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特魯多指議員支持納粹標誌 被要求道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8日訊】【今日點擊】(4319-1)

提要
特魯多指議員支持納粹標誌 被要求道歉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時間是個神,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我們不知道說了多少遍。但在現實環境中,真正能夠,人說到底怎麼與神同行?到底人為什麼戰勝不了共產黨?我以為人包括很多反共的人,站在人的一個基礎的利益的角度,利益的角度,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自身利益的這種衝撞,其實我們看到整個大的背景,就是魔鬼在統治著世界,那更多的魔鬼統治世界它表現共產黨的核心。但是呢在全球更多的環境下,更多的人卻以自己的貪婪為中心,你會看到令人難以解釋的真實的,難以解釋的很真實的現狀。

加拿大的總理特魯多,他頒布緊急狀態法之後,要經過加拿大的議會通過,下議院跟上議院,因為它是按照英國的系統走的,經過議會通過,他要在議會辯論了。我以為特魯多,有人說他打針給打糊塗了,昨天在parliament在他的議會失控,我以為是失控了。但你看起來失控的故事呢,可以對比安大略省的省長,安大略省的省長,我們節目中跟大家介紹,他突然大逆反,講了天地間講了大實話。打針沒用,全陽了,所以我們就這麼著吧,讓我們一起就往前走吧,別人的話都沒有用了,他全開放,他現在就剩下疫苗護照跟學校的口罩,大概在3月1日,剩下全開了,今天全開了。

所以特魯多昨天在parliament,在遭到議員諮詢的時候,一個年輕的議員她是猶太人,她就拿出特魯多曾經描述過的說,作為一個政府,作為一個政府,大概幾年前吧他講過這話,作為一個政府要讓國民信任,如果一個政府不被國民信任的話,那政府就應該完蛋,他自己講的。對方就拿他講的話就懟他,外面抗議的人就是真正的國民人民,你自己講的話你不被人民信任。特魯多急了,嗔就急了,說你的講話就跟那些納粹者是一樣的,因為外面抗議的人畫了一個納粹的徽標。在街頭有納粹的徽標,這是真的,然後他就把所有人都當成是納粹的徽標,都是納粹者。

他把一個猶太人說跟納粹是一樣的,把外面抗議的叫納粹,他是納粹。現在全都是反的,男的當女的使,女的當男的使,剩下男人當二椅子使。那議員當然就不幹了,抨,就炸了,就講了她,這個議員本身呢,她的曾祖父就是死在集中營裡的,那肯定就不幹了,就一下就吵起來。吵起來,在吵的過程中,另外一個原來是多倫多大學的教授,這個人是心理學家,那後來他轉投政界,進入了parliament,進入了議會。那他在全球是滿有名的一個心理學家,他在不幹了,這種,罵他,說你是我一生中,從未見過的最自私的人。從未見過,人不能用下賤這個詞。誒 這小土豆給罵急了走了,走了,這是今天的加拿大總理。

到了晚上,加拿大的司法部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公開說,如果你捐錢給了司機,然後我查到你是川普的支持者,我就可以封掉你的帳號。加拿大政府整個就瘋了,川普是恐怖份子啊,外國勢力啊,顛覆加國政府啊,推翻加國合法的民選政府啊,這個了。然後卡爾森等人就是說,我們看著加拿大,你看著它如何從一個民主的社會,走向獨裁納粹的統治。在加拿大呢它眾議院有可能會通過,因為眾議院有另外一個少數黨,就是共青團,打土豪分田地的, 但是在參議院我們就不知道了,參議院它是否真正能通過,說心裡話不知道。如果它通過不了就這樣,如果通過了,那加拿大就是獨裁,沒招了。

所以我個人在節目中我就說,那些從大陸跑過來的,那些從香港跑過來的,在瞬息萬變瞬間,結果加拿大成了香港,加拿大成了中國。很多朋友你還沒有感受到嘍,沒有感受到,是因為還沒有打在你腦袋上,但實際是這個了。就像當初的2019年,就像當初的2019年在香港,當法律一改變的時候就全完了。這是一個很現實的轉變過程,人不是人了,人背離神之後就完全不是人了,宗教是胡來的,宗教是胡來的。有人說:濤哥你又說過份了。

六四學運領袖現身親共僑團 王丹痛心:對得起我們?

跟大家分享一個剛剛發生的事情,這台灣媒體。學運領袖熊焱,在昨天,在這個週末去參加了,在紐約的親共團體的這個集會,吃了頓飯集會。而這個集會是幹嘛?要投票阻止六四紀念館在紐約州落成。因為六四紀念館,最早是在香港維園,那香港走到這份上,那個全都違法了,因為顛覆國家政權啦,所以他們就這一批,學運的這些領袖們嘛,就是散居世界各地的,學運的六四的同情者,那就要到紐約州紐約市,當然在曼哈頓就更好了,去申請一塊地方,把六四紀念館轉到這邊來。結果那在紐約,有龐大的共產黨的勢力,華僑團體開會,共同向紐約州政府、紐約市政府提出抗議,絕不能接受89六四紀念館。

那任何人也沒想到,熊焱卻參與其中,王丹在推特上就罵他了。熊焱是誰?熊焱是89六四之後,中共通緝的21名學運領袖當中的一個。後來他被關在了湖南大概,他跑了,在內蒙古抓到他,然後給他判了18年大概也是,關在了湖南。那在湖南的地方關了很多當時學運的領袖,大概到了,我忘了在哪年,他就被美國,他就出來了,那美國肯定接受了,所以他接受了出來到了美國。後來他,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比較活躍,就是他進入了軍隊,他進入了基督教,然後成為了牧師,然後進入了軍隊,成為隨軍牧師。所以在2015、2016到2019,在香港的運動過程中,他在推特上滿活躍的。他活躍的概念,經常引述《聖經》的故事《聖經》的說法。

就我個人來講我沒有見過他,那我知道他,因為學運領袖就這些21個人。所以當他走入到宗教的時候,我個人當時的想法就說很難,那從政治的角度。而學運領袖本身,在後來的時間裡,因為錢財的問題,在整個就是中國人的這個群落當中,爭執滿大爭議滿大。,那他抽身,就說退出紅塵嘛,因為你做宗教事務了,所以就故事是另外一回事了。當人們心灰意冷的時候,人們會轉向一種,對個人的傷痛的一種慰藉、一種安慰。毋忘六四,他曾經去過香港,他曾經去過香港。所以這是非常令人感慨的,誰也沒有想到他去參加這樣的一個,禁止六四紀念館,到紐約去落地,你完全沒有想到。然後王丹的說法,說他要競選州議員,那競選州議員要為了攏選票。競選州議員為了弄選票,從而背叛了,他幾乎會死在上面,背叛了整個六四所有死難者。

那說明什麼問題?第一:今天宗教救不了人,它有多大的欺詐性;第二: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那宗教是不是神?第三:一個這麼親身經歷的人,21個人,在當時可以幾乎死在現場的人,今天非常務實的以這個方向面對。另外一個人叫李錄,李錄極早的就可以回到大陸了,李錄是巴菲特的助手,賺錢了。熊焱從政,在從政的背景之下,他為了獲得選票,他可以以這樣的方式投身。那我問大家,今天在紐約共產黨的勢力有多龐大?人們為了人間的利益,如果這樣的人,成為了紐約州的州長、州議員,我問你今天在人間的正義,你真的去找嗎?成為州議員是州的立法者,你相信今天的法律嗎?人壞了全都完了,這是非常令人感慨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