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三架馬車」全癱瘓 中共離滅亡會遠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經濟學常把投資、消費、出口比喻為拉動GDP增長的「三駕馬車」,這是對經濟波動最生動形象的表述。由於受政治環境、國家政策、新冠疫情及中共戰狼外交等因素的影響,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幾乎已全面癱瘓。面對這種局面,中共當局不但沒有意識到問題的根源所在,還要一意孤行的倒行逆施,致使中國經濟陷入絕境。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政權離滅亡還會遠嗎?

一帶一路」4萬億美元投資爛尾

投資是拉動中國GDP增長的第一駕馬車。近十年來,中國政府主導的重大投資項目幾乎都成了爛尾工程,其中「一帶一路」就是最典型的投資項目。

據21財經網引用路孚特BRI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已規劃或在建「一帶一路」項目共計3164個,總金額達4萬億美元。其中,1590個項目屬「一帶一路」項目,總金額達1.9萬億美元,其餘1574個項目被列為中國參與項目,總金額為2.1萬億美元。

據路透社2021年11月5日報導,因中國政府信用枯竭,「一帶一路」投資計劃出現閃崩。2020年投資額由原計劃的逾2000億美元縮減到470億美元(從2017年—2021年中方投資均未按計劃到位),較2019年驟降54%,創下新低。其中非洲投資額縮減了7成,因此留下許多爛尾工程。如:尼日利亞鐵路停擺、烏干達鐵路線延宕,肯尼亞鐵路更誇張,因難以支應額外的37億美元投資,最後一個站的鐵路無法完成。亞洲地區同樣遇到阻礙,馬來西亞取消115億美元項目,中亞的哈薩克斯坦放棄15億美元計劃。

據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近期發布的一項研究表明,俄羅斯、馬來西亞、吉布提、吉爾吉斯斯坦、老撾、馬爾代夫、蒙古、黑山、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及非洲多國都面臨難以償還「一帶一路」項目貸款的局面。

據媒體披露,從目前「一帶一路」的現狀來看,由於受中國外交環境、新冠疫情、中美貿易戰及投資不到位等原因,至少有7成投資項目都出現延期、停工或無故中止等問題。

雄安新區投資萬億打水漂

雄安新區是一個典型的虎頭蛇尾的爛尾工程。2017年4月1日,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指定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背景下,雄安由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通知,作為「國家級新區」誕生。其涉及屬於河北保定市下的雄縣、容城、安新三縣及周邊部分區域,被命名為「雄安新區」,中共官媒對外都稱之為「中國雄安」、「中國未來的一線城市」等。

按照中央對雄安新區的規劃,15年後(到2032年),雄安總人口將從2016年的110萬人達到1000萬人,10年內(到2017年)達到670萬,國家項目累計總投資達2.4萬億。項目建成後,雄安新區將每年提振全國投資增速0.63個百分點。據中共官媒報導,截止2021年底,中國政府在雄安新區的投資已超過了1萬億人民幣。

然而,由於雄安新區定位和投資不到位等問題,中共對雄安新區定位連降三級。河北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河北雄安新區條例》,將於2021年9月1日起施行。該《條例》明確規定,雄安新區管理委員會是河北省政府的派出機構,參照行使『設區的市政府』的行政管理權限。從該《條例》來看,「中國雄安」打回到「河北雄安」,它的法定身分連降三級,已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地級市。為此,雄安新區上千幢高樓大廈都成了爛尾樓。

10萬億芯片投資8成爛尾

中共為了擺脫對歐美芯片進口的依賴,2014年6月,中國政府發布《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同年,國家開始啟動芯片大基金,首期募集資金超過1300億元。大基金是中央財政、國開金融、中國移動等設立的產業投資基金,重點投資行業龍頭企業。從此,中國市場便掀起了一場「芯片大躍進運動」。

據媒體報導,截至2020年10月初,全國共有與芯片相關的企業超過5萬家,僅在2020年前半年新成立的芯片公司就達1.27萬家,行業總投資累計達10萬億人民幣。

然而,由於芯片產業投資周期長,加上各企業盲目投資上馬,直接導致專業人才、原材料、裝備、後續資金等出現短缺。據21財經網披露,截止2022年4月底,全國至少有8成芯片項目投資出現問題。

中國外貿出口全面「熄火」

外貿出口是拉動中國GDP增長的第二駕馬車,也是支撐中國國際投資、國際採購的源動力,同時,外貿也是解決就業的龐大產業。2020年1月,商務部外貿司負責人表示,外貿帶動就業人數約1.8億人。近幾年來,由於受戰狼外交、新冠疫情、香港內地化、中國人權惡化、中美貿易戰、外資企業逃離、國際經濟制裁等影響,從2018年開始,中國的外貿出口出現懸崖式下滑。

由於中國各種經濟數字被中共視為國家機密,真實的外貿出口數字無法查證,但從以下三個方面可以看出中國外貿的真實狀態:

一、封城導致外貿企業停工停產或將供應鏈轉移到它國。隨著中國多地暴發新冠疫情,官方實施封城並進行了將近兩年來所未見的全員核酸檢測,受此影響,主要外貿企業紛紛關閉當地工廠,港口面臨貨物積壓,還出現人手調配問題。像蘋果、耐克、沃爾瑪、三星等大型外貿企業都陸續將工廠轉移到印度和越南等國。

二、國際貨運碼頭封閉。自2021年12月下旬以來,包括東部港口城市天津、中部城市西安和南方科技中心深圳在內的中國多個城市暴發了新冠疫情,官方已採取封閉貨運港等措施加以應對。在天津以南的世界吞吐量第三大集裝箱港口寧波舟山港,也因周邊地區出現超過20例新冠確診病例,該港口的卡車和倉庫運營受到限制,港口出現大量貨物積壓和海上船舶擁堵。

三、中國製造在歐美超市被印度、越南和台灣等國所取代。以美國好市多、沃爾瑪和家得寶等大型連鎖超市為例,在2018年以前,這些超市的生活日用品、電子產品、裝修材料等商品幾乎有6成以上來自中國製造,如今,在這些超市中很難找到中國製造的商品,被取而代之的是印度製造、越南製造和台灣製造。這種現象對於生活在歐美國家的華人都是感同心受。

國內民眾消費能力嚴重下降

國內民眾消費是拉動中國GDP增長的第三駕馬車。由於受就業率下降、家庭房貸、車貸和投資失敗等影響,近5年來,中國民眾的消費能力出現嚴重下降。

據媒體報導,長期以來,中國是一個家庭低負債國家。2007年,中國家庭貸款總額僅為5.07萬億元,占GDP比重僅為18.9%,大幅度低於發達經濟體及新興市場國家。但是自2018年以來,中國家庭呈現出快速增長趨勢。截止到2020年年底,中國家庭貸款總額達到了63.18萬億元,占GDP比重的62.7%。

也就是說,如今的中國與15年前相比,家庭負債總額增長了12倍以上。如今中國家庭負債幾乎與歐盟等高福利國的負債率持平。對於一個生老病死都要靠自費的國家,這種家庭負債率是非常可怕的。中國銀行近幾年出現的家庭房貸、車貸斷供潮就是最好的見證。

經濟危機必將導致政權滅亡

縱觀中國歷史,從隋、唐、宋、元、明、清,到近代的民國,各王朝政權的覆滅幾乎都與經濟危機相關。中共的老祖宗蘇聯也是受經濟危機影響而解體,相信中共政權也不會例外。

據新浪網2021年1月8日報導,2021年中國債務規模預計在336萬億左右。其中地方政府負債總額52萬億、家庭貸款總額63.18萬億元、民營企業貸款總額52.7萬億元、國家財政和國企負債總額約168萬億元。

中國是一個維穩體制,官民比例高達10比1。也就是說,至少有1.4億官員靠政府財政供養。從目前各地方政府的財務狀況來看,由於房地產和製造業出現大蕭條,導致絕大多數地方政府都是靠舉債來發工資,就連過去富得流油長三角和珠三角的地方政府都是靠舉債來發工資。可見中國的經濟有多糟糕。如果政府財政一旦發不出工資,中共的維穩體制就將會全面崩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