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徐州八孩母案民情洶湧 作家籲解散婦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6日訊】徐州八孩母親事件發酵至今,官方通報前後矛盾,民間自發追查真相,又有兩名網友被拘,這激起更大的民憤。有大陸作家呼籲,立即解散不作為的全國婦聯及文聯。分析認為,更應該解散的是中共政權。

2月13號,中國當代詩人、獨立作家曹天在社交媒體說,徐州豐縣鐵鏈女事件,至今還沒有看到全國婦女組織對此說一句關切的話,也沒有看到體制內任何作家、畫家、音樂家發聲。他說,國家財政的每一分錢都是民眾的血汗錢,不應該養這樣一群麻木沉默的冷血動物。

推特用戶陳立群轉發曹天的呼籲說,「請響應作家曹天的倡議,讓洶湧澎湃的民意化成衝擊邪惡,推動進步的春潮。」

大陸退休高校老師劉女士說,如此惡劣的案件,如此洶湧的民意,中共政權視而不見,連婦聯文聯也不發聲,實在讓人心寒。

大陸退休高校老師劉女士:「婦聯是幹什麼的?是保護婦女和兒童的利益,可是這麼嚴重的侵權案件,全中國所有的婦聯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真叫人不寒而慄。這件事在我看來,就是中共這個體制,販賣者都有公安部門的支持甚至直接參與,人販子們才能如此猖狂販賣人口,都成了產業鏈了,成了一門正常生意,搞批發了。」

劉女士批评中共從法律上保護人販子,法律上說人口販賣判3年,但很多人販子並沒有受到處罰。她認為,首先應該解散的是中共政權。

旅居加拿大的華裔作家盛雪說,八孩母親事件的惡劣程度,挑戰了正常人的道德底線,也讓人們看到中共體制之惡。

旅加華裔作家盛雪:「中共的這個體系並不僅僅是最高權力機構,它的整個體系恰恰是,包括它這些婦聯、文聯、青聯、僑聯,所有的這些都是中共的工具,都是中共的爪牙。當然在這樣的一個人權遭受嚴重迫害的事件上,它們是不可能站在受害者一邊說話的。這些組織實際上跟社會本身沒有任何關係,它們就是中共暴政體系的一些分支機構。它們是聽從於中共最高當局的指示,最高當局讓它們做什麼,它們就會做什麼。」

盛雪指出,八孩母事件把中共鼓吹的所謂全民脫貧、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等謊言都揭穿了,所以中共非常惱怒,用盡一切手段攪渾水,轉移人們的視線。

1月底,一位博主拍到「八孩母」被鐵鏈拴頸鎖在破屋的一幕。之後又曝出她遭受非人虐待。還有專業人士通過人臉生物性徵比對,確認她是12歲時失蹤的四川女孩李瑩,引起全網關注。

徐州當局連續發布四份前後矛盾的通告,稱「八孩母」是雲南的小花梅,引發更大的質疑聲。不少網友前往豐縣調查遭威脅恐嚇,11號有兩人被拘留。另有大陸前記者到雲南調查,沒人能辨認出「八孩母」是小花梅。

中國網《名家訪談》欄目製片人、導演王聖強14號在微博說:他老家豐縣的人都知道鐵鏈女是李瑩。她的牙是用鉗子掰掉的,她的男人嫌她咬人,把牙用鉗子掰了。村民說,他爺三用一個女人,那時候老頭還沒有死。

他還解釋政府不承認李瑩的原因:因李瑩的父親是軍人,自己的女兒都不能保護。還有被拐賣到豐縣,名字誰給改的?戶口誰給辦的?結婚證誰給辦的?官員不參與能辦這事?一扯能扯出一窩來,所以堅決不能是李瑩!

不過,王聖強目前已刪除相關帖文,說政府動用了當地多名親戚勸說他。

董廣平說,八孩母不是個案,真相被曝光出來,對中共是災難性的。

董廣平:「因為中共整個官方幾十年來在人口販賣上、婦女的摧殘上,出了這麼重大的一個案件,你中共是逃不了罪責的。所以整個罪責通通指向了中共,這些年來你的執政,所以說中共肯定要全力壓制這個事情,封鎖不讓民間去討論這個事情。」

大陸記者聯合調查採訪的《拐賣婦女紀實》一書披露,自80年代以來,中國販賣人口已成為產業鏈,「女人批發市場」生意興隆,最小的只有11歲。僅徐州一地,在3年內就拐賣了近了5萬名女子。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