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斌被指關在武漢看守所 官方拒絕證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0日訊】今年的2月7日是武漢醫生李文亮去世兩周年,而今年的2月9日則是向外披露武漢疫情真實情況的公民記者方斌被失蹤兩周年。最近有消息說,方斌目前被關押在武漢市江岸區看守所,不過官方拒絕證實方斌的下落。

「病毒的危害,病毒的危害,是與暴政同行的,病毒的根源是暴政」,方斌的聲音兩年前通過社交媒體曾經傳遍中國,甚至躍出網絡長城,傳遍世界。「病毒無論怎麼肆虐,可是暴政的邪毒、暴政的惡毒,暴政的殘酷遠遠大於病毒的殘酷」。

但發出這個聲音的人到今年2月9日已經消失兩年時間。自從兩年前的2月9日,方斌突然失蹤後,方斌的親友一直不知道他的下落,無法見到他本人,或聽到他的聲音。直到最近,方斌的親友經過多方打聽,才知道了他的近況。

尋找方斌

一位消息人士匿名向自由亞洲電台透露,他從方斌家人處得知,方斌的案子已經被起訴到武漢市江岸區法院,「我就問他,你怎麼能確定就是在那個法院。我們這邊法院裡邊,如果要開庭,或者你想聯繫哪個法官,案件中心那裡有個內部電話,家屬就把(負責這個案件的)法官的姓名和內部電話都告訴我們了」。

他說,他們幾位朋友通過自己的渠道找到這位法官,但得到的回覆是不要詢問這個案件。他表示不方便透露這位法官的姓名。他推測,方斌目前很可能關押在武漢江岸區看守所,「如果(這個案件)是由區級法院審理,那(方斌)一定是關在江岸區看守所,這個是能夠確定的。但是江岸區看守所可能不是用實名關的,可能是用的化名或者代號」。

他透露,方斌的家人現在無法用方斌的實名給獄中的他存錢。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於2月8日晚致電江岸區派出所,值班的協警沒有直接答覆記者的詢問,「不管裡面是關著誰,關著任何一個人,但你們是媒體,這個事情就比較敏感了,我這邊做不了主,要不然你就打分局的電話。」

記者隨後在2月9日當地時間上午致電江岸區公安分局宣傳處,但被對方推脫。

記者:請問,2020年被捕的方斌先生是由你們管轄嗎?

公安分局宣傳處:你好,請問你是哪裡的記者?

記者:我是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的記者。

公安分局宣傳處:美國自由亞洲電台!這邊我們不接受電話採訪。

記者:那你們接受什麼形式的採訪?

公安分局宣傳處:您要先向市局提出申請,我們要根據相關領導的決定,再來接受採訪。

「國家祕密」

據前述那位匿名人士透露,最早抓捕方斌的是武漢後湖派出所。方斌家人曾向後湖派出所打聽方斌的情況,「後湖派出所一開始想把他的罪名定成『煽顛』,但一直往後壓壓壓,到後來想改成『尋釁滋事罪』。」

記者2月9日致電江岸區檢察院,想了解起訴方斌的情況,檢察院辦公室接聽電話的人員回覆說,「因為這牽涉到案情,我們這裡不方便透露相關的信息。」

前述匿名人士還介紹說,方斌的家人目前承受很大的壓力,不敢在律師委託書上簽字,「家屬第一是不簽委託書,第二是不告訴我們其他的聯繫方式,比如他兒子的聯繫方式,因為怕影響到他的兒子,也不告訴他丈人家的聯繫方式」。

他補充說,方斌及其夫人此前長期修煉法輪功,並因此遭受迫害;他的夫人因為這個原因至今還關押在獄中,也無法出具委託書。

遭受的打壓的並非方斌一家。在2020年因為向外透露武漢疫情實情而被抓捕關押的幾位公民記者中,李澤華曾被失蹤近兩個月,陳秋實也是在被失蹤十八個月後才再次現身,並一直受到嚴密監控,張展則以尋釁滋事罪被判四年有期徒刑,長期在獄中絕食抗爭。

武漢因為疫情封城至今已兩年時間,但中共政府對相關消息的封鎖仍然非常嚴密。一位外媒記者前不久前往武漢,想就李文亮去世兩周年的題目在當地進行採訪,但遭到當地警方的全程跟蹤。這位記者匿名向自由亞洲電台透露,直到他離開武漢,身後一直都有公安人員跟隨。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李勁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