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中共組織光榮?事實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一向標榜自己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中國人從小就被迫接受共產黨一言堂的洗腦教育,許多人真的以為共產主義是人類最偉大壯麗的事業,以為加入其中,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是無比光榮的事,甚至甘願犧牲自己的生命。可是當人們明白真相,一定會發現中共其實是非常殘暴邪惡的黨,它講的一切都是欺騙人、奴役人的。

曾在大陸長大的張萬俠女士也和許多中國人一樣,在讀中學時加入共青團,真的以為是很光榮的事。可是,當她知道自己家庭歷史後,才明白學校的宣傳是不可信的。特別是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後,張萬俠的遭遇受讓她徹底認清中共反人類的邪惡本質。最近,她在接受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記者採訪時,講述了她慘遭中共迫害的經歷及心願。

維權上訪遭迫害

1997年,張萬俠母親被診斷為肝硬化晚期,一葉肝壞死,另一葉肝早已硬化。醫生已經無能為力,最多只能活半年,不建議再做手術。在絕望的情況下,張媽媽偶然接觸到了法輪功,經過短短三個月的修煉,張媽媽的肝部疼痛症狀消失了,停止了一切藥物治療,變成了一個健康快樂的修煉人!

在震驚之餘,張萬俠在1998年6月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美好的生活很快被破壞了。

1999年7月,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超出了中共黨員人數,在妒忌和恐懼心的我驅使下,時任黨魁江澤民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為了講清真相,爭取合法的修煉環境,張萬俠5次去北京上訪。

「我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上訪權利,」張萬俠說:「不但沒有受到公正的對待,反而因為上訪多次遭到公安的暴力、恐嚇和騷擾。」

2002年下半年,張萬俠兒子只有一歲多,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和程序的情況下,當地「610」將她非法拘禁在洗腦班半年。在洗腦班,張萬俠絕食抗議這種非法拘禁,洗腦班的人就強行重複給她灌食。同時,不斷播放「天安門自焚」影片給她洗腦。每次張萬俠都藉機給他們指出自焚影片中的造假畫面。SARS病毒爆發後才放她回家。

疑似被收集器官供體資料

4個月後,她再次遭受刑事拘留並勞教兩年。

在送往勞教所的路上張萬俠開始絕食,之後被強行拉去體檢。體檢時醫生發現她的內臟很乾淨,竟然像發現了寶藏一樣興奮,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驚歎聲,令張萬俠感到奇怪、疑惑。走出勞教所之後,張萬俠才知道中共正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販賣,謀取暴利。那段體檢經歷,其實就是他們在做配型以及收集器官供體的資料。

張萬俠說:「每次想到在勞教所的體檢經歷,都讓我不寒而慄。中共犯下的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反人類罪。在中共無神論的宣揚下,人們不相信善惡有報,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觀被中共破壞,使一部分人徹底失去人性。」

在勞教所,管教人員為了讓張萬俠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採取了一整套邪惡的、有目的、有分工的迫害計劃。

首先張萬俠被剝奪了睡眠,整整15天,一分鐘也不讓她睡覺,每分每秒都有人在耳邊強制灌輸歪理邪說,晝夜不停的輪班洗腦,想從精神和體力上摧毀並拖垮張萬俠。就這樣,她在勞教所艱難的度過了第一個月,睡眠時間加起來不到40個小時。

「在被非法關押的第二和第三個月裡,有一次我被銬在離地一米高的鐵管子上,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由於站立時間過長,身體嚴重浮腫,從腳一直腫到腿,鞋子也穿不上。我就把鞋脫掉,赤腳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整整六天七夜就這樣折磨我。」

「後來他們又把我雙手用手銬呈V字型吊銬在樓梯的鐵欄杆上,腳尖著地,手銬深深的嵌入手腕裡,鑽心的疼痛,我的心在顫抖,直至手完全失去知覺。吸毒犯用布蒙住我的眼睛,集體辱罵毆打我。」

勞教所酷刑招數使盡,依然奈何不了張萬俠堅定的信仰和信念。張萬俠反過來覺得這些來做轉化工作的人是很可憐的,所以她竭盡全力和他們講清真相,希望能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他們,使他們有一個重新選擇未來的機會。

親人營救

有一天,張萬俠偶然得到了一張紙和一支筆,她將不為人知的迫害內幕用米粒大小的字,密密麻麻的寫滿了正反面,再將家裡的電話號碼、地址也寫上,這張紙以很巧妙的方式帶出勞教所,送到了張萬俠家人的手裡。

當家人拿到這張紙時,簡直不敢相信是她寫的。因為字很小,上面的內容難以讓人接受,不敢相信電影裡的情節會在當今的社會出現,並且發生在自己親人的身上。他們決定要上告,用各自熟悉的渠道去營救張萬俠。

先生把張萬俠的遭遇寫成信,找到親朋、好友、鄰居、同事請他們簽名呼籲停止迫害,有五六十人簽署了制止迫害的聯名信。這封信被寄到了山東省委、省政府、政協、法院、檢察院、公安局等各級政府部門。

同時,張萬俠受迫害的事實傳到了明慧網、追查國際組織,行惡者的姓名、電話、職位等相關信息全部在國際上曝光。這對他們產生了很大的震懾,使他們心驚膽戰,不敢再明目張胆地迫害張萬俠。因為受到各方的壓力,勞教所最終撤換了非法關押大隊的主要負責人。2005年10月張萬俠才得以回家。

願所有善良人都能走向美好未來

張萬俠回家後,在一家婚紗攝營影集團的旗艦店負責上百名員工的管理和營銷部長、店長。2008年,張萬俠的先生因為印刷《九評》和大法書被抓捕,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2017年,張萬俠和兒子來到美國。2019年4月,先生來美一家團聚。

張萬俠說:在這裡「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西方國家對信仰的尊重,對法輪功的尊重,對人性的尊重,對生命的尊重。」

然而,「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政黨像中共一樣邪惡,在加入它的組織時,要你發毒誓為它的事業奮鬥終生,犧牲一切。這就等於把你的生命交給了黨。加入中共後你就是她的一分子,它做的所有的壞事,它殺過的所有的人,都有你的一份。當天滅中共時,中共組織裡的黨員、團員、少先隊員就會成為陪葬品。」

張萬俠呼籲:「所有善良的民眾儘快退出中共,還在為中共賣命的人,退出中共是你們最好的選擇。」

「今年我在佛羅里達看到這樣幸福的一幕,很多人在排隊購買印有『法輪大法好』和『真、善、忍』的T恤衫時,他們燦爛的笑容和純淨的眼神透著滿滿的期待,這是精神覺醒後對普世價值的認可和尊崇。我希望這樣的場景有一天在大陸也會出現,我希望這些信息儘早傳回大陸,能夠讓可貴的中國人也在中共的謊言當中醒悟。」張萬俠說。

「我相信有一天,我們全世界所有的善良人都能穿上印有『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的T恤衫在陽光下共同走向美好未來。」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供稿/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