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的經濟迫害在升級

文: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從初期判刑到今天的判刑,刑越判越重的同時,經濟迫害也在加重,從初期判刑時沒有罰金到今天的巨額罰金,中共的經濟迫害在不斷地升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惡首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成立了中央迫害法輪功的領導小組「610」(類似文革時期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而且是從中央到地方,每個省、市、區縣等都有「610」辦公室,包括監獄,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血腥政策。由於沒有法律的支持,初期,把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判刑時,找不到合適的罪名,用的是「顛覆國家罪」來起訴法輪功學員,進行定罪。後又覺得荒唐,改用《刑法》三百條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綁架法輪功學員後,不管法輪功學員有沒有罪,只要是沾到「法輪功」三個字,就用刑法第三百條來定罪。後來,兩高又出台了專門針對迫害法輪功時用的刑法第三百條的所謂司法解釋,這個所謂的司法解釋條款十分詳細繁多,實際上是用這個司法解釋代替了刑法第三百條。在對法輪功學員的判刑中,判決書中引用的是《刑法》三百條,實際是用司法解釋的條款來給法輪功學員量刑定罪。二零一七年,兩高(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又出台了新的司法解釋, 新的司法解釋中不僅增加了更多的條款,還增加了罰金。

610」歸黨口的政法委領導,原是政法委副書記擔任「610」辦公室主任,直接指揮公檢法司與安全局安在公安局內的一個科,原稱國家政治保衛科(政治保衛大隊),現叫國內安全保衛支隊。雖然名稱變了,職能目前主要是迫害法輪功。中共動用了整個國家機器來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的判刑,法院只是擺設,實際上是「610」在暗箱操控說了算數,對法輪功是從來不講法律的。法輪功只是五套優美的煉功動作和按「真、善、忍」修心向善,法輪功學員做個好人,既不貪污,又不金融詐騙,也不侵占他人財物,「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何罪之有?而且在判決中勒索巨額罰款!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吉林省德惠市法院一次非法判刑就判了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吉林省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張秀芝(64歲)、蔡玉英(66歲)、高曉岐、馮立齊等,十幾名當事人分別非法冤判兩到十年,罰金五千到兩萬元。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黑龍江省大慶市讓胡路區法院一次就非法判刑七名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李力壯被判刑十年八個月,勒索罰金八萬;七旬法輪功學員唐竹茵被非法枉判九年四個月,勒索罰金五萬。

河南省平頂山市法輪功學員穆亞東的電腦裡僅有一些法輪功的資料,就被判刑八年,勒索罰金十萬元。貴州省貴安新區張廷祥被判刑十年,罰金五萬元,當地公安警察非法抄家,從家中搶劫走現金八萬元。貴陽市南明區法院非法判法輪功學員張薇八年刑、罰金三萬。

山東省科技大學82歲的老太太馬俊停被非法判刑四年,被法庭非法罰金三萬元,被警察非法罰款四萬元;黑龍江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袁麗新,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就被勒索五萬元。

以上的幾例中共從經濟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也只是冰山群中小小的一角。據明慧網曝光的消息統計,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分布於中國大陸十七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33個城市,中共非法判刑共計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711400元。其中,法庭罰金343000元,警察抄家勒索368400元。從一九九九年至今的22年裡,中共給法輪功學員造成的經濟損失無法估量。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經濟上截斷包括開除軍籍、開除公職、不發養老金、失業下崗、判刑、罰款等手段斷絕經濟來源,無生計的法輪功學員到哪個單位去工作,就威脅哪個單位不能聘用,不讓法輪功學員找到工作。在經濟上截斷的狠毒迫害中,多少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家裡的人承受了無法用語言表達的苦難。因家庭破碎,孩子沒人管而流浪街頭; 因沒有錢,上學交不起學費,因負帳累累,家中老人、孩子生病交不起醫療費而承受折磨,因無經濟來源,基本生活的能力都沒有。

多少城市的法輪功學員因被判刑罰款,因此被凍結銀行帳戶,不能取錢,錢被法院直接划走或被公安弄走。公安抄家時把金銀首飾都劫走,不給扣押的物品清單。公安非法入室搶劫,把家中的錢少到二、三十元、百元、千元,大到萬元、幾萬元、十幾萬元錢都搶劫走,也不給打條。這些錢被誣衊為法輪功的活動經費,不明不白的就沒了。

多少農村的法輪功學員因判刑,長期被非法關押,家中無勞力幹活,田地荒蕪,沒有收入,經濟危機;家中沒有錢加上罰款,生活拮据,老婆因此離婚,孩子沒人管,老人無人照料, 妻離子散、慘絕人寰。

經濟上截斷等於是剝奪生存權,二零二零年八月份,法輪功學員、八旬老人王桂霞的養老金被停發,她家庭的遭遇字字血淚,不忍卒讀。王桂霞被綁架判刑後,她婆婆一股火兒,五天後離世;她丈夫心臟病發作,住進醫院;兩個兒子一夜之間滿頭黑髮變白髮。用她丈夫的話講:老老太太走了,小老太太進監獄了,老老頭兒帶著兩個小老頭兒這四年怎麼熬啊?這是什麼世道啊!王桂霞自述:「夫妻倆與小兒子在一起生活,兒子全家三口人的經濟負擔幾乎全靠我們老倆口,但自老伴兩年前離世後,這種負擔就落到了我的肩上:孫子弱智、癲癇,20多歲的男孩智力就像十幾歲的思維,經常出現幻聽幻覺;胳膊,腿像麻稈一樣細,既找不到活干又辦不下來低保。兒媳體弱多病常年不能上班,兒子去年又患了腦出血,肺部結節做了手術,借了六萬多元外債。出院後,因經濟壓力又面臨單位要減人,生活所迫他只好拖著病身子忍著疼痛上班了,這一年多,我家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我兒子的工資。……」

王桂霞的養老金被停發,給家庭生存和生活,造成極度艱難,雪上加霜!沒有一分錢的經濟來源,王桂霞的家庭又處於這樣一種狀態,是何等艱難與困苦,到了二零二二年年關了,王桂霞全家的年可怎麼過?!

經濟上截斷,這個狠毒的陰招, 這種經濟迫害如同軟刀子殺人,隱晦而陰險, 手段之狠毒,罄竹難書,使多少法輪功學員家庭陷於絕境。

法輪功學員是一群愛國的守法公民,法輪功學員一忍再忍,可是做好人就要被逼到無法生存的絕路上嗎?良心何在啊?!面對血腥的鎮壓與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絲毫沒有用暴力來抗爭,報復社會,而是用善良與良知在喚醒世人。法輪功「真、善、忍」與中共的「假、惡、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就是中共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的根本原因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中共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的經濟迫害在升級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