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中共的魔鬼邏輯 鐵鏈女必是小花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6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2月25日(星期五),亞太時間是2月26日(星期六)。

今天焦點:中共有魔鬼邏輯,鐵鏈女必是小花梅;李瑩再講川話,怒族語「世界不要俺」;法院撤拐賣文書,社會籲信息公開;牙齒脫落留牙根,牙周炎門牙先掉?槍炮隆隆華人恐慌,中使館支損招。

60秒新聞

俄羅斯25日表示,普京準備派代表與烏克蘭談判。稍早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用俄語喊話,烏克蘭各地都有戰鬥,應該坐到談判桌上談判,「停止人民的死亡」。在當天與習近平的通話中,習近平對普京表示,贊成以外交方式解決衝突。

非政府組織俄羅斯獨立抗議監測機構25日發布消息,入侵烏克蘭後,俄羅斯61個城市發生了反戰集會或抗議,至少有1,849人被拘留。

美國多家媒體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拜登決定提名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迴法官傑克遜晉升最高法院大法官,填補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退休後的空缺。51歲的傑克遜去年剛被拜登任命為巡迴法院法官。

香港疫情25日又創下了單日新增最高數字,突破了1萬大關,高達1萬10宗,另外新增死亡47例。不過香港衛生官員表示,有幾千呈報的樣本還沒有送檢。如果送檢,數字還有可能增加。

溫哥華警方表示,20日上午8點多,在一輛白色寶馬車中發現被槍殺的兩名婦女遺體。已確認死者分別是50歲的吳淑敏和39歲的孫穎穎。孫穎穎是前天津女足球員。

截止到美東時間2月25日下午1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184萬6,394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4億3,165萬4,620人;單日死亡1萬1,182人,累積死亡總數是594萬6,845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鐵鏈女在醫院又一次講了四川話,我們也得到一份小花梅家鄉的小孩講的「世界不要俺」聲音,我根本聽不懂。但儘管如此,鐵鏈女也必須是小花梅,因為背後中共的鬼邏輯在作怪。

法院撤拐賣文書 社會籲信息公開

在江蘇省調查組通告發布後,當局顯然加大了網絡掃蕩力度。今天(25日)網友發給我一份截圖,是一個某法院審判管理群的聊天截圖。

其中有一個「通知」,上面寫著「各法官團隊,接到上級法院緊急通知,請儘快排查所辦案件已公開文書中涉及到拐賣相關內容的文書,如有問題,請儘快申請報院審管辦後呈報省高院,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撤回」。

網友沒有透露這是哪個地區的法院,但是在鐵鏈女事件發酵後,豐縣法院「不准被拐賣女性離婚」的一些審判文書被曝光了。其中原法官黃濤要求被拐賣女性「以家庭為重」,「不予離婚」。

這些相關消息被曝光後,豐縣法院悄悄撤下了相關的判決文書。現在看來,中共從上到下正在有系統地擦屁股,儘管擦不乾淨,但至少表面上不能再露出來。

所以大家看現在關於鐵鏈女的消息,大陸社交媒體上面幾乎很少了,有的只是星星點點。不過海外的社交媒體上,鐵鏈女的事情仍然在發酵。

昨天(24日),河北石家莊律師盧廷閣向江蘇省政府遞交了申請表,申請公開幾點信息。第一,江蘇省調查組成員的相關信息,包括他們的姓名、性別、單位和職務等。

第二,對鐵鏈女與小花梅娘家人有親子、親緣關係;與四川女子李瑩母親排除親子關係;和董某民與8名子女存在親子關係的DNA收集和比對過程,以及相關檢驗鑒定人員的信息,包括姓名、性別、單位和職務等。

此前一天(23日),人民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山東大學四所高校的800多名校友聯名發出倡議,依照中共政府的信息公開條例,「申請江蘇省政府公開鐵鏈女調查報告形成的信息」。

美國之音指出,這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第一次出現多所中國高校校友就重大社會問題聯合發出呼籲。

中共發動的「六四」大屠殺,人們的記憶仍然存在。雖然過去了30多年,但人們的心裡陰影始終沒有消除。而在中共越來越高壓的統治之下,仍然有眾多有識之士聯名呼籲,實在是因為這件事關乎到每一個家庭,也因為鐵鏈女事件的慘烈,更因為存在著太多疑點。

牙齒脫落留牙根 牙周炎怎掉門牙?

江蘇省調查組通報中提到了鐵鏈女牙齒脫落的原因,聲稱是因為牙周病。央視報導中還晒出了鐵鏈女的透視片子,正面拍的片子中顯示,鐵鏈女前面的牙齒、包括門牙已經都沒了。而右邊的牙齒有兩個明顯的牙根。

如果鐵鏈女牙齒脫落是因為牙周病,那應該是連牙根一起脫落的。為什麼鐵鏈女會有牙根存留呢?

另外有網友指出,得了牙周病的人應該是先掉裡面的牙。而鐵鏈女的片子顯示,她先掉的是門牙,而剩餘的牙齒剛好可以咬合。

已經逃亡海外的王靖渝在跟帖中說,「我就有根尖周炎,哪有掉門牙的說法?中共國把人當三歲小孩呢?」

很顯然,鐵鏈女即使有牙周病,也不是她牙齒脫落的主要原因。很可能就像網友披露的情況,是董志民拔掉了她的牙齒。

早前曾有網友透露過,董氏家族中買來的媳婦,「頭面人物」都會「嚐鮮」。有豐縣某個「大人物」去「嚐鮮」,結果遭到鐵鏈女的反抗,咬了那個「大人物」。後來董志民就用鐵鉗拔掉了鐵鏈女的牙齒。

在江蘇省的通報公布後,中共官媒新華社還假意發表了一個「十三問」。看過內容之後,會發現都是根據通報的內容設計的,就是繼續撒謊,要繼續愚弄百姓。但是當局沒想到的是,在評論區竟然有一千多條「李瑩你受苦了」。

李瑩醫院講川話 怒族語「世界不要俺」

另外在央視的新聞中,有一段醫生和鐵鏈女的對話。醫生和另外一個人問躺在病床上的鐵鏈女,「你兒子叫什麼?」她先是說了一句「過去莫擺了」,然後似乎怕人們聽不懂,又說一句普通話「不要提過去了」。

我身邊有一位重慶的朋友,請他聽了聽其中的對話,辨別一下鐵鏈女講的是不是四川話。聽完之後他肯定地告訴我,「『過去莫擺了』這句話很清楚。雖然四川話與雲南話相近,但我覺得她是四川口音。」

我注意到網上有一位叫「無銘」的網友,他在微博上寫道,「莫擺了,是我們老家四川川北廣元南充一代的方言。通常說『莫擺了』,就是不要提了的意思。」

當局的幾次通報,都一口咬定鐵鏈女就是雲南福貢縣亞谷村丟失的小花梅。小花梅是栗僳族,講的就是栗僳族本民族的語言。也有說小花梅是怒族,公開資料顯示,怒族多數人也講的是栗僳語。

大家還記得當地自媒體人早前為了蹭熱度,曾拍下鐵鏈女講話。很多人聽了鐵鏈女說的話後,認為她不可能是栗僳族或者怒族,因為她講的就是四川話。

在鐵鏈女流傳不多的話語中,其中有一句「這個世界不要俺了」。大家先聽一下。

我們得到了一份視頻,是小花梅老家亞谷村的孩子用怒族語言,也就是栗僳族語說的「這個世界不要俺了」。大家聽一下。

在大陸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幫朋友打理婚紗影樓。在那裡認識了一位四川的攝影師,整天在一起吃飯、工作,前後有近一年的時間,當時還專門跟他學過幾句四川話。因此對四川話我並不是很陌生,雖然不能完全聽懂,但多數還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個怒族孩子講的話,我是一點都聽不懂。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怒族語言,更是第一次聽怒族語講「這個世界不要俺了」。如果不告訴我這個孩子講的是「這個世界不要俺了」,我可能永遠也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

基層參與拐賣 高層不作為

其實要確定鐵鏈女是誰,並不是多難的事。只要讓她自己出面講話,就可以知道她是誰了。

網友表示,鐵鏈女就像一張扣著的撲克牌,掀開就知道了。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在她被瘋掉之前,讓她在眾目睽睽的媒體直播下,說出自己是誰。

如果她說不清楚,可以讓她去調查組走訪過的4,600人中間,讓她在媒體直播下回到小花梅或者李瑩的出生故鄉,去見各種髮小和至親。這麼簡單的操作,為什麼不做呢?三五天就能「走訪4,600人」,讓鐵鏈女和故鄉見見面需要很長時間嗎?讓她回到故鄉去,就算鐵鏈女徹底瘋掉了,她故鄉的人也一定會認出她的。

昨天有位知情網友就指出,李瑩被拐到董集村時,人販子手裡有李瑩的學生證,是一個吊卡胸牌。上面既有名字,又有學校班級等信息。

今天(25日)早上,一位體制內工作的網友也給我發郵件,他談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他表示,中國拐賣婦女兒童犯罪現象猖獗,「首先跟中高層政府(官員)不作為有關,其次跟基層官員的直接參與有關」。

隨後這位網友結合自己家鄉的情況寫道,「事實上,一個村子的村長,明確地知道哪個婦女或兒童是拐賣來的;常常僅需一兩瓶酒,他們就會幫忙給受害者出具上戶口的介紹信。一個派出所的片警,也非常清楚,哪個村子有拐賣來的婦女兒童。只是,他們心照不宣;或者他們沒有能力刺破這個氣泡。」

這位網友提供的信息,包括以前多位網友提供的信息,都可以看出中共各級政府在人口拐賣犯罪中所扮演的角色。他們基層官員不僅知情,而且有著深度參與。如果要確定鐵鏈女的身分,其實從這些直接參與的犯罪分子口中,也可以得到答案。

但是中共就是要捨近求遠,既不審訊犯罪分子,也不讓鐵鏈女直接出面講話,而是使用各種不能見人的技術手段去論證。而所謂的論證結果,不管外界有多少質疑,也不管外界有多少確鑿的證據,它們的結果就是認定鐵鏈女是楊慶俠,就是雲南的小花梅。

中共為什麼非要逆民意而一意孤行呢?抓一些地方官員,對江蘇省來說,並不是多大的事。真這麼做,還可以藉機收買人心。但中共為什麼不做呢?這背後其實是有中共邪惡的邏輯的。

中共的魔鬼邏輯 鐵鏈女必是小花梅

有一位匿名網友,在網上披露了中共背後的邏輯。我們每個人生下來,就被強制背負了納稅的責任。哪怕喝一口自來水,都是繳過稅的,但這些小錢從沒有開具過稅票。這些稅錢都流到了政府腰包,按理說收了稅就應該為納稅人服務,這在西方國家都是這樣的。

但是徐州性奴遭受幾十年的迫害,是因為犯罪分子受到了中共政府的保護,所以他們才可以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如果沒有中共政府的保護,那些本來已經逃出牢籠的女子,怎麼可能再次被抓到送回犯罪分子家裡呢?前去探望徐州性奴的兩位志願者怎麼可能被拘留呢?

也就是說,中共政府是暗中參與了犯罪的。既然是中共政府參與了迫害,那就應當定罪和賠償,特別是「國家賠償」。

前面的節目中曾提到過美國加州的性奴案。一名女子被囚禁十幾年,生了2個孩子。案發後,犯罪分子被判刑入獄,此外加州政府還賠償了2,000萬美元。

徐州地區比較窮,但至少賠償50萬人民幣也是不過分的。鐵鏈女被強姦生了8個孩子,其中7個是未成年,那麼國家就應該承擔養育責任。每個孩子假設是10萬人民幣,那麼7個孩子就是70萬。也就是說,對鐵鏈女和7個孩子的賠償總計是50+70,共計120萬元人民幣。

但是這只是一個案例,中國有多少性奴呢?官方數字顯示,去年失蹤了100多萬,但破案率只有0.1%,而以前更多。同樣是官方資料顯示,中國的人口拐賣已經有幾十年了。累積下來,中國的性奴有多少呢?

匿名網友表示,把數字壓到最低,就說中國有200萬性奴。實際上遠遠不止這個數字,但為了說明問題,咱們把數字說的小一點,假設有200萬。

這位網友算了一筆帳,一個家庭賠償120萬,共計200萬個家庭。總計算下來是24萬億人民幣。這麼大的一筆錢,中共賠得起嗎?為什麼村裡不管、派出所不管?為什麼各級地方政府都裝聾作啞、視而不見?是因為他們都不敢揭這個蓋子。

這位網友表示,如果中共明著說「我就收你稅、我就迫害你、我就不賠錢」,這對一貫維護「偉光正」形象的中共來說,明顯是不合適的。

不能直接耍流氓,那就暗著來,用「走流程」的形式耍流氓:先說不存在拐賣,是合法婚姻,然後一口咬定「她不是李瑩」,就是小花梅。

如果你遇到小花梅

有一位叫「霜扣兒」的詩人,寫了一首長詩《如果你遇到小花梅》。

如果你遇到小花梅/請告訴她/這是2022年的春天/她已經走出小黑屋/住進溫暖的充滿消毒氣味的醫院/她會得到最好的治療/最精心的照顧/不久她就會好起來/再不會有意外/比如走失/或自殺

她會想起七彩雲南的美嗎/想起自己有一個很窮但浪漫的原生家庭/想起母親姓普/大舅姓桑/小舅姓李/大姨姓沙/小姨姓李/妹妹姓光/她們家姓氏真多/都是好聽好看的中國字

如果你遇到小花梅/請告訴她/她是幸運的/她的苦難已經過去/網上說/救她的人夜以繼日/馬不停蹄/每天工作二十個小時/才確定了她是誰/誰是她/是53歲還是43歲/雖然沒說她的血型/也沒有和親人見面相認/但她的一切已被權威認定

害她的人都得到了該有的懲罰/只是中間有個插曲/令人非常震驚/很多人說她是四川的李瑩/因為年輕時的她長相一般/戴著鐵鏈的她/卻與美麗的李瑩很像/尤其招風耳變成了長耳朵/還有了肉嘟嘟的耳垂/活得這麼艱難/還有整容式的變化/真的挺好的

但她怎麼可能是李瑩呢/她進董家時/已經結婚又離婚了/早就是成年人/受到什麼樣的欺騙和侮辱/都能夠咬牙抗過去/而李瑩只是一個14歲的孩子/誰能忍心對一個孩子伸出狼爪/誰能忍心對花季的孩子有非人的覬覦/不要說他/他們/即使是它/它們/也不會對一個絕望哭泣的孩子狠心蹂躪/做出天理難容的獸行/即使他們不怕李瑩的撕咬/難道還不怕天道輪迴/因果報應

況且她與李瑩的家庭完全不同/她是自願離婚/自願離家/李瑩的爸爸卻因為思念女兒鬱鬱而終/她應該不想念家鄉/因為母親已逝/妹妹與她不熟/不像李瑩/從前一直被爸爸捧在手上/她是明珠一樣的孩子/她爸爸是軍人/對女兒的愛和對祖國一樣深/他怎麼能容忍自己的寶貝/牙痛難忍/牙齒掉光/她怎麼能承受鐵鏈鎖脖/連續生娃/她只是一個嬌弱的孩子/怎麼可能被人剪去舌尖/拐她的人再沒有人性/也不會是那麼狠毒的畜生

如果你遇到小花梅/請告訴她珍惜機會/好好治病/八個孩子雖然來歷可惡/但無一不是無辜/她應該跟他們一起活下去/只是要管好兒子/看好女兒/不要讓悲劇再次發生

如果你遇到小花梅/請告訴她/如果有機會遇到李瑩/要與她抱一抱/為了她們極度相似/卻無法重合的一生/要告訴李瑩/再怎麼痛苦的日子/都會過去/不必較真問這一切是為什麼/她已經38歲/最好的年華已經沒了/在哪裡活著都差不太多慢慢的/人心會生繭/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事/都沒有當初那麼疼了

如果你遇到小花梅/請讓她告訴李瑩/如果有來生/一定要握緊爸爸的手/不要再把自己弄丟/如果心裡有太多恐懼/就不要再來了/畢竟地獄裡的東西/不只在地獄橫行

槍炮隆隆華人恐慌 中使館支損招

今天(25日)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第二天。莫斯科回應了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談判呼籲,表示可以在白俄羅斯與烏克蘭進行談判。但莫斯科提出,只有在烏克蘭去軍事化、去納粹化的情況下,才可以談判。

在此之前,俄軍遭到了烏克蘭的頑強抵抗,並沒有實現一天之內控制整個烏克蘭的計劃。而且俄羅斯在遭到歐美國家的批評譴責外,英國、西班牙、法國、瑞士等多個歐洲國家的民眾也走上街,像俄羅斯民眾一樣,抗議莫斯科侵略烏克蘭的行動。

俄國入侵烏克蘭,除了烏克蘭百姓要遭殃之外,在烏克蘭留學的上萬名中國學生,也被困在了當地,陷入恐慌。他們在焦急地等待著中共駐烏克蘭的通知,很多人已經躲進了防空洞。

令哈爾科夫留學生張鋼(化名)昨天(24日)聽到一陣陣的炮聲後,感到非常恐懼。他告訴中央社記者,同學們都「害怕得不行」。開始一致認為烏俄不會打仗,因為俄軍在烏克蘭邊界附近屯兵是經常的事,沒想到現在真的打起來了。

化名張琪成的留學生也表示,屋外一直有「砰砰砰的炮擊聲」,牆和窗戶都在輕微抖動,他說「我很害怕」。

不過中共駐烏克蘭使館昨天(24日)表示,在烏克蘭的中國公民「情緒基本穩定」。中共央視新聞中也是引用了中共使館的說法,聲稱「未發生恐慌潮」。

實在想不通,中共說中國公民情緒穩定是從哪裡得來的消息。近幾十年,中國百姓從沒經歷過戰爭。而現在身邊突然槍炮聲不斷,有誰不害怕呢?槍炮不長眼,萬一流彈飛來,可能就一命嗚呼了。熱愛生命的人,怎麼可能不害怕呢?

同樣是昨天(24日),中共使館緊急通知,建議僑居當地的中國公民貼中共的五星旗,最好是貼在車身的顯眼位置。

我不知道中共使館安的是什麼心,竟然在這個時候讓中國公民貼五星旗。也許中使館認為,中共很有面子,只要有五星旗在車身上,車裡的人就沒事。

但事實是,這是一個損到家的主意,拿中國人的生命開玩笑。一位網名叫「月光」的人今天(25日)凌晨發文,建議當地華人千萬不要貼五星旗,那會給自己找麻煩。

「月光」指出,如果貼上五星旗,會是烏俄兩頭不討好。如果遇到烏克蘭人,很大可能會被毆打。因為在俄羅斯入侵前一天23日,中共方面表示會允許俄羅斯全境小麥進口等等,等於是向俄羅斯進行經濟援助。

直至目前,俄羅斯已經入侵烏克蘭兩天了,世界多國都在譴責俄羅斯的侵略戰爭。而中共卻一再迴避俄羅斯入侵的問題,等於是在間接支持俄羅斯。那麼大家想想看,烏克蘭人會不會把對中共的怒火與仇恨發洩到中國人身上?

如果遇到俄羅斯軍人,車身上貼著五星旗也不是好事,被搶劫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幾乎全世界都知道,能出國留學的人,家裡的經濟條件都不差。換句話說,出國留學的人,絕大多數都是中國有錢或有權人家的孩子。

對這個特點,俄羅斯士兵也是清楚的。而現在俄羅斯的經濟狀況又不好,俄國人都比較窮。遇到有錢的中國留學生,他們會不會趁火打劫呢?

**************************************
北京冬奧會在張藝謀「燕山雪花大如席」下開幕,又在他「最後的狂歡」中落幕。這一語成讖的魔咒,似乎預示了中共在窮途末路中,會最後瘋狂。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說說無處不在的中共鐵鏈。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再會。

優樂客會員新年優惠方案: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2022年費通票大優惠,每個月只要不到2美金(優惠只到2/22喔!馬上行動)
最愛主持人氣王投票:https://www.youlucky.biz/valentinesdayspecial
訂閱傳送門:https://www.youlucky.biz/member-plans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