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賣到深山的女子 逃跑可能性有多大?

作者: 風中的小逆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19日訊】最近網上一直有人討論「假如女孩被賣到大山給別人當媳婦,怎麼逃跑出來?」作為一個正宗的山區人民,我來給大家談談關於這個問題,我的看法,與一些建議。

1
山區其實也是分很多種的,比如我所在的山區,還是平地比較多,山群少,且矮。這樣的地區一般適合經濟發展人民繁衍,都會發展為鎮啊縣啊市啊,有火車站汽車站飛機場什麼的,這些地方不存在買賣媳婦兒,你們要是到這類地區玩,不用太擔心,不過也要謹防有些人販子打著帶你到這類地區工作或遊玩或辦事的幌子,在此地中轉。

偏僻一些的山區,山路多為盤山公路,晴天也就一天幾班車,遇上大雨可能遭遇山體滑坡道路毀壞,根本不通行。一般來說以村落為主,我去過這類的村。這樣的村落年輕人基本都外出打工,家裡面留著的都是老人或小孩,到這樣的山區,你就要留意。如果村落還比較發達,有小店(這點很重要!因為有小店證明此村與外界聯繫還算緊密,最好店規模大一些,每天開門的那種,不是只有零星小產品,有時開門有時不開門那種),車能直達村落,最好離站牌很近。一般這樣的算富裕山村,買賣媳婦情況也很少很少,逃跑可能性大。

最最最不幸的就是落入十分貧困的山區村落。

就是屬於車都無法直達的地方,汽車下來以後還要走很遠很遠的山路才能到達,那種地方若是什麼也不怎麼熟悉的所謂朋友同學要帶你去玩,趁早開溜,因為一旦落入那樣的村落,自己能逃出來的可能性為零,真的為零。

有人說和村裡面人拼了,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第一你醒來的時候保證身上連根針都不會留給你。第二村裡面就是頭髮花白的老奶奶跟你動起手來的時候,你都會驚奇的發現她比你力氣大的多。

還有人說燒菜的時候給他們食物下毒……或者專門燒一些相生相剋的食物……你可以放一萬個心,人家根本不會讓你燒飯,就好像很多人說的那樣,新買回來的媳婦,都是關在暗無天日的小黑屋裡面,不到生出一個小孩來,不會讓你有出門的自由。

這樣的村落我只去過一次,那一次讓我刻骨銘心。

2
那是幾年前的冬天,家裡老人不知道為什麼非要回老家,這個老家其實他也有幾十年沒有回去過了,還是他小時候出生的地方。然後我們就開車過去,老家早已物是人非,和老人一個年紀的熟人不是離開老家就是早已去世,年輕的也不認識老人,我們本來打算看看就走。這時候突然有個年輕的後輩跟老人說當年他的一個老朋友現在搬到臨近的村落去了。老人興致勃勃的就要去,我們也就只好陪著。

開車開到一個村落,山路就沒法開了,停在當地的汽車站,其實也就是一個停靠點,一戶農家幫我們照看車。

我當時就打退堂鼓,怕老人家走山路摔倒,老人家那天特別的精神,非要去,我們晚輩也就攙扶著走。走了足足1個多小時,天都黑了,還沒看到影子,後來那個後生讓我們在原地等著,他去叫人來接我們。最後居然來了一匹馬……我們都無語了,後生帶著老人上馬(我們哪個都不會),又是足足走了1個多小時,才到了村。

全村基本都出動來迎接我們,說實話我們當時特別的感動,大晚上的,村長還帶著一幫人站在村口等我們。還擺了幾桌酒席,就在村長家院子裡面,我家的老人激動極了,多喝了幾杯。我們原來準備吃晚飯就走,後來想想回去還要走2個多小時,這麼晚了摸黑走也不安全,也就接受了村長的好意,住在村長家。村裡小孩多,最後紅包都不夠了,直接拿錢出來,那幫小孩一人拿到十塊二十塊都開心得不得了,我當時喝多了胃難受,就偷偷叫一個小孩幫我去買牛奶,給了他五十塊。後來沒看到那個小孩我以為小孩調皮拿了錢不辦事,也就沒當回事。

結果喝高了,一覺睡到第二天快中午,然後看到那個小孩,原來這個村根本沒有小賣部,村裡也沒有人買牛奶,這個小孩當天晚上走了2個多小時的黑山路,跑到我們停車的那個小村落,人家小賣部早就關門了,他就借住在那個村的一家親戚家,等到早上開門買了牛奶再走2個多小時山路給我送牛奶過來。當時我都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後來我想給這孩子多包一點錢,這孩子死活都不要,他跑得也快,我和他拉扯沒一會就跑得沒影子了。我就出門去追,這麼一追就在村落裡迷路了,因為都是高高低低的土坯房,很多家屋頂都是有茅草的痕跡,我憑感覺繞到一個院子裡面,沒看到小孩,正準備轉身走,聽到有細細索索的動靜,好奇心上來,就湊過去看。聲音是從一個很破落的窗戶邊傳過來的,我當時真是一根筋,還以為是不是那個小孩跟我玩捉迷藏,也存了開玩笑的心,準備跑過去嚇他一跳。

(有人問中國怎麼有這麼交通不便的村落。誒,實話跟你說,沒去過之前,我也不相信,但是事實是真有,而且還很多很多,這又是後話了,繼續說當時發生的事情。)

3
躡手躡腳跑過去的時候,我「哇」的大叫一聲,撲到窗戶前,定睛一看,窗戶灰濛濛的,裡面好像還有細細的鐵柵欄,就在我發出叫聲的時候,裡面的悉悉索索動靜立馬停止了。我當時還在傻乎乎的想,小孩不會被我嚇到了吧。於是把臉湊過去看,因為外面亮,窗戶裡面暗,看得我很辛苦,還把手伸起來做遮擋,罩在額頭上貼著玻璃看。

一個披頭散髮的人猛的撲過來,嚇得我往後一跳。

我這麼多年回想起來,真的後悔得要命,這一切都印證了後來發生的慘劇,但是當時的我,根本就沒有把這些事情往拐賣婦女上面去想。往後跳了一步後,我看見那個披頭散髮的人跟我一樣,楞了一下,然後死命的拿手拍窗戶,震得窗戶都在響。

就在這個時候我電話響了,家裡人催我回去,說老人家酒醉也醒了,村長非要留我們再吃個中飯,這次只吃飯不喝酒。我也就老老實實說自己迷路了,不知道怎麼回去,打電話過程中那個人還在死命的拍著窗戶。

我一邊打電話一邊退離了這個院子。

掛掉電話,在院子口等了一小會,就看到後生帶村人過來尋我,後來我才知道這村子不大,但是道路都很繞,我當時所在的位置其實離村長家不遠。後生過來的時候,院子裡面還能聽到拍窗戶的聲音。我正準備開口跟後生說這個事,其實我當時挺怕裡面人衝出來揍我的,因為我滿腦門想的都是是不是我嚇到人家了,人家拍窗戶是發火的表現。

結果後生拉著我的手就走,和他一起的村人當中有個高高壯壯的男人,直徑就走進院子裡面,說了幾句很響的話,因為是方言,我沒聽懂,窗戶裡面立馬就沒了動靜。

我就這麼傻乎乎的跟著後生走,快到村長家的時候,後生突然沒頭沒腦的跟我說了一句「剛是XX家的傻媳婦,神經病的,嚇到你了真不好意思。」

還沒來得及接話呢,村長就迎上來了,昨晚太晚了沒看清,白天一看,其實村長家特挺寒酸的。院子裡面擺的桌椅很多都不是配套的,板凳有的還缺了半片兒,不過熱熱鬧鬧的人很多,很多婦女孩子都在忙活,估計是把全村的女人都發動過來燒飯啊打雜了。

家裡的老人悄悄過來讓我走的時候多壓點錢,據說人家村為了迎接我們,還殺了豬。順便說個插曲,原來在有些地方,過年燒一條魚,從三十放到十五,都不吃的,擺在桌上擺個臺面。昨晚我們傻了吧唧幾個人伸筷子吃掉了,今天一大早村長就派人去很遠的地方買魚去了。

我這人,啥事基本都不放心上。一吃飯的時候,就把那個所謂「XX家的傻媳婦」忘一邊去了,不知道你們見沒見過農村的那種大席面,很多桌的那種,一村人一起吃,女人基本不上桌,上桌也是來端菜的,弄得我家的女眷坐在桌上很是氣憤,又不好意思說。

4
雖然這個處處簡陋,菜倒是比昨晚還多,眼花繚亂的往上端,昨晚光顧著幫老人家擋酒,沒怎麼吃,胃裡還是有些難受,我就死命低頭扒飯菜吃,這時候有個比較年輕的女人端菜上來,直接往我懷裡送,我雖然詫異也立馬騰出手來接那一大碗的菜(山區很多時候用大海碗裝菜),一拿到菜,我就感覺菜碗底下有什麼東西,兩人在交換的時候,那女人用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這麼多年我都忘不了那雙眼睛,以至於都忘了她的長相,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又像是絕望,又像是痛苦。

我是和村長一桌的,看到這女人把菜往我懷裡送,村長大著嗓門說了句,具體什麼記不清了,好像是罵她怎麼不長眼睛,那麼大個桌子看不見。我家裡的女眷們逮著個機會劈里啪啦的幫這女人說,我暈乎乎的把菜碗放在桌上,下意識把那個硬硬的東西藏在了手心裡。

那個女人沒在桌面上待太久,村長一罵她,就有個年紀比較大的婦女嘴裡念叨著土話把她拉走了,後來的宴席上再也沒見到她。

手裡面的東西硬邦邦的,我當時身上都急出汗了,總覺得桌上很多人都在盯著我,一時半會想不出什麼點子轉移,潛意識裡我知道這個絕對不能當大家面打開來看。

過了沒一會兒,我就藉口上廁所,也沒人跟我一起。我一個人三步並兩步走跑到廁所,農村的廁所不分男女,就一個大坑,門口半扇木門,我敲敲沒人說話,就推開進去。一進去我就立刻把手心攤開,一張折疊成細棍大的白紙條。我把紙條摸平,上面就兩個鉛筆字「救我」。

我當時腦子裡面「嗡」的一下,瞬間想起來剛才那個「XX家的傻媳婦」,再想起那個女人的眼神。

不好意思要說髒話了,我當時情不自禁就說出來了「媽的這不會是拐賣人口吧!」

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是拿手機出來打110,手機拿出來以後我又想,不行,看電視上警察來救人,村民肯定要阻止,我老頭還在這裡,萬一他們發火把我們扣下來當人質怎麼辦!我們一行裡面還有幾個女的呢!

人果然是自私的產物,我知道看到這裡你們肯定要罵我,但是我當時真的是這麼想,這個鬼地方太偏僻,太遠,警察過來最快最快還要幾個小時,這段時間萬一我暴露了,我老頭這一把年紀了,被我連累出來什麼事情怎麼得了。我蹲在那個臭氣衝天的茅房裡,想了又想,想了又想。

最後決定先不報警,不動聲色,先打聽到點具體消息,等一離開這個地方,就報警。因為到現在為止,只有這麼一個紙條,連姓名,聯繫方式都沒有。那個被囚禁的女人,我也不記得關在哪裡了。誒,總之現在手上只剩下這兩個字「救命」。

決定以後我把紙條疊好,藏在錢包暗層裡面。重新回到酒局。

5
事實證明我還好沒有立刻報警,因為剛回酒局沒多久,村長就給我介紹了一個讓我很震驚的人。據村長說,因為我們昨晚也是臨時決定來他們村,很多人都沒來得及趕過來(其實後來我很納悶,我家老頭面子這麼大?這麼隆重做什麼),今天很多原來這個村子裡面出去的老人家和後輩都過來了,帶我們認識認識。

說認識,其實也就是一桌一桌敬酒罷了,就知道逃不過喝酒。因為心裡存了心思,恨不得立刻就走,就算看人,我也在留意給我紙條的那個女人,可惜再也沒有見過她。

走到靠門的一桌,村長給我介紹說,這個面前的中年人,就是這個行政村落群負責的派出所二把手。

我到現在還搞不清這些村啊行政組啊鎮啊之類的事宜,但是當時村長那番介紹的話,讓我很清楚,面前這一位,就意味著公家代表了,我心裡那個後怕,要是真報警了,估計真沒法活著離開這個村。110肯定是轉接最近的警力,這警力還不是他負責麼,看他們這麼熟悉的樣子,會為了被拐賣的婦女翻臉?!真黑!

於是一離開這個村子就打110的想法又被我推翻了,我當時滿腦子都是各種念頭。為什麼我一開始就跟你們說,要是村子離汽車站或汽車站停靠點近就好了,現在這個鬼地方,盤山的破路,要是沒人帶,我們根本出不去!

然後我又轉念一想,這幫老古董思維定勢,說不定年輕人好說話,於是我找到最早帶我們來的年輕後生,開始跟他套近乎。問他在哪裡上班,做什麼,可想好到大城市發展。

這個年輕後生一聽到大城市,眼睛都發光,他跟我說,現在年輕人都不願意待在深山溝裡,都想出去闖闖。但是文憑低,在外面基本都是做苦力(他們的學校離這裡很遠,條件又差),最重要的是,家裡面要是不留男子漢,很容易被人欺負。說實話聽到這個觀點,我真的覺得很搞笑。但是聽他細細說來,我又覺得很沉重。

山上的耕地非常的貧乏,開墾耕地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不小心還會造成山體滑坡。所以可以說寸土寸金,家裡沒有男性勞動力,就很容易被臨近的村民吞噬,今天多種你家一點,明天多種你家一點,一年半載就成人家的地了。而且雖然說靠山吃山,但是這些都是重體力活,比如說板栗樹,每年打板栗都要死人,不知道你們見過板栗長什麼樣子沒?外殼全是刺,還有青壯年上樹打板栗,下面人躲閃不及刺瞎了眼睛的。你家要是沒有男人,別人就會說閒話,放著浪費還不如人家幫你們照看。

我問他家有幾個男人,他說兄弟三個,我趁機勸他出來,其實我內心的想法是從他嘴裡套話。因為他肯定知道村裡現在究竟有多少被拐賣的婦女。我跟他說,你要是願意,這次跟我們一起回去,我幫你找工作,不需要做苦力,你可以當保安,一邊做一邊讀夜校,文憑拿到了再做技術含量高的工作。後生也被我說動了。

我當時很天真的認為,帶後生一起走,路上再套話,離開他們勢力範圍再呼救,應該來得及。我也很想說,很想說我都是編著故事嚇唬你們的。我也很想說,我英明神武的救出了所有的女孩們。

但是我沒有做到,我不是超人,我很自私,我當時想到的,是先保全我身邊的老人和女眷。我把整件事情想的很簡單,可以說很傻很天真。和村長辭別後,我帶著後生,家人離開了那個至今還會讓我牽掛的村子。

6
一拿到車,我不顧老人還要逗留幾日的要求。直接帶著所有人直奔縣城,家裡人覺得欠著全村的情分,對於我一直帶著後生的舉動也沒有異議。還一起商量幫這小夥子介紹到誰家工作比較好。

到縣城那天,我藉口帶小夥子出去買煙抽,帶他到一個安靜地,把錢包裡面的紙條抽出來給他看。我說,你別騙我,你們村裡是不是有姑娘是買來的?

小夥子笑笑,有啊,好多人都買的,你也看到了,我們村那麼窮,不買,誰願意嫁?

原來我以為我攤牌的那天我會很義正言辭,很氣憤。但是面對小夥子那種再平淡不過的臉,我一點底氣都沒有。

那天你跟我說的XX家的傻媳婦,是不是也是拐賣過來的?

是啊,我沒騙你,她真的是傻的,買的時候不知道,X嫂(經常帶女孩子過來賣的人販子名字)說從人家那裡拿過來就是傻乎乎的,不知道是藥多了還是打傻了的,但是能生,傻子便宜的多,8千塊。

你知不知道買女人是犯法的?

知道啊,但那也是沒辦法。

小夥子一臉的木然,還有那麼一絲絲你能把我怎麼樣的味道。

當我跟小夥子說,我要報警的時候。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我這句話的脅迫力。

小夥子跟我說,警察知道這些事情,一方面很多警察自己都是從小村子裡面出來的,方圓十里都是親戚,你把人家媳婦抓走了就是斷人家的香火,拉不下這個臉。另一方面,真要有別的省的警察來救人,要麼打游擊,把媳婦交給X嬸轉移到別的村,再換一個警察不知道的人當媳婦。要麼全村都出動,在這方面,大家是很團結的,因為今天你不幫別人保護媳婦,明天你自己媳婦跑了你就什麼都沒有了。在村裡,買一個媳婦少說幾千多則上萬,基本就是一個家庭所有的積蓄,一輩子也就買得起一個。

小夥子跟我說,我現在就是報警,警察去村裡,根本找不到人。

我問小夥子,你就沒有姐妹嗎?如果你的姐妹被人販子賣走了,被折磨,你不難受嗎?

小夥子看著我的眼睛說:我姐姐給我哥哥換親去了。

原來,這樣貧困的山村,是不會養閒人的,女孩子長大了,就會為了兄弟們的親事去換親,去其他貧困的山村。

7
本來我想把這段記憶深深地藏起來,但是看到很多人把被拐賣到山區當冷笑話來說,覺得很沉重。你們所認為的,殺人下毒食物上做手腳真的很不現實,通過那個小夥子我才知道,X嫂不過是個中轉人,人販子也分幾道手的,她們常在山區走動的基本就是二道販三道販,從上家那裡買人過來,在他們口中,大活人就像貨物一樣。也有成本,也有損失,也有風險。拐賣小孩風險最低,因為小孩比大人好控制,但是除了自己家不能生育的,一般村民不願意買別人家兒子過來養活,都希望買媳婦回來生養。

有沒有人逃脫的?有。

這個逃脫機率與人販子帶著女孩靠近村落的距離成反比。距離越遠,逃脫機率就越高,真進了村子,就很難翻天。

很多時候人販子就靠騙,因為這中間路途很遠,完全靠藥,就會造成XX家傻媳婦一樣的下場,很有可能藥死或藥傻。小夥子說,X嫂並不富裕,她丈夫很早就死了,再嫁的丈夫在外地打工時砸傷成了殘廢,一家老小靠X嫂一個人養活,一開始她出去打工,後來往各個村帶小孩,慢慢的開始帶女孩子。她也要本錢向上家買人,自己一個人出去拐風險太大,就是因為這樣價格也是不定的。手上「貨源」多的時候,X嫂價格就放得很低,夠本能多賺一點就行。

談到最後,我覺得已經沒有辦法偽裝下去,小夥子也明白了,他問我,是不是沒有打算幫他找工作?

我說不是,我可以幫你在城裡找工作,只要你跟我走,但是你要幫我。我要知道你們村裡女孩子的名字,或你幫我問到她家人的電話。我不報警,我直接找她們家人就好。

小夥子沉默了很久,跟我說了個故事。

小夥子說,村裡買來的媳婦,一清醒了哭鬧是免不了的。有鬧得厲害的,把腦袋往牆上撞,就要拿布條捆在床上,餓上幾頓才能老實。也有鬧得不厲害的,哭上幾頓,想著法子跑。村裡老人說了,等有了孩子就好了。

有一年,後面村子一家人買了一個媳婦,可厲害了,大半夜跑掉了。幾個村子幫忙找都沒找到,不知道是躲在山上等天明逃走了還是大半夜掉到山底摔死了,反正怎麼都找不到。

那家的老媽媽哭了好幾天,因為家裡所有的錢都拿出來買這個媳婦了,最後想不開上吊死了。

消息傳開以後大家都緊張了好一陣,沒過多久,X嫂又帶了女孩過來,看這家人實在是可憐,真的沒有錢了。就跟他家人說,上個女孩也是我賣給你的,這個女孩就當我發善心給你。但是生出來的小孩,只要是女孩我都要,我也不要多,就要兩個。

這家人開心的不得了,千謝萬謝送走了X嫂。

新拐來的女孩就求這家人,說你們要是缺錢,我家有錢,我家有很多錢,你要多少錢我家都給你。我不報警,我給你們一個號碼,你們幫我打,我家裡絕對不報警,還會送錢給你們,再給你買幾個老婆都夠了。

這家人一開始不同意,後來這女孩就絕食,硬躺在床上最後就剩一口氣了。

要是這個女孩死了,這家人不僅沒有老婆,還要欠X嫂一屁股債,於是慌了,打電話給女孩家人。女孩家人和女孩通電話以後,從很遠的外地趕過來,真如電話所說沒有報警,帶了很多錢。最後把裝滿一個大包的現金先丟到村口,幾十號村民再抬著擔架把女孩送出來。

女孩家人帶著女孩就走了,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家人拿著錢,去找X嫂,想說我現在有錢了,買得起媳婦了。沒想到X嫂發了很大的火,說這家人壞了規矩。不僅不會再賣這家人媳婦。整村都不會賣了,這家人慌了。去找村長,最後是村長出面和X嫂談,把大部分錢都給了X嫂,X嫂才開口,說幫忙介紹一個做這個生意的人,這個村子她是不會再來了。

我明白小夥子講這個故事給我聽的用意。

他不可能幫我,絕對不可能。

8
這個潛規則是有多深,就好像很多筒子說的,是真的管不了嗎?

我相信不是的,前段時間微博解救被拐兒童。不是救了不少小孩嗎?普通老百姓的力量都可以拯救,為什麼官方的力量不行?這些問題我不想,真的不想去想。

這個事情越來越向著我不能控制的方向去扭轉。如果小夥子不願意幫我,我肯定也不願意幫他,我不想這樣的人,在我的幫助下掙錢,拿我幫忙得來的錢,去買別人家的女兒做媳婦。

接下來我和小夥子又顛來倒去的說了很多話,具體扯到什麼方面,我也記不清了。總之,最後,我們就在那裡分道揚鑣。

我不知道他回去會和村民說什麼,但我記得,我求他,不要把「救命」那個紙條的事情說出來。

回去以後,我把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家人。老頭子一口氣抽了半根多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接下來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我知道我表現得很膽小,但我總覺得,在那個縣城,也不安全。記得很早以前看一個報導,一個記者到下面的學校暗訪高考作弊,回縣城被人逮到,差點沒被打死。是,我知道那個女孩,還有那個所謂的XX家的傻媳婦,都在抱著一線希望。但是當時我真的不願意把希望浪費在那裡的警方身上。到家以後,我找了在派出所上班的朋友,問他這個事情可能幫上忙。

他一張嘴就問我,那個女孩的名字,家人聯繫方式。

我,什麼都說不出來。我手裡只有一張小紙條,只有兩個字。那些天的夜裡,我總是睡不著,那雙眼睛一直在我面前,我知道我對不起她,還有那個被囚禁的女人。但是我沒有辦法。我能做的,只有把村的名字報給朋友,他說他也只能盡人事,盡人事,剩下的要聽天命嗎?

有人讓我公布X嫂的名字,小夥子就跟我說了一個字「張」,還不知道是「章」還是「張」,到現在那個紙條還一直存放在我的錢包裡面。那是我手頭僅存的證據。

我沒有女孩的姓名,我甚至連她們的長相都模糊了,第一個被囚禁的女孩,我根本都沒有看到臉。平時看美劇,看CSI,人家通過指紋就能定罪。但是現實生活中,真的什麼都做不了。

後來請我的朋友吃飯,打聽後續的事情。朋友告訴我,距離這麼遠,沒有確鑿的證據,他們不可能出警。只能通過內部關係幫我問,那個村子幾年陸陸續續新增的女性人口少說也有4~5個,我見到的那兩個應該就是其中之一二。如果說能搞到女孩的姓名,在全國系統裡面查,最好是她家人聯繫方式,家人過來,事情鬧大點,媒體都出動就好辦。但這裡面的複雜程度不是我能想像的,如果這個女孩是獨生子女,父母疼愛還好說,如果她就是被家人賣的呢?如果她生了孩子捨不得孩子呢?這些情況在救援中都發生過,千辛萬苦把女孩救出來。結果沒過幾年,她掛念村裡的孩子又回去的。

9
一開始我就說過,我很自私,很懦弱。我也知道,如果關在村子裡面的是我女兒,我的妻子,或我的母親,就是拼了命,我也要重新回去救她們,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淪落到變賣家產也在所不惜。

我也知道我錯過了最佳的營救時機,如果一開始看到被囚禁的女人,我多一個心眼,不是急著接電話傻不唧唧的往外走,而是過去問問她,哪怕多說一句話,引起我的警惕,是不是就能救到她。最起碼能問到她家人的聯繫方式。

我也知道我最後放走小夥子的行為很蠢,但是你們知道麼?在那年的那個時候,我真的沒有反應這麼多。我從來都以為,拐賣婦女兒童,只是電視上的事情,雖然我家也算是山地地區,我從來就沒有接觸過那麼貧困的地方。我從來就沒有往那些方面去想,等我一切都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蹲在茅房,捏著那張求救紙條,滿腦子亂糟糟的念頭。

你們可以罵我自私,我一直到回到自己家,才覺得鬆了一口氣,我怕老頭子出事,我怕帶過去的女眷出事,你們也可以罵我蠢,就這樣和小夥子一拍兩散,我至今無法明白我當時的心情是怎樣的,憤怒?覺得他其實和他的村民一樣無可救藥?麻木?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了?內疚?覺得自己一開始就大錯特錯了?

和朋友溝通過以後,我除了等待,什麼都做不了。那些年的網路遠沒有現在發達,不像現在,也許手機哢嚓拍一張照片,傳上網。後來我跟我老頭子說,能不能讓他幫忙想想辦法,好歹也是長輩,村子賣你個面子也說不定。我也不求能救多少,我就想知道那兩個女人的下落,我也怕那個後生回去多嘴,害她們日子難過。

老頭子還是抽煙不說話,後來某一天他喝多了,跟我們幾個說,他奶奶也就是我們的祖奶奶當年就是自己的丈夫死了,被小叔子賣給我們家的。只不過祖奶奶在我們家生了孩子過得也好了,回去還要被小叔子們賣,不如就這麼過活了。問題是我祖奶奶那是哪一年的事情?那是舊社會好吧!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我憋屈,但我知道老頭子擺明不會出這個頭。

今天我寫下了,也沒指望是為了自己良心安而發。一開始純粹覺得網上流行說被拐賣進大山裡面怎麼逃出來的帖子網友一個回覆的比一個冷漠,心裡堵得慌。

越發,心裡就越沉重。往事也就一個勁的往眼前浮,再後來朋友跟我說,不知道是我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趕上中央那年有個什麼政策,下面要抓業績,幾個地方不是打黑就是打拐,他想到我託付他的事情,也就有事沒事透點風聲。

對的,那個村子也波及到,因為我不知道那女人的名字,所以解救出來的2個女人裡面不確定可有我念念不忘的那位。朋友說其實解決2個也是當地對上面的一定程度妥協,2個當中,1個是傻的(應該是我見過的那個),沒辦法遣送,另一個聯繫過家人來領了。但是資料是保密的,他本來想有心幫我看看照片,長什麼樣子,都沒看成。

而那個張嫂,還是章嫂,根本沒抓到。

我估計,他們也沒有用心去抓。或者呢,等到下次大行動,做戰利品。這些年,這些事,看得多了。不過朋友也暗示我,我們家人那個村子以後還是不要去了。大家都不是傻子,我們前腳走,沒多長時間,就要打拐。不會這麼巧。

關於那個村子,我再也沒有去過,老頭子和我們全家人,都沒有再提過這件事情。但是那張紙條,我現在都留著。整個事件,到這裡,真的就是沒有結局了。那個小夥子,也就再也沒有消息,我常常心裡安慰自己,就是這麼巧,就是那2個女人被救了,但是又想起小夥子說,X嫂會「換貨」,又不得安生。

10
昨天同事跟我說了件事,她認識的一戶人家,女兒在大學畢業沒多久就失蹤了。父親找了足足六七年(化妝成收破爛的,乞丐等等到處打聽消息)才找到。都去了很偏僻的一個沿海地區。這位父親很機警,他沒有表現出悲痛欲絕,而是去找村長,說自己家就這麼一個女兒,家裡以後什麼都是女兒女婿的,希望能認親,以後自己和老婆都搬到這個村子來生活,養老。打算在這個村裡買個房子。

一開始這個村長根本不相信,試探這位父親,先派買他女兒的男人到這個父親家去打探。這位父親和母親對待他像對待真正的女婿一樣熱情,並給這個男人的弟弟都安排了很好工作。足足3年,男人全家放下戒備。終於放這個女兒回去團聚。等接到女兒以後,含辛茹苦的父親與母親與女兒抱頭痛哭,立刻報警,將這男人告上法庭。

這個故事聽得我很感慨,但是這樣的故事,在眾多的拐賣事件中,還算是很圓滿的結局。只是我的同事跟我說,這個女孩被解救過來以後,意味著這個村子裡面剩下被拐賣的女孩,永遠都不可能被解救。

我從來就沒有抹殺農民的質樸與善良,還記得我所說過那個為了我的牛奶跑幾個小時山路的孩子麼?不管你相信與不相信,他確確實實是存在的,他也許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估計都不會算方程式,但他為我所做的,確實一直讓我銘記到現在。是的,這一切是很矛盾,對於作為遠房親屬的我們,村民可以熱情得無以復加,為什麼,對於被拐賣來的女孩,他們就可以冷漠至此。同樣是人,為什麼得到這麼大的差別對待?這樣的矛盾,究竟是因為什麼而造成?

我希望有幸能看到這篇文章的人,尤其女孩子,不要再把拐賣婦女這個詞想得很遠很遠,當年,我也以為這個詞離我很遠很遠。我覺得很多人,都生活得太幸福,太不珍惜現在的幸福。不要用開玩笑的語氣來討論這麼沉重的話題,是的,我沒有資格批判誰。但是我覺得,就是這樣的心態,導致很多女孩平日對陌生人的提防降低,一不留神就深陷苦海。希望這篇文章能讓更多人看到,我再重複一遍,女孩子被拐賣進深山中逃出來的機率是零,是零!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 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