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銷聲「鐵鏈女」 前媒體人尋真相中甦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6日訊】在中共當局第五份「鐵鏈女調查報告發布後,一位曾去雲南「小花梅」家鄉走訪的大陸前媒體人,公布了他拍攝的視頻。

江蘇省官方2月23日發布的所謂調查報告稱,認定徐州「鐵鏈女」是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小花梅,同時認定「鐵鏈女」與四川失蹤女子李瑩不是同一人。

此前大紀元記者曾採訪大陸前媒體人趙先生,他在2月中旬先後兩次赴雲南小花梅老家走訪,包括小花梅的出生地「匹河鄉普洛村」和之後隨母親生活的「子里甲鄉亞谷村」。不過兩次拜訪,小花梅舅舅的態度發生了變化。第一次小花梅舅舅在看到小花梅和「鐵鏈女」的照片時,明確指認了小花梅,並指「鐵鏈女」不是小花梅。

大陸前媒體人趙先生:「17號去的(第二次),我到他家我還以為他會像上次一樣給我們一些確信的回答,但是我看整個的眼神交流,他推翻了之前的一些判斷。」

從視頻中可以看出小花梅舅舅的回答很糾結。
問:「這兩個不是小花梅,是嗎?」
小花梅舅舅:「是不是我也不好辨認。」
問:「這是她小的時候嗎?」
小花梅舅舅:「她小的時候我也不知道。」

而且在趙先生第二次與小花梅舅舅的交流過程中,去了很多村民模樣的人,趙先生不確定這些人的身分。其中有人查問趙先生是幹什麼的;也有人在溝通過程中代小花梅舅舅回答問題。

大陸前媒體人趙先生:「我當時是特別惶恐的。他舅舅也沒有像第一次那麼願意配合。我聽他的舅舅說,某地的警方已經給他來過電話了,而且叮囑了他很多事情。之後還有一些其他的有關部門,可能也給他打過電話。至少中央臺的記者在他舅舅家拍攝採訪的時間也很長。等我知道這樣的信息的時候,我其實內心就理解了他舅舅的一些改變,或者是反悔,或者是不確定。」

小花梅舅舅:「今早上打給我電話,從江蘇裡面打給我電話,那個人就是52(歲)了,我的姪女咋會有52,我就不知道了現在。這兩個,這張不、不像⋯⋯(有人插話、打斷了小花梅舅舅)」

目前這些視頻早已被從大陸新浪網平台刪除,記者在江蘇當局發布報告後的第一時間及時下載並保存了內容。

趙先生看到官方五份通告的互相矛盾;看到自己的旅途見聞視頻被刪除後,感到心理壓力很大。

大陸前媒體人趙先生:「你想那兩個送花的女孩去到徐州,都已經被當地的強力部門所控制,甚至還毆打、拘留。我是非常惶恐的,我都不敢想、整夜的睡不著覺、擔心很多事情。」

趙先生表示,他走訪過很多國家,發現中共當局對失蹤人口信息的處理方式很特別——其它國家是對外公布信息,而中共則是把受害者的信息控制在公安部門、政府部門。

大陸前媒體人趙先生:「我一直都是這個社會主流的人群,並沒有觸及到社會最陰暗的角落。但我這次知道了一些令人恐懼的事情之後,給我帶來的一種心理影響,讓我自身對自己生命的一種恐懼。這些東西對人的傷害太大了。」

新唐人記者李蘭、特約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