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鏈女事件升級 前政協委員等中國各界力促調查

原標題:高校學子、藝術家、前政協委員上書力諫豐縣鎖鏈女事件調查升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9日訊】中國江蘇省徐州市豐縣鎖鏈女事件自虎年春節前夕引爆輿論以來,關注熱度居高不下,持續至今。當地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為由拘押前去精神病院探望「八孩母親」的兩名女性志願者,進一步激怒網民,擴大了事態,北大、清華等多所高校的學子、校友和一些社會活動人士相繼發表公開信,敦促北京採取行動。在強大民意步步倒逼下,江蘇省週四宣布成立「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調查組,對這起震驚世界的「黑天鵝事件」重新調查。有分析認為,這是中共不得不作出的選擇,因為三週來持續發酵的徐州鎖鏈女(或稱鐵鏈女、狗鏈女)事件不僅嚴重干擾了北京極為重視的冬奧會,甚至有可能動搖中共的執政根基。

調查升級是民意和形勢所迫?

在要求調查真相、解救被拐賣婦女的民意訴求一浪高過一浪的壓力下,2月17日,中共黨媒央視網報導說,「江蘇省委省政府決定成立調查組,對「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進行全面調查,徹底查明事實真相,對有關違法犯罪行為依法嚴懲,對有關責任人員嚴肅追責,結果及時向社會公布。」

中國官媒(包括《中國婦女報》)隨後集體出動,紛紛轉載上述報導,或附加評論。

(推特截圖)

在此之前,官媒只有央視上週作過獨家報導,到實地採訪豐縣精神病院醫生渠立泉,被一些網民懷疑替當地官方洗地幫腔。

近日網傳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夫人、身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促進女童和婦女教育特使的彭麗媛對徐州鎖鏈女事件震怒,堅持追查。有傳言稱,彭麻麻在決定查辦該事件方面起了作用。許多網民預判官方即將第五次改口。

推友Michelle Lee留言說,「習主席,如果您願意救救這個苦命的女人,您會得到大家的擁護,您只要一句話就能辦到,何樂而不為。」

對於彭麗媛是否參與了再查豐縣事件的決策,在美國的時事評論員、新唐人電視節目主持人秦鵬認為,在前所未有的輿論壓力下,中共為維護其統治而做出了不得不做的選擇,而不是彭麗媛或習近平個人的決定。

秦鵬指出,徐州鎖鏈女事件幾週來獲得世界各地數十億人的注意,而同期北京冬奧的收視率比往屆冬奧會大幅降低。

高校學子聯名吁解救被拐人員

近日中國多所著名高校的校友、獨立藝術家和普通公民不顧當局嚴厲的言論監控,紛紛聯名或自行實名就鎖鏈女事件暴露的種種社會問題控訴吶喊。

2月15日,中國傳統節日元宵節,百名北大學子聯名致信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要求採取公正、嚴謹、透明程序「對楊某俠的真實身份進行調查認定」,「對楊某俠被拐的20多年間涉嫌瀆職及違法犯罪行為的政府官員及相關人員進行徹底調查處理」,「對徐州地區、全國各地被拐婦女兒童事件進行全面清查」,解救仍在受害的被拐人員。

公開信還建議啟動《刑法》相關條款修訂程序,嚴厲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的犯罪行為,杜絕此類惡行再度發生。

與北大相鄰的清華大學的校友也在1月15日發起了聯署呼籲行動。截止17日,參與實名聯署的人數已達552人。呼籲書寫道:下一個鐵鏈女,「也可能就是我們的親人,甚至是我們自己」。

呼籲書要求「嚴厲打擊拐賣、殘害婦女兒童的犯罪,切實保障人權,把監控頭用在保證民眾安全的民生上來。」

其中關於監控頭的要求,分析人士認為,顯然是對中共當局幾十年來針對持不同政見者、維權人士、法輪功人士和訪民以及少數民族地區採取的維穩政策提出批評。

(推特截圖)

季風:每日發帖關注鎖鏈女事件,不發對不起良知

幾乎與此同時,北京鐵玫瑰園藝術家嚴正學等人發起了公民聯署呼籲書,要求「徹查徐州鐵鏈女事件,保障公民免於恐懼的自由」。

在這份呼籲書上簽名的北京異議人士季風來自貴州一個縣城,他也是一位獨立藝術策展人和詩人,長期遭到當局邊控。

季風對美國之音表示,鎖鏈女事件1月28日在曝光以來,他每天都在網上轉發相關信息,儘管國保警告他不要發這類東西,但他覺得不發對不起自己的良知。

當前,大量聚焦徐州豐縣「瘋女」事件的原創帖子、調查記者報導、自媒體評論和網民留言與日俱增,令人目不暇接。推特上流傳的圖像顯示,湖南嶽陽一些市民走上街頭,舉牌要求「徹查鎖鏈女奴案件」。

多所高校學子跟進呼籲

關注此事件的網友高小奇在海外中文網站留園網發文稱,清華、人大、浙大、川大、武大、南開等中國名校的校友成立了多個「拐賣關注群」。

這篇題為《老兵怒了,學子怒了》的文章認為,「如果更多的中國學者、大V、官員站出來為底層人民說話,關注社會底層的現狀,徐州八孩案才不會石沉大海,變成又一樁『迷案』。」

北大、清華、浙大、川大等高校學子發出的聯署公開信遭網管屏蔽後,山東大學百餘名校友發出致全國人大和國務院的公開信。稱該事件「是違背人倫天理的野蠻行徑」,「是給小康社會抹黑」,「是對脫貧事業潑髒水」。

(推特截圖)

北京當局兩年前宣布,中國實現了全面脫貧。高清監控攝像頭網絡遍佈這個國家的大街小巷。官媒報導稱,中國2020年全國群眾安全感指數達到98.4%,是「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國家之一」。

不過,公民呼籲書聯署人之一季風認為,中國廣大的中產家庭今年春節不再像以往那樣關心名牌汽車、賺錢或出國那樣的事情,因為影響極為廣泛的鎖鏈女事件給他們敲響了警鐘,誰能保證自己的女兒、姐妹和母親不會成為另一個小花梅?

劉夢熊:依法治國的風向標

香港特區榮休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也向北京的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出長約1800字的公開信,要求徹底查處「楊某俠」事件和發生在中國各地涉及拐賣婦女兒童的種種反人類罪行及相關利益鏈條,徹底根除地方基層黑社會化毒瘤。

他日前對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總書記對內強調「人民為中心」,對外倡議「人類命運共同體」,若是一個國家不能保障萬千位「楊某俠」的人權、人身自由、人格尊嚴不受侵犯,談何「以人民為中心」?更談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這位率先向北京上書的香港工商界知名人士表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關注鐵鏈女,為其發聲,他感到義不容辭。」

體制內媒體人爆料

2月14日,老家在徐州豐縣的《中國網》製片人兼導演王聖強發微博稱,事發地「就在我們臨鎮。都知道是李瑩,但是有人不能讓她是李瑩」,就因為李瑩的父親是軍人,「保家衛國,自己的女兒都不能保護的了,好說不好聽」。

他表示,鎖鏈女掉的牙齒是被鉗子掰掉的,他有當地村民的錄音為證。這位官媒導演稍後披露,「老家政府領導來電話了,不讓我說這事。」他隨即刪掉上述言論。

2月16日,知名調查記者、公益活動人士鄧飛微博上傳了知情網友發給他的楊某俠和董志民的結婚證圖片,網上輿情再次炸鍋。

徐州市豐縣縣委宣傳部日前在回答財新網提問時表示,董某民和楊某俠的結婚證是違規辦理的,此事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鄧飛發布的圖片上顯示,蓋著鋼印的結婚照上的楊某俠(楊慶俠)與鎖鏈女的相貌全然不符。結婚證上填寫的楊慶俠出生年份為1969年,而不是徐州市委宣傳部徐姓官員上週對美國之音所說的1977年。

官員:楊某俠是小花梅不是李瑩

2月18日,美國之音記者第三次致電中共徐州市委宣傳部外宣處。該處接電話的馬女士表示,徐處長在開會,外媒採訪需要按照流程預先提交申請及核實記者身份。

一週前,該處徐姓官員對美國之音表示,拐賣婦女在徐州地區並不是常見現象;小花梅和她的孩子們都受到有關部門很好的保護,大家不必擔心。他說,經過DNA比對,結果顯示那八個孩子都是董某民與原名為小花梅的楊某俠所生,而小花梅不是李瑩。

(推特截圖)

徐州市政府此前發布的調查報告稱,公安機關經過DNA比對,確認小花梅不是李瑩。

網傳1996年在四川南充失蹤的李瑩是援藏武警軍官李大忠的女兒,當時只有12歲。

在北京的獨立詩人季風指出,當局急於把鎖鏈女與年齡吻合而相貌高度相似的李瑩脫鉤,是擔心李瑩的軍人家庭背景會影響軍隊和退伍軍人的穩定,而中產階級對於誰都不敢保證自己家裡不發生鎖鏈女悲劇的普遍恐懼,正在動搖執政當局的統治根基。

鎖鏈女悲劇被指攸關每個家庭

遼寧訪民付楠是一位已故空軍軍官的遺孀。她表示,她丈夫在部隊被領導兒子逼死後,經歷了告狀20年的磨難仍未討回公道,曾遭信訪局勾結黑社會人員毆打。

付楠對美國之音表示,這個春節最讓她牽腸挂肚的不是谷愛凌,不是彭帥,更不是那些鶯歌燕舞、粉飾太平的春晚,而是楊某俠、小花梅、李瑩。她說,因為鎖鏈女和每個普通家庭只差一悶棍距離。

在上海的人權活動家馮正虎長期受到當局監控。他認為當局早就應該把對付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和訪民的巨量資源用在保障孩子、婦女和大眾安全上。

馮正虎對美國之音指出,積極妥善處理鎖鏈女事件對於北京高層和整個中國社會而言,是個重大考驗,也是關鍵性的歷史機遇。

(轉自美國之音/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