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鏈女調查報告被批漏洞百出 官方信譽破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4日訊】江蘇省調查組2月23日發布了鐵鏈女事件的第五份調查通報,再遭公眾強烈質疑,其調查過程和相關數據也被指背離常識,存在許多疑點漏洞

週三(23日),江蘇省調查組發布「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調查處理情況通報。外界發現,調查通報中關於鐵鏈女的身分認定等問題,依然存在諸多疑點漏洞,難以服眾。

例如,官方的通報認定「豐縣生育八孩女子」就是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人「小花梅」,指其出生於1977年5月13日。也就是說, 「小花梅」現年為44歲。然而,網絡上此前曝光的楊慶俠與董志民的結婚證上,楊慶俠的年齡是52歲。官方這次的通報直接把該女子的年齡從52歲降到了44歲。

官方解釋稱,這是歡口鎮民政辦工作人員在辦理結婚登記時,違規按董某民自報的信息填寫,而「筆誤」將女方的姓名和出生日期寫錯。

官方的解釋遭到網民的嘲諷:這個「筆誤」誤得也太巧了,剛好掩蓋了女方的真實身分。

又例如:按照江蘇省政府發布的通告,楊某俠與董某民共生育8名子女,長子董某港於1999年7月出生、次子2011年3月出生、三子2012年4月出生、四女2014年11月出生、五子2016年5月出生、六子2017年5月出生、七子2018年11月出生、八子2020年1月出生。

對此,網民質疑,之前已經曝光的視頻中,董男聲稱他家的長子是1997年7月「香港回歸」期間出生的,所以取名為「董香港」。現在官方卻把他的年齡改小了兩歲,寫成1999年出生。網友們認為,這顯然是因為結婚證上的辦證時間與董家長子的出生時間不符合,官方為了彌補以前官方說法的漏洞而編出的新謊言。

關注婦女權益的湖北維權人士伍立娟對自由亞洲電台說:「1997年香港回歸,她生董香港,現在又改為1999年生。這個通報越看漏洞越多。他們自己說的話前後矛盾。我一直在翻看朋友圈發的全都是質疑的聲音。」

時事評論人關山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按照此前官方披露的信息, 1997年的時候「小花梅」還在雲南,她怎麼可能跑到徐州生孩子,所以這次官方把董家長子的年齡改小一歲多,但這第五份通報依然是漏洞百出。

關山說:「他們的第四份通報是經過公安部、江蘇省、徐州市公安機關一致同意得出來的第四份通報,他不可能推翻這個結論。所以他(第五份報告)必須確保第四份通告的正確。」

針對通報中聲稱調查組跨越河南和雲南兩省,走訪了4600餘人次,查閱上千份資料的說法,許多網友也提出質疑:江蘇省委省政府從2月17日宣布成立調查組,到23日公布調查情況,在這短短4天內,調查組如果走訪了4600餘人次,按調查組的8人計算,這意味著他們每人每天需走訪766人,如要查閱資料1000餘份,每天要查詢166份,「請問當局是怎麼做到的」?

(網絡截圖合成圖片)

此外,江蘇省調查組接手此案後,立即對網絡輿論和社會輿論採取了更加嚴厲的措施:迅速把「鐵鏈女」所在的董集村用鐵皮牆圍得水泄不通;調查組就「鐵鏈女」結婚證泄露事件約談了數十人;而各地一些活躍人士也紛紛接到警告電話,被要求刪除有關鐵鏈女的所有帖文、圖片、視頻,退出聲援簽名連署;杭州和西安的兩家書店設置的「鐵鏈女」主題專櫃被撤除;先前參與聲援聯署的中國高校校友被要求撤出連署;多所高校依照「上級指示」,要求學校員工和教師不要再談論和轉發豐縣事件。

針對江蘇省調查組的上述行為,眾網友也表示了強烈的不滿,譴責中共當局「不解決問題,先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在官方第五份通告登場後,有大陸網民留言怒斥「當全國人民瞎嗎······」

還有推特網民稱:「這哪裡僅是侮辱網民智商啊,這是侮辱世界人類智商!」

另一位網友則發帖稱,「這既不是一場『大戲』,更不能說是精采。這是一場完全的悲劇,它關乎八孩媽媽、小花梅、楊某俠,更是關乎無數其她女性,那些不能發聲、不敢發聲、沒有機會發聲的她們。」

還有網友留言提出要求:「想要圖片、視頻等證據,形成完整的、翔實的、令人信服的調查報告。而不是只有一張嘴。」

中國媒體人高瑜也在推特質問中共當局:「從流出的自媒體、央視的視頻,鎖鏈女並沒有喪失思維能力、語言表達能力和判斷能力,為什麼從江蘇省、徐州市到豐縣的黨委和政府都不讓她自己開口講話?你們到底害怕公眾知道什麼實情?」

知名維權人士陳光誠也發帖說,中共明明知道鐵鏈女是誰,就是不予以確認,至今一個多月之久,不讓並未失去語言能力的鐵鏈女自己出面開口說出自己是誰,就是最好的證明。

有網友指出,江蘇省委省政府調查組「指鹿為馬」的結論,已經引起廣大民眾的強烈不滿,恐怕事情還會繼續發酵,當局的信譽將進一步破產。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