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中共對歐洲玩火卻難滅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19日,王毅在慕尼黑安全會議的視頻發言似乎有所降調。2月4日冬奧會開幕式當天,習近平與普京會晤後,中俄聯合聲明直指北約,相當於對美國和西方下了戰書。兩週後中共真的反悔了嗎?

2月16日,習近平與法國總統馬克龍通電話,曾試圖與歐洲修復關係,法國的聲明卻說,「繼續重新平衡歐中關係」,與中共所說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反差明顯。

中共跟隨俄羅斯「反對北約」,卻指望與歐洲發展「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實在缺乏邏輯。中共眼看玩火失控,王毅的發言可能想滅火;然而,中共燒的這把火不容易滅,王毅表面似乎有所放軟,實際沒打算真的撤火,中共黨媒洩漏了新一輪的誤判

王毅是真降調嗎?

王毅在慕尼黑安全會議的視頻發言一開始就稱,今年的焦點是「無力感」,「反映出各國對現狀的深度困惑,對前景的普遍擔憂」。

2月14日,慕尼黑安全會議官方網站發布了《慕尼黑安全報告2022: 扭轉局面——忘卻無助》(Munich Security Report 2022: Turning the Tide – Unlearning Helplessness)。報告探討了面臨眾多全球挑戰時出現的「集體無助感」,包括「看似永無止境的冠狀病毒大流行」、「日益明顯的氣候變化威脅」、「相互關聯的世界令人煩惱的脆弱性」,「不斷加劇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面對迫在眉睫的威脅,人們普遍感到無助」。報告認為,「雖然挑戰是真實存在的,但解決這些挑戰所需的工具和資源實際上是可用的」,跨大西洋領導人「有機會扭轉局面」。

慕尼黑安全會議討論如何「扭轉局面」,王毅卻偷換概念,把重重危機之下人們的「無助感」,改成了「無力感」。這僅僅是簡單的文字遊戲嗎?

王毅承認「世界確實再次面臨分裂和對抗的風險」,但將責任推給「個別大國」正「製造陣營對立」、「脫鉤築牆」,並老調重彈「多邊主義」。

白宮剛剛發布了《美國印太戰略》,明確排除了中共的參與。中共應該清楚,再對美國喊「多邊主義」已經沒什麼意義;因此,王毅呼籲「中歐必須發揮作用」,「把握住中歐全面戰略夥伴這一定位,不因一時一事而動搖」。

中共把中美關係搞對立後,若再把中歐關係搞成對立,中共的國際空間就更小了。王毅試圖挽回中歐關係,並希望「求同存異」,但王毅也亮出了底線,即所謂「不干涉內政」。

習近平和馬克龍2月16日通話時,馬克龍提出「鼓勵中方解除對立陶宛的製裁,通過對話提出中方的要求」,並「特別提到了強迫勞動,對新疆局勢表示關切」;還提醒習近平「中國採取的衛生措施對法國和中國社區的影響」。這些都被新華社省略了,應該都屬於王毅所說的「不干涉內政」。

王毅呼籲中歐合作,實際並非真的放軟,而是把歐洲報告探討擺脫「無助感」,故意說成「無力」,到底何意呢?

2月19日,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ladimir Alexandrovich Zelensky)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發言。中共外長王毅僅通過視頻發言。(慕尼黑安全會議官網)

黨媒透露了中共的重大誤判

2月17日,新華社報導《慕安會:全球面臨多重挑戰 西方感嘆「集體無助」》 。文章稱,18日至20日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主題是「擺脫無助感」,「尋找解決地緣政治安全、全球公共衛生、高技術領域産業鏈等多重危機和挑戰的方案」。

文章引用某「專家」的話分析,歐洲「在國際舞臺上的影響力大幅下降」。文章還稱,俄方官員不會參加今年的會議,並引用「分析人士」的話說,烏克蘭問題難以解決,歐洲在戰略安全方面的「無助感」只會有增無減。

新華社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之前,就認為俄烏危機令歐洲「無力」應對,「在國際舞臺上的影響力大幅下降」。

慕尼黑安全會議之後,2月21日,新華社又發表《特稿:慕安會無果而終 西方力不從心》。文章稱,「俄政府未派代表團出席,會議未能為解決烏克蘭問題開出任何良方妙藥,而這恰好印證了今年會議的主題——『無助』」。

文章斷言,「當今世界面臨各種緊迫的全球性挑戰,西方已無法單獨應對」。

新華社的特稿及時附和了王毅的發言。文章也對《2022年慕尼黑安全報告》斷章取義,認定「在多重危機挑戰的影響下,西方國家感到力不從心,失去把控能力和決心,認為已無力改變當前困局」。

文章引用「分析人士」的話說,「一個自身實力不足、共同立場缺失的西方既不能代表全世界,也無法單獨應對全球性危機和挑戰」;要想擺脫「集體無助感」,「必須尋找新的路徑」,那就是「多邊主義」。

新華社在慕尼黑安全會議前後的文章,自然不是胡錫進之流胡諏的,應該是中共高層授意故意放風。一場俄烏危機,大概又讓中共高層產生了重大誤判,覺得西方已經無力應對,中共的機會又來了。

王毅的發言中也稱,「面對動盪不靖的國際局勢」,構建「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當務之急是要堅持開放而不隔絕、融合而不脫鉤」,拆掉「小院高牆」。

中共顯然認為,俄羅斯給美國和歐洲製造了足夠大的麻煩,西方只能轉而尋求與中共合作。

2月19日,北約祕書長斯托爾滕貝格 (Jens Stoltenberg,左二)和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右二)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參加跨大西洋和歐洲安全討論。(慕尼黑安全會議官網)

七常委隱身商討出的結論?

中共政治局七常委在冬奧會開幕式後一度隱身,外界認為他們閉門商討如何應對俄烏危機,以及如何處理與歐洲的關係。王毅的發言,被外界視為放軟的信號,也被認為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商討後的妥協辦法。

王毅的話沒有太多戰狼姿態,令外界誤解為中共似乎在放軟,但仔細看看王毅所說的各國「無力感」,以及新華社精心安排的文章,實際卻代表了中共高層的又一次誤判。當然,也可能政治局常委並未達成共識,但新華社遵從最高上意,故意向外放風。

中共外交部公開的王毅發言稿中,沒有出現「反對北約」的文字,甚至還稱「堅持政治解決各種地區熱點問題」,但同時也稱,「一國安全不能以損害他國安全為代價,地區安全更不能以強化軍事集團為保障」。

2月21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稱,「王毅國務委員在慕安會期間也就北約東擴問題闡明了中方立場」,「北約作為當年冷戰的產物,應該審時度勢作出必要調整」。

由此可見,中共的立場並未真正改變,只是俄羅斯正在與美歐對抗的最前台,中共趁勢先躲一躲而已。中共斷定歐洲「無力」應對,沒有收回「反對北約」的說法,不但想讓歐洲硬吞下去,還只能與中共合作。

難以確認中共政治局常委是否在這一判斷上取得了共識,但中共外交部和中共黨媒明顯擺出了這樣的姿態。

中共黨媒僅提到了《慕尼黑安全報告2022: 扭轉局面——忘卻無助》,但沒有提到此報告之下的另一份報告,《注意差距:跨大西洋中國政策的優先事項》(Mind the Gap: Priorities for Transatlantic China Policy)。這份2021年中期的報告提出了從經濟、價值觀到安全等七個問題領域的建議,認為面對中共的挑戰,「歐洲和北美的民主國家必須聯合起來捍衛和推進他們的利益和價值觀」,優先事項包括「加強經濟安全」、「爭奪技術領先地位」、「製定國際機構的議程」、「維護自由社會和促進人權」、「維持印太地區的力量平衡」等。

可見,中共的又一次誤判多麼一廂情願,也再度暴露了中共對國際外交的無知。

重演「東昇西降」?

2月21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還說,「50年前尼克松總統訪華,中美實現了歷史性的握手,結束了兩國長期隔絕狀態」,「希望美方同中方一道,從過去50年的歷史中汲取經驗和智慧」,「中美關係重回健康穩定發展軌道」。

中共黨媒沒有立即轉載報導,甚至對尼克松1972年2月21日訪華50周年的日子隻字未提。這表明,中共也清楚,指望一場俄烏危機就能令中美重新走到一起,似乎有點天方夜譚。

當年美國向中共伸出橄欖枝,是聯合小惡治大惡的策略,當時中蘇交惡、處於戰爭邊緣,美國實際從共產陣營策反了中共,中共領導人害怕前蘇聯發動核戰而性命不保,趕緊倒向了美國。如今,中共正在模仿前蘇聯與美國爭霸,拜登政府也把中共定義為最大的對手。美軍時刻準備反擊中共武力攻台,卻沒打算直接介入可能的俄烏戰爭。俄羅斯覬覦前蘇聯共和國的領土和人口,但自知沒有實力爭霸世界,大概想趁中美對抗之機多撈一筆。

中共為了冬奧會,為了減輕自身壓力,拚命攛掇俄羅斯對抗美國和西方,不惜對歐洲玩火,現在好像要滅火。不過,一貫惟恐天下不亂的中共政權,應該希望俄羅斯把火繼續燒下去,令美歐「無力」應對。雖然中共領導人也怕火燒到自己,但可能又覺得找到了翻身的機會,或者至少試圖製造這樣的輿論。

2021年,中美關係的現實令「東昇西降」成了笑談。一場俄烏危機令歐洲緊張,中共故意推波助瀾,又嘲笑歐洲「無力」,2022年的中歐關係會重複「東昇西降」的故事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