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求是》刊習近平講話成官場現形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31日,中共《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2021年9月1日在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上的講話,主動披露不少黨內的腐敗官僚主義問題。這篇文章選在虎年前夕發表,大概在警告各級官員不要在過年期間大肆行賄受賄,應該也再次藉機敲打反對派不要試圖私下搞什麼勾當;然而,文章中描述的種種問題,卻活脫脫成了一部現代版的中共官場現形記。

缺失了信念的中共官員對誰忠誠?

《求是》刊登的習近平講話題目為《努力成為可堪大用能擔重任的棟梁之才》。文章開篇就提出了「信念堅定、對黨忠誠」的要求,並稱「有相當數量的黨員、幹部丟掉了共産黨人的理想信念,只講功利不講理想、只講私慾不講信仰了」。

文章毫不避諱地承認了事實,儼然是中共官場的真實寫照。文章稱,「理想信念,就是馬克思主義信仰、共産主義遠大理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一旦丟了自己的理想信念」,「難逃失敗的命運」。

中共從上到下,還有哪一個人真相信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中共權貴們不過在試圖保黨、保紅色江山,盡可能地延續自己的特權,維繫對中國老百姓的統治和奴役。最終的命運他們自己也清楚,早晚「難逃失敗的命運」,兩年來中共政權的確迅速走向衰敗,再難逆轉。

中共高層高喊「理想」、「忠誠」,應該也知道沒人真信。習近平講話中稱,沒有「理想信念」,「關鍵時刻就會私心雜念叢生,甚至臨陣脫逃」。

這應該準確反映了當前各級官員的真實心態,他們估計個個都在私下安排後路。習近平還說,「一些黨員、幹部精神空虛、意志消沉、心為物役,信奉金錢至上、名利至上、享樂至上」,把「權力作為謀取私利的手段,墮入腐敗深淵」。習近平講話還稱,有的「幹部只願意待在『北上廣』,不願意到『新西蘭』」,「拈輕怕重、挑肥揀瘦、患得患失、討價還價」。

這些話把中共官場的現狀描繪得淋漓盡致,中共官員從未真正「忠誠」於黨,他們只對金錢真正「忠誠」。

中共歷史上誰又真「忠誠」?

習近平講話稱,「從黨的百年歷史看」,「不少人在艱苦條件和殘酷鬥爭中動搖甚至背叛了自己的理想信仰」;並舉例稱,參加「一大的13人中,王盡美、李漢俊、鄧恩銘、何叔衡、陳潭秋5人犧牲,有人脫黨,也有陳公博、周佛海、張國燾3人變節叛黨」。

文章沒有詳細描述中共一大代表的結局,也沒敢捅破真相。

被稱為5人犧牲之一的王盡美,1925年病逝,也被算成了犧牲。

第二人的李漢俊,1921年中共一大在他位於租界的家中召開,因警察搜捕,被迫轉到了浙江嘉興南湖的一艘船上。李漢俊1922年就脫黨,1924年被中共開除黨籍,後來在國民黨政府任職,但仍被處決,也被中共算作了犧牲。

第三人的鄧恩銘,1931年在濟南被處決。

第四人的何叔衡,在中共根據地被圍剿後,1935年在福建被包圍,跳崖身死。

第五人的陳潭秋,1942年在新疆被處決。

文章所列的中共一大代表5人犧牲,實際只有3人。文章提到3人「變節叛黨」,包括陳公博、周佛海、張國燾,實際還有另外4人沒提。

李達,1923年自動脫黨,得以倖存;1949年中共奪權後,又重新加入;但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並被開除黨籍。

劉仁靜,1929年因支持托派被開除黨籍,之後曾在國民政府任職;1949年中共奪權後,劉仁靜向中共承認錯誤,但被認為沒有完全悔悟;1967年劉仁靜在文革中被關入秦城監獄,1978年被釋放,1987年車禍身亡。

包惠僧,1927年脫黨,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49年中共建政後,從澳門來到北京;1979年病逝在北京。

第4個就是被中共算作犧牲的李漢俊,1922年就脫黨,1924年被中共開除黨籍,後來在國民黨政府任職,還是被處決。

中共一大的13個代表中,7人曾脫黨或被開除黨籍,2人被處決,1人跳崖,1人病逝,真正堅持到1949年奪權的只有毛澤東和董必武,當時毛已經坐上了頭把交椅,董必武主管財政大權。《求是》文章搬出中共一大的例子,實在沒法詮釋「對黨忠誠」。

中共僅稱一大有13名代表,卻迴避了另2位參會者,即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處代表尼克爾斯基。這兩個洋人才是中共的真正創始人,也是最初真正的領導人和出錢的人,中共不敢提,是怕洩露了賣國賊的出身。

習近平講話稱,「對黨忠誠」的檢驗標準,是「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嚴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按照這樣的說法,「對黨忠誠」實際成了對某個領導人的「忠誠」,或對某個派系的「忠誠」,與所謂的「理想信念」沒啥關係。

從上至下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求是》文章還搬出了毛的「實事求是」,並稱「我們所犯的錯誤,研究其發生的原因,都是由於我們離開了當時當地的實際情況,主觀地決定自己的工作方針」。

類似的話已經很少被提及,因為中共各級官員早就學會了欺上瞞下,即便拿「實事求是」當擺設都覺得太刺耳了。

習近平說,「要眼睛向下、腳步向下,經常撲下身子、沉到一線,近的遠的都要去」,「不能搞作秀式調研、盆景式調研、蜻蜓點水式調研」,「這就是嚴重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這樣的說法應該很難令下級官員們真正信服。中國連續兩年的大水災,中共高層從未及時親臨抗災一線,卻要求各級官員「靠前指揮」,鄭州水災事故和瞞報絕非偶然,實際是中共「官僚主義」的必然結果。中共的極端防疫措施,與「實事求是」更相去甚遠。

習近平還說,「好的差的都要看,幹部群眾表揚和批評都要聽」,「能聽到不同聲音不是壞事,經過多次『否定之否定』的過程,進行的思考、作出的決策才能符合實際」。

這些話恐怕也難服眾。至少過去的兩年裡,中共高層內外失策,但還要高唱讚歌,誰敢「批評」或「否定」?講話中還以「扶貧」做為「實事求是」例子,但中共內部都知道,所謂的「脫貧」始終就是一場騙局。

正所謂上行下效。習近平講話批評「那些見風使舵、處事圓滑的人,那些掩蓋矛盾、粉飾太平的人,那些花拳繡腿、不幹實事的人,那些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的人」;但這些人都是中共高層選拔出來的,自然也都模仿中共高層的做法。

習近平講話還稱,「誇誇其談、不幹實事的人也很多」;比如,「有的唱功好、做功差,工作落實在口號上,決心停留在嘴巴上;有的擺花架子、做表面文章,應景造勢、敷衍應付;有的消極懈怠、得過且過,上面推一推才動一動,不推就不作為;更有的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甚至欺上瞞下、弄虛作假」。

這一段話可謂生動繪製出了中共官員日常工作百般糊弄的圖畫。習近平還說,「今年以來,一些地方在疫情防控、抗擊自然災害、生態環境保護、安全生産等方面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核查下來,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一些幹部作風不務實、工作不扎實、責任不落實」。

這應該才是中共抗疫、抗災工作的真實總結。

不能「團結」就「鬥爭」?

習近平講話稱,「一些幹部錯誤理解『和為貴』,一味講『寬容』、講『和氣』,當老好人,對政治原則問題含含糊糊,對大是大非問題做『開明紳士』」;「還有的八面玲瓏、左右逢源,説話辦事看來頭、看風向,隨波漂,隨風倒」。

這些話等於在警告各級官員,要趕快鮮明站隊,不要試圖騎牆。習近平還說,「黨歷來提倡團結」,但「不是無原則的一團和氣」;要「講原則,就要講鬥爭」;「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能含糊、決不能退讓」;「二者不能統一時我們要毫不猶豫堅持原則」;「鬥爭無時不在、無處不有」;「總想過太平日子、不想鬥爭是不切實際的」。

按照這一連串的邏輯,凡是沒法「團結」的,就會被「鬥爭」。二十大之前,中共官員們恐怕都要認真表態,想留在模糊的中間地帶恐怕行不通。

習近平講話再次強調「嚴守規矩、不逾底線」,「首先要有敬畏心」;並稱十八大以來雖然反腐「零容忍」,「但仍有一些幹部我行我素、頂風違紀」,「有的人幹了那麼多駭人聽聞的事,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不知敬畏!」

習近平還說,「對個人的名譽、地位、利益要看得淡、放得下,不能搞『千裡來當官,只為吃和穿』那一套」,「一些年輕幹部『前腳剛踏上仕途,後腳就走入歧途』」。

當前的「鬥爭」,恐怕遠不止「名譽、地位、利益」、「吃和穿」這麼簡單,中共內部「鬥爭」歷來都關乎生死。習近平的講話深刻描繪了一部最骯髒、最醜陋、最你死我活的官場現形記。

《求是》雜誌註明,這只是習近平講話的主要部分,不能公開的部分恐怕更加醜陋。中共黨媒主動披露如此醜陋的中共官場,不但老百姓會義憤填膺,上天也遲早會降罪,中共垮台的日子大概不遠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