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冬奧會前 楊偉東喊話奧委會:勿做幫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04日訊】前中共國家體操隊隊醫薛蔭嫻和兒子楊偉東,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揭露中共強迫運動員服用興奮劑等問題。在北京冬奧會來臨之際,楊偉東在德國接受了我們的採訪,並向國際奧委會喊話:不要做中共幫凶。
北京冬奧會將從2月4號開始舉行。

楊偉東將母親薛蔭嫻的工作日誌整理成書,並定名爲《中國毒品》,並準備在近期出版。

獨立藝術家楊偉東:「 這本書有上、中、下三冊,中冊就是寫的中國體操隊這裡邊是如何使用興奮劑的,有多少人在使用,吃了興奮劑以後出現這種傷病到底是什麼? 其實你到現在為止,使用興奮劑在整個中國體育界是一個公開的祕密。只不過就是說,你外人進入(調查)的話,人家都沉默不說話了。」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運動員,在國際賽事中被查出使用興奮劑,而受到處罰。

薛蔭嫻曾向媒體表示,1980、90年代,超過1萬名的中國國家隊運動員,被系統性地強制使用興奮劑。他們所贏得的每一枚金、銀、銅獎牌,都被興奮劑玷污。

作為運動醫學專家,薛蔭嫻深知興奮劑對人體的傷害,她拒絕隨從中共這股大流。

楊偉東:「從1978年10月11號,他們有一個全體的醫務人員的會議,當時國家體委的副主任陳先,倡導使用興奮劑的。從那天開始,我母親就開始牴觸他們的提議。」

楊偉東說,自家親戚有個小孩,12歲開始練習游泳,成績很好,被選到安徽省合肥市,天天吃興奮劑。後來國家隊看上這孩子,準備測驗時,孩子卻被合肥隊開除了。

楊偉東:「(吃興奮劑後)這病沒有爆發之前,就把他給開除掉了。但他回到家裡以後,就出現有輕微的抑鬱症,後來結婚又不能生育,不能生育以後就離婚,現在就神經病了。」

楊偉東披露,當時國家隊還請了一幫所謂的「按摩技師」。只要有力氣,掃地工人、食堂大嬸都可以來做。而這些人連正式的護理學校都沒上過。

楊偉東:「如果醫生抵制興奮劑,這幫按摩員,他的權力跟醫生是一樣的,就通過他們的手就把這些藥給發下去。到了2000年的時候,這些醫生年紀也大了,按摩技師全部沒有經過任何考核,就變成醫師了。就等於說第二次又收買了他們。這就是他們現在閉嘴的一個最主要原因。」

薛蔭嫻全家因此受到中共打壓,丈夫去世,兒子一度被捕,薛蔭嫻身患重病卻無法就醫。2017年,她攜帶68本工作日誌逃往德國。但中共仍騷擾不斷。

楊偉東:「在東京奧運會前,我母親的親弟弟在山東濟南,剛下手術台,等於說剛剛能睜開眼說兩句話,我不知道是山東省的國安還是北京的國安,讓我小舅給我媽打電話,就讓我媽回來!最後這小舅也就是一個星期左右,就去世了。」

常有中共五毛對楊偉東說,全世界都在吃興奮劑。但楊偉東說,國外和中國的運動員吃興奮劑,本質不同。

楊偉東:「(國外)吃呢是自己吃,可能有教練的因素,也有可能是運動員跟醫生,就是一個個體事件。(中國)你這個運動員就是一個國家體制(造成的),在國家隊吃。」

在楊偉東看來,中共辦奧運,味道全變了。現在多國政府抵制北京冬奧,就是因為中共迫害人權。

楊偉東:「國際體育界之內大家都在談論這個話題。你不能為了這點蠅頭小利,去做中共的幫凶。我這個話不光要說給中國人,也要說給奧林匹克(委員會),要說給美國和歐盟這些國家的政治家們!」

楊偉東說,抵制中共使用興奮劑,母親堅持了40多年,自己也堅持了15年。他希望國際奧委會和西方政客們,能堅守良知,別再讓中共從西方社會賺了錢之後,再去殘害中國人!

編輯/王子琦 採訪/駱亞 後製/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