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如何平息輿情?我給江蘇調查組提四點建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23日,網友們終於等來了江蘇官方發布的「鐵鏈女」事件調查處理通報。

通報雖然「責令徐州市委和市政府作出深刻檢討,對有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員依規依紀依法作出處理」,但許多網友並不滿意,輿情並未平息,還在繼續發酵。

網友之所以對省級調查組的通報依舊不滿,最主要的一點就在於它堅持認定「鐵鏈女」就是小花梅,而不是李瑩,這跟徐州第四版通報的結論完全一樣,而面對網友的諸多質疑,這個結論並沒有說服力。

如果我沒說錯的話,官方成立省級調查組的主要目的是想儘快平息輿情,但事實證明省級調查組發布通報後,並沒有達到這個目的,新一波的輿情正在起來。

其實,真要平息輿情也不是沒有辦法,但絕對不是官方到目前為止的那種做法。那真正的辦法是什麼呢?或者說怎樣才能真正平息輿情呢?為此,我給江蘇調查組提幾個小小的建議。

第一個建議是讓「鐵鏈女」和李瑩的母親直接見面,見面會邀請幾個大媒體全程直播。同時現場提取雙方血樣,可以提取兩對,分別送到上海和北京異地機構做DNA檢測。兩路血樣護送全程和檢測過程安排一兩名記者也全程直播。

如果DNA檢測的結果確定「鐵鏈女」不是李瑩。輿情馬上降溫了一半,所有人都先鬆了一口氣;如果是,當場宣布先把之前豐縣調查組和後來徐州兩個調查組的所有人先停職,這樣輿情也能降下一大半來。

其實,鐵鏈女只要和李瑩母親見上面,理論上就能確定她是不是李瑩。為什麼這麼說?道理很簡單,李瑩失蹤時已14歲的大姑娘,何況母女連心。對李瑩的母親來說,她當然想知道這個女子是不是自己20多年前失蹤的女兒;對「鐵鏈女」來說,她當然也想知道面前這個老人是不是自己的母親。顯而易見,見面的一瞬間,憑雙方的表現大家現場就能看出她們之間的關係。

第二個建議是讓媒體直接採訪鐵鏈女本人,讓她說出她自己是誰。

之前圍繞 「鐵鏈女」是誰,官方做了大量工作,去雲南福貢亞古村,去河南,用網絡庫存的DNA和李瑩媽媽做比對。但是有一個奇怪的現象:他們放著一個大活人不理不睬。

她是誰?她自己不知道嗎?

官方通報,「鐵鏈女」有精神分裂症,時而發病,時而正常,但並不痴呆。從視頻上她說的「這個世界不要俺了」,「這家都是強姦犯」,「放我回去」來看,她的表達能力和神智也都正常,說的都是明白話。而且,來到豐縣此地時,她是成年人,不是幼年兒童,照這個邏輯,她應該知道自己是誰,她來自哪裡?經歷過什麼?

北京某精神病專科醫院一位叫徐永海的醫生也說,從業三十年中,他還沒見過不知道自己姓名的精神病人。鐵鏈女叫什麼,問她本人就可以了。

第三個建議,官方既然認定「鐵鏈女」就是小花梅,那就讓亞古村民用傈僳語和她視頻敘箇舊,讓小花梅的妹妹和她視頻懷念一下她們的母親。這個不難吧?如果她連傈僳語都聽不懂,如果她對母親的回憶跟妹妹的回憶對不上號,她還能是小花梅?反之,則足以證明「鐵鏈女」就是小花梅。

第四個建議,讓媒體採訪一下「鐵鏈女」的孩子。她的大兒子不管是出生於1997年還是1999年,都已經成年,他應該知道不少母親的祕密。

上述四點建議,我以為有腦子的人都想的到。省級調查組的官員們能想不到嗎?他們當然也想的到。在這個問題上,我毫不懷疑他們的智商。關鍵是他們會這麼想嗎?更關鍵的是,他們會這麼做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