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從俄烏危機看台海危機(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年開始,最令人關注的國際大事,就是俄羅斯有可能發起的對於烏克蘭的入侵。此事一旦成真,將是21世紀最可能引發全球動盪的軍事衝突。因為很明顯,普京年事已高,給自己確立歷史定位的心態路人皆知,他的野心絕不可能只是吞併烏克蘭。一旦烏克蘭被占領,北約和西方國家都可能被迫捲入與俄羅斯的戰爭,世界大戰的夢魘再次出現並非完全不可能。

我們當然期待衝突各方能夠斡旋成功,讓戰事不會發生。但從另一個角度看,目前圍繞俄烏危機呈現出來的一些事態發展,我認為可以對於全球關注的另一個熱點 — 台海危機 — 提供一些參考依據,尤其值得台灣人密切觀察。

舉例而言,1月28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發表講話,淡化俄方的威脅,並指英美兩國自基輔撤出非必要外交人員是「錯的」,還抱怨炒作戰爭引發恐慌;又稱媒體炒作新聞正導致金融界的恐慌,傷害烏克蘭人民的「錢包」與耗盡烏國黃金儲備與外匯。他說:「這是心理作用,他們想裝作他們在那裡,他們正試圖增加心理壓力」。外界是炒作嗎?當然不是,入侵的可能性的確存在,而且不小。但是我認為,烏克蘭總統的擔心是有道理的,也值得觀察者思考。

我們知道,戰爭有不同形態和不同階段,軍事入侵肯定是最後的一個階段。但雙方對陣,最早開始的,往往是心理戰。換句話說,就是先給對方製造恐慌氣氛,藉此搞亂對方的經濟,在對方已經人心大亂的時候,再一鼓作氣進行武力攻擊,甚至不需要武力進攻就可以換得所需的條件。這樣一套戰略,是俄羅斯目前正在針對烏克蘭採取的做法,未來中共對台灣也很有可能採取這種做法。在未來的台海危機中,中共勢必通過更加直接、更具有威脅性的手段,先進行心理戰,先讓台灣人心大亂,經濟崩盤,希望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台灣在軍事抵抗之前,必須先做好面對這樣的心理作戰的準備。這是台灣可以從俄烏危機中,學到的經驗教訓之一。

其二,要怎麼判斷戰爭是否真的會爆發,是外界都關注的事情。根據路透社1月29日報道,3名美國官員透露,俄羅斯除了在邊境增兵,也將傷患用血漿運往前線,疑似是為進攻做足準備。報道稱,前任和現任美國官員都認為,血漿等醫療物資供應,是確定莫斯科是否準備入侵烏克蘭的重要指標。我認為,這一點也很值得台灣方面參考。

我相信,台灣的情報部門和軍隊以及國安部門,對於中共是否真的要動手一定有評估的標準,基本上也是可以信賴的評估標準。所以是否真的要動武,還是要看台灣政府是否正式發出警報。但畢竟中共跟俄羅斯不同,中共是否真的準備對台灣動武一定也會有一些「具有中國特色」的跡象可循。有評論者曾經提到,如果中共當局開始布局,偷偷地大規模撤回在西方國家的權貴子弟、親屬和財產,就很有可能是中共準備真的動手的一個判斷標準。此外,從心理戰的角度講,中共應當會在發動進攻之前,對台灣和西方國家提出警告,這個警告的措辭和發表的形式也是一個重要的指標,需要外界早點做出分析,隨時觀察中共方面的發言。總之,密切觀察中共相關部署的細節,細節到觀察是否向前線運送血漿的程度,也是台灣應當從俄烏危機中學到的經驗教訓。

其他還有一些可以參考的面向,我們下次再跟大家討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