現共軍大規模入朝作戰後即迅速脫離,麥克阿瑟也在12月3日公開宣布完全撤出北朝鮮。但當共軍越過38線宣稱要把美韓軍隊趕下大海時,我們看到美軍立即又變得寸土必爭、毫不相讓。這其實基本上就是按照這份文件的戰略在執行的。

這份官方文件的下載鏈接,我已經貼在了本期節目文字介紹之中,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下載查看。

【水門橋之戰:一場從未發生過的戰鬥】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再回頭看看長津湖戰役和水門橋,就會知道,中共極盡誇張地利用電影來渲染中共軍人在戰爭中遭受的巨大的苦難,其目的不過是要藉此轉移大眾對苦難的正義性進行追索拷問的注意力罷了。

《水門橋》這部電影我還沒看,但從此前官方公布的預告片及部分官方報導披露的少許信息中,我們可以看到這部電影應該涉及到了兩個非常關鍵的焦點,這就是所謂的水門橋之戰與水門橋的冰雕連。

為什麼我們說是「所謂的水門橋之戰」?在預告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導演將炸毀水門橋拍成了一場中美兩軍圍繞水門橋控制權殊死爭奪、激烈攻防的戰鬥;拍成了僅有輕武器的共軍如何面對天上有飛機,橋上有坦克的強大美軍,依然以弱勝強,一次又一次突破美軍強大的火力網三次成功炸毀水門橋的超燃勵志故事。

這些畫面傳達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美軍不是靠著有強大的工程修復能力,共軍原本是可以在水門橋就地讓美軍全軍覆沒、插翅難飛的。

但實際上,儘管水門橋三次被共軍炸毀又三次被美軍迅速修復,一個很少有人注意到的真相是:中美雙方在水門橋並未爆發任何激烈的戰鬥。

中美激戰水門橋的說法,現在能夠查到的最早出處是中央電視台電影頻道在2011年6月播放紀錄片《冰血長津湖》。該片採訪了兩個志願軍老兵,一個是172團6連指導員徐邦禮,他聲稱美軍在水門橋部署了40輛坦克進行守衛。另一個是27軍240團7連連長姜慶雲,他聲稱第三次炸橋時與美軍爆發了激戰。

但極為奇怪的一件事情是,在更早一點的中共官方權威原始檔案中,包括最原始權威的檔案《20軍長津湖陣中日記》、《20軍咸鏡南道戰役初步總結》;還有官方稍後出版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第二十軍抗美援朝戰爭戰史》,以及更後面一點出版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0集團軍軍史》和《百旅之傑——20軍史話》這系列官方權威資料中,沒有提到水門橋戰鬥一個字。

而且不但中方史料沒有水門橋之戰的記載,美方也沒有。不但沒有,在下面這張由美軍中尉約瑟夫‧羅傑斯在11月30日炸橋之前拍攝的照片說明中,特意提到說,雖然中國軍人在12月5日破壞了橋,但道路依然保持暢通,而且這座橋從未被任何單位保護過。

不但如此,在美軍修復水門橋的整個架橋作業,以及隨後通宵進行的緩慢過橋撤離行動中,美軍始終沒有受到任何中共軍隊的干擾。這說明共軍要麼在當時並未真正意識到這座橋的重要性,要麼已經無力發起任何攻擊。因為當時的共軍是受命對整個黃草嶺一帶的路橋進行破壞,美方軍史明文記載的至少就有4座橋,水門橋只是因為破壞嚴重,被迫首開紀錄空投修橋構件才成為焦點。

【「激戰水門橋」是如何杜撰出來的?】

在美軍的資料中甚至都不叫水門橋,而是叫做Funchilin Pass(芬奇林通道),在這個地方美軍與共軍只有過非常短暫的小規模的交火。美軍戰史記載,陸7團1營營長索耶少校的報告記錄顯示,B、C兩個連曾經在水門橋附近的高處的掩體裡發現了近50名中共士兵,他們大部分人還活著,但全都被嚴重凍僵,只有眼睛能夠轉動。為了解除他們手中的武器,美軍甚至不得不把他們的手指生生掰開。

為什麼美軍把水門橋叫做「芬奇林通道」呢?關鍵就在於,我們說的水門橋,其實並不是一般意義上懸空架在河流湖泊上空的那種橋,而只是一座廢棄的水電站發電機房下方洩洪道的壩頂而已。

這個地方處於非常陡峭的山地之中,道路非常狹窄,基本上一輛坦克就占滿道路。如果按照央視紀錄片老兵徐邦禮的說法,美軍部署了40輛坦克守橋,它們只有一種部署方法,就是沿著狹窄道路挨個一字排開,只要有一輛被摧毀或失去動力,整條通道就將被堵死,讓整支部隊動彈不得。

而且坦克的炮塔是有射擊角度限制的,在那樣的坡度,坦克根本沒法衝著山下開火去擊中任何目標。我相信任何稍有常識的軍官,都不可能做出這樣弱智的部署。

所以已經九旬高齡的徐邦禮在回憶中張冠李戴應該是出現這種低級謬誤的最大可能。

至於27軍的姜慶雲宣稱的所謂第三次炸橋激戰美軍的說法,早已被大陸此前的報導拆穿。因為根據中共自己的軍史記載,12月9日,也就是水門橋剛被第三次修復,美軍正在大搖大擺安全通過的時候,整個27軍餘部受命追擊的路線是社倉里以北小路,壓根就沒走古土里黃草嶺大路,離水門橋遠著吶。姜慶雲所說的痛打美軍紙老虎的戰鬥,只可能在穿越的狀態下發生。

【激戰1081高地:「冰雕連」真相是什麼?】

在水門橋地區,真正爆發了中美激戰的地方並不在水門橋,而是在水門橋附近的1081高地。這個高地不但可以俯瞰水門橋,而且其火力範圍可以居高臨下扼守大致呈U形的3至4公里長的狹窄盤山公路段。

此處高地山坡陡峭,山脊尖銳,山脊線狹窄處只容兩人站立,只有到山頂才有一些開闊地,易守難攻。

1081高地爭奪戰中美雙方戰史均有詳細記載,其基本態勢與中共完全虛構出來的水門橋之戰相反,是共軍據守高地,美軍為保大部隊安全不得不發動強攻奪取這個關鍵的制高點。而戰鬥結果是500多中共守軍全軍覆沒,美軍在付出了8人陣亡,24人戰傷,約75人凍傷的代價後,完整奪取了該陣地。

如此慘敗的一場戰鬥,為什麼中共官方也詳細記載呢?原因只有一個:1081爭奪戰是中共大肆宣傳的三個「冰雕連」中的一個,言下多少有點此乃「天亡我,非戰之罪也」的意思。

在大陸網絡流傳的文章中,對長津湖戰場上整個連隊被成建制凍死的「冰雕連」的說法,普遍認為有3個,分別是60師180團1營2連、59師177團2營6連、80師242團2營5連。

其中第一個180團1營2連就是駐守1081高地的部隊,隸屬20軍,這也是中共官方唯一一個在公開出版的戰史書籍中正式承認的冰雕連。1999年出版的《百旅之傑:20軍史話》一書中是這樣記載的,說美軍爬上高地的時候,共軍沒有還擊,結果在第二天打掃戰場時才發現180團2連全部凍死在陣地上,還一個個手握槍枝保持戰鬥姿勢。

這就存在大問題:如果打掃戰場的是美軍,那麼冰雕連的說法只能來自美軍的記載,但美軍軍史從未有過這樣的記載。如果打掃戰場的是共軍,那麼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為美軍攻占高地後一直據守此處直到大部隊順利通過,共軍根本不可能在第二天可以悠哉搖哉地去打掃戰場。

而且就在中共更早一點,在1996年出版的《陸軍第二十集團軍軍史》一書第108頁中的記載都是有所不同的,這裡記載的是2連「全員陣亡或凍死在陣地上」,這與一槍未發全建制凍成冰雕完全是兩回事。

這個記載,與20軍司令部早在1953年1月做出的「咸鏡南道戰役初步總結」的記錄是一致的,都是說經過激烈戰鬥而全員陣亡,根本就沒有提到全員凍死的冰雕連的說法。

我們都知道,美軍是從12月8日上午開始進攻1081高地的,陸戰一師一團一營的A連於12月9日下午3點攻占了1081高地主峰。其中8號當晚的確有嚴寒天氣,導致了部分共軍被凍死凍傷,重創了共軍實力。但根據A連連長巴羅上尉事後接受採訪的回憶記錄,9號美軍一直到最後攻占高地的時候,都與共軍有激烈交戰,甚至還一度遭遇了共軍的反衝鋒。

他的說法也是一樣,說攻占高地的時候沒有抓到俘虜,共軍全部陣亡及凍死在陣地上,臉大都呈藍黑色,最後清點發現了530具屍體。

1081高地失守使得共軍基本上失去了最後一個可以攔截美軍撤退的關鍵據點,20軍軍史記載中公開承認,60師傷亡慘重,彈盡糧絕,已經無力出擊。

所以,這個話題聊到這裡,我想大家應該看清楚了,至少在1081高地這裡,有部分士兵被凍死是正常的,但所謂一槍未發的「冰雕連」是不存在的。這個說法應該是後期隨著宣傳的需要而被文宣部門的人員發揮想像創作出來的。

至於說另外的兩個冰雕連是否真實存在,就我個人的看法恐怕也是存疑的,我們爭取在以後的時間找機會來和朋友們討論。

【《沉默呼聲》展現真正勇氣】

現在回顧這段歷史,我們都看到其一直被中共官方渲染為志願軍以承受了巨大苦難和犧牲換來了今天中國人民的美好生活。但這是一個巨大的謊言。作為朝鮮金家侵略軍的同盟,中共軍隊無論遭受了多大的苦難,都不具有任何的正義性或道德感召力。

相反,儘管從個體角度看,很多中共軍人因為受矇騙成為炮灰,經受了巨大的痛苦從而值得同情,但中共直到今天都還在把欺騙他們的成果、把他們的痛苦作為軍國主義式的、鼓吹以無條件的流血死亡來表達對黨魁效忠,也作為獻祭犧牲品的工具。

在我們開頭提到的徐州鐵鏈八孩母親的這條新聞中,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殘忍的故事幾乎在瞬間撕開了中共這種打雞血宣傳的遮羞布,露出了很多人難以接受的真相:所謂志願軍入朝參戰給中國人換來的生活,就是這樣一種無法直視的生活,是這樣的一個讓人從骨子裡感受到用盡語言都難以表達的那種殘酷與恐怖的社會現實。

這絕對不是個別的例子。我在前兩天同樣觀看了一部華人導演拍攝的電影,同樣講述的是一個關於正義與邪惡,勇氣與恐怖的故事,名叫《沉默呼聲》。我是在看到蓬佩奧發推,說他與老同事余茂春一起去看了這部電影,非常受感動,然後他說:「這部電影讓優秀的中國人不再沉默,去看看吧。」

我看了,非常認同蓬佩奧的感受。與《長津湖》或《水門橋》用堪稱血腥的畫面來刺激、挑動觀眾打雞血般的狂熱情緒相比,這部電影用平和的鏡頭語言,讓人看到了善與惡之間近乎極致的對比,那才是真正打動我們內心深處的東西。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