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法輪功學員的強迫勞動一直存在 而且更嚴重

文: 欣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期,美國總統拜登剛剛簽署了《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對在中國(特別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使用強迫勞動生產的商品實施進口限制,追究中共對種族滅絕和侵犯人權行為的責任。雖然中共勞教制度已經解體,但強迫勞動並未結束,不僅對維吾爾族,對法輪功學員的強迫勞動一直存在,而且更嚴重,卻未受到更多的關注和聲援。

一、對法輪功的強迫勞動仍在繼續

 

以下是來自明慧網的幾則報道,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中,像這樣的事例數不勝數。

1. 疫情稍緩即恢復奴工,幹活量層層加碼

據明慧網報道,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山東省監獄十一監區恢復因新冠肺炎疫情而中斷的奴工活後,監區長王傳松要求逐漸加長幹活時間。早晨提前一個小時,五點起床;中午不休息;晚上加班到七、八點鐘,甚至九點。幹活量層層加碼,從開始每天干400個、600個的量,加至800個、1000個、1600個。犯人說:「王傳松新上任,肯定要弄點政績出來。看吧,不用幾天就(加量)翻番了。」真是這樣,不但翻番,還翻了兩番。法輪功學員鄭旭飛因拒絕干奴工活而被嚴管,被長時間罰站,有時站到晚上十二點以後。包夾徐超、劉懷亮用腳使勁碾壓鄭旭飛的腳趾頭,致使鄭旭飛的腳趾頭腫得發黑。每天干十多個小時,只能吃比雞蛋大一點的飯。

據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報道,四川省樂山市嘉州監獄強迫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做奴工(電子產品),每天干十多個小時,只能吃比雞蛋大一點的飯。工作量天天加碼,比如今天做50個、明天就得做60個、後天做70個或80個。監獄宣稱,每天干8小時,一週只做5天,休息2天。但實際上,每週最多休息半天。如沒按獄警要求完成任務,六監區教導員李文清就叫人將兩個雞蛋大的珠子,用繩子綁住塞到學員嘴裡,再用噴槍將他們準備好的辣椒水射在學員臉上,然後用頭盔將學員的頭臉蓋住,每天罰站十多個小時,叫兩個犯人做包夾,強行脫下學員外面的衣服,不准睡覺(這種刑罰在監獄裡叫「口含龍珠」)。有一名叫小四的學員在六監區就被李文清用這樣的酷刑折磨,從二零二零年八月二日到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每天如此。

2. 奴役致死

據明慧網報道,遼寧省營口市法輪功學員陳永春於二零一五年十月被綁架、抄家,關押在看守所。警察公然對她說:「我們抓你就是為了掙錢。」陳永春後來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瀋陽女子監獄,於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離世,年僅五十歲。在瀋陽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陳永春被下到車間奴役,強制她干紙質手工活,超時的勞動剝奪了一切個人活動。她經常勞作到後半夜,還經常遭到體罰、犯人毆打。長時間的勞累以及精神上的折磨,導致她身體急速消瘦,經常精神恍惚,不思飲食。二零一九年,陳永春出現糖尿病症狀,身體消瘦。二零二零年十月被家人從監獄醫院接出來。那時她已經無法獨立行走,眼睛不辨方向,雙眼凹陷、骨瘦如柴,半年後離世。

二、調查顯示:中國30個省、市、自治區的681家公司使用監獄奴工,主要是法輪功學員

據海外不完全的調查資料顯示,中國30個省、市、自治區目前至少有681家國有監獄企業。其中,432家監獄企業的法定代表人,都同時擔任相關監獄管理局局長、副局長,監獄長、副監獄長等中共官方職務。

由於這些監獄企業高度集中統一管理,勞力資源是幾乎沒有成本的奴工,而且是在挑戰人體生理、心理極限和酷刑逼迫下的強制勞動,集全國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的人力資源的巨大規模等因素,為中共國際貿易提供了強大的戰略武器。因此,全世界任何企業都無法與之抗衡。無論美國加多少關稅,中共奴工產業都不會受到很大影響。

資料顯示,奴役受害的主體是法輪功學員,此外,還有人權義士和正義律師、維權的訪民、地下教會、新疆維吾爾族等。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以後,奴工產品規模迅速擴大。

三、求救信

早在十年前,即二零一二年十月,美國俄勒岡州居民朱麗·凱斯(Julie Keith)在萬聖節裝飾品中,意外發現一封來自中國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的求救信,引發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後來成為結束勞教制度的導火索。

信上寫:「如果你偶然間購買了這個產品,請幫忙把信轉交給世界人權組織……在這裡工作的人們不得不一天工作15個小時,沒有週六週日休息和任何節假日。否則,他們就將遭到酷刑折磨、打罵體罰虐待,幾乎沒有工資(一個月10元人民幣)。」

寫信人孫毅原為北京一家公司的工程師,只因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該故事在二零一八年被拍成紀錄片《求救信》,獲得14項國際獎項。二零一九年九月在美國國會瑞本大樓放映,幾十位國會議員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出席了放映會。

二零二一年二月,該故事被華裔美籍記者阿米莉亞·龐(Amelia Pang)著書出版,即《中國製造:一個囚犯、一封求救信和美國廉價商品的隱性成本》。

在這封來自馬三家教養院的求救信之後,又有多封來自中共黑監獄的求救信被曝光。如,二零一七年初,一位住在美國紐約州的女孩,在買來的杯子蛋糕盒包裝紙背面,發現來自中國監獄的求救信息;二零一七年三月,美國亞利桑那的一位女子在從沃爾瑪購買的錢包裡,發現一張來自中國廣西英山監獄的求救信;二零一九年聖誕節,英國倫敦一位六歲女孩在從樂購購買的一張聖誕卡上,發現了來自上海青浦監獄的求救信息……

強迫勞動在中國大陸至今仍然存在。

四、法輪功學員受到的迫害更嚴重

雖然中共在二零一三年廢除了勞教制度,但國際特赦組織觀察到,其他形式的法外拘留已經取而代之,一些前勞教所被更名為戒毒中心。二零一四年,新疆開始建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現在已經被許多國家、聯合國和歐盟等政府間組織以及人權組織認定為「再教育營」。據不同的人權組織估計,有100萬到300萬人被關押在那裡。

強迫勞動這一工具,中共在法輪功學員身上運用成熟並賺取巨額利益,又將此工具運用到維吾爾人身上,及其他不同信仰、異見和維權人士身上。

不止是強迫勞動,前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身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被隨意拘禁、勒索、酷刑、被監控、被失蹤、被精神病、被自殺、性暴力等。這些迫害手段,現在也已經被運用到維吾爾人身上。國際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發布的《2022年世界人權報告》指出,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犯下危害人類罪,其中列舉的具體罪行,就包括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各種迫害手段。中共為消滅法輪功而建立的打壓機器,已經成為其踐踏人權的永久機制。

目前,比利時、加拿大、捷克、立陶宛、荷蘭和英國的國會都已通過決議,譴責中共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罪行。然而,相比維吾爾人,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時間更長、更嚴重,卻沒有受到更多的關注和聲援。

加拿大卡爾加里的紀錄片製片人凱蘭·福特(Caylan Ford)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於二零二一年十二月聯合撰文《睜大眼睛看中共的鎮壓機器》指出,「(中共)對法輪功犯下的反人類罪行是毫無疑問的,證據是壓倒性的、詳細的、確鑿的和大量的。」「在中國近代史上,很少有哪個事件對國家的政治、安全和精神面貌產生如此深遠的影響,但是被研究或關注得卻如此之少。」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二零二一年卸任前提醒:「如果允許中共對自己的人民犯下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想像一下在不遠的將來,它會大膽地對自由世界做些什麼?」

面對中共暴行,全世界都不能再沉默,特別是中國人自己不能再沉默!

原文鏈接:對法輪功學員的強迫勞動一直存在 而且更嚴重

(轉自明慧網/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