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白」何許人也? 美媒:許多是外地農民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02日訊】中共治下經濟下滑,百業蕭條。美媒報導指,中共「動態清零」打造了唯一的成長行業,大量失業農民工受僱加入防疫封控,上海「大白」許多來自深圳。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日前發表調查報導,中共經濟低迷和更多監管令許多行業都在萎縮,大量失業的農民工湧入中國目前唯一成長的行業——疫情防控,成為「大白」的一員。

「大白」是中國民間對疫情防控人員的稱呼,他們身穿白色防護服,無處不在,無所不管,並且無需表明個人身分。許多網民比照文化大革命時的「紅衛兵」,將他們稱為「新時代」的「白衛兵」。

NPR電話採訪了來自深圳農村的陳浩南(音譯),他因為房地產業萎縮失去了房產推銷員的工作,去年年底通過臨時招聘機構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在深圳封城期間對居民進行核酸檢測

報導說,如今他是數萬名在中國各地移動的衛生人員之一,他們執行封鎖措施,管理幾十個省的隔離病房,並參與大規模的核酸檢測

陳浩南說,他們不是衛生專業人員,也不熟悉程序,只是從其他志願者那裡接受過一些培訓。

他在4月初從深圳被派到上海國家會展中心能收容1.5萬人的方艙醫院。他對那裡條件的惡劣感到震驚。

陳浩南說,他們這些工人就睡在會展中心外漏雨的簡陋宿舍裡,沒有自來水,只能喝附近的河水。他們還和被感染的工人住在一起,因為工人即便感染了也必須繼續工作,只是從照料病人改成擔任警衛或者收集垃圾。他本人也被感染,但還得繼續上班。

報導說,就像此前農民工不斷轉換城市、滿足季節性勞動力需求一樣,充當「大白」的農民工大隊現在也不斷地從一處封控地區轉到另一個封控地區,尋求工作機會。

自稱「專業防控人員」的盧某受訪時表示,深圳疫情過去後,大量工人被解僱,他就召集了一群朋友,到下一個封控地區尋找工作。

盧因為疫情失去一家金屬供應店的工作後,與深圳政府簽約了一份臨時工作,負責進行抗原檢測並封控居民樓。他們六小時輪班,一天兩次,他每天淨賺600元人民幣,大約是他以前收入的兩倍。

但是,這種臨時的、有時很危險的工作,幾乎沒有受到法律保護,隨時可能遭遇剝削。

盧透露,上海封城後,他表示願意到上海幫助「掃樓」(指挨家挨戶「勸說」居民接受病毒檢測),但他抵達上海後,僱用他的臨時中介要他用大部分工資支付「中介費」。他們大約一百名受騙的工人到上海市徐匯區政府大樓外抗議,但很快被上海警方趕走。一些工人睡在火車站的地板上,因為封城無法離開上海。

另一名從電子商務營銷行業失業的深圳人黃博文,受僱到上海參與核酸檢測,但卻被安排到一個臨時隔離中心,還沒經過健康培訓就被要求進入隔離病房工作。憤怒的工人們陷入困境,在上海幾乎無處可去。他本人報警後,才得以乘車回到深圳,發誓再也不去從事防疫相關工作。

上海封城之後,部分「大白」的所作所為令人憤慨,其身分也備受質疑。當地的公安執行當局的封鎖措施時也會穿「大白」防護服。

日前網傳視頻顯示,上海一名居民一再詢問在小區負責核酸採樣人員的身分,該人拒不回答,只是要求這名居民「不想檢測可以站到一邊,不要影響別人採樣」。

(責任編輯:景中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