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保衛美國西部邊界 防中共勢力侵蝕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adley A. Thayer撰文/信宇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17世紀以來,西方主流政治思想一直將確保國民安全視為政府的首要責任。這個理念是美國的立國之本,也是整個國家的政治體制、原則、規範和傳統的共同基礎。國民安全從邊界安全開始,如果邊界安全遭到削弱,國民安全就無從談起,政府就會有負於國民。

美國政府責任就是捍衛邊界安全

1651年,英國政治哲學界托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出版《利維坦》(Leviathan)一書,為此後所有的西方政治哲學發展奠定根基。該書提出的一個核心論點就是,國家必須保護國民安全。事實上,這就是建立國家的意義所在:個人忠於國家,而國家則尊重國民的權利和安全。

反觀目前,拜登政府取消美國南部邊界的做法明顯違背了國家的這個義務,對於國民和政治產生了深遠影響和可以預見的不良後果。像世界上每一個主權國家一樣,美國必須保障邊界安全,防止任何個人違反國家法律。

放鬆邊界保護,將會為數以百萬計的人非法入境大開方便之門,而這個潘多拉魔盒一旦打開,各種禍患將接踵而至,從罪犯到恐怖分子,從麻醉品、毒品到各種非法和假冒商品。政府必須竭盡全力防止這種情況出現,而不是允許默認,當然更不能鼓勵慫恿。

美國西部邊境的外來威脅

儘管南部邊境是美國邊境安全問題的重心,但必須認識到,邊境安全關注不能忽視美國的西部邊境,包括關島、夏威夷和阿拉斯加以及其它美國領土。眾所周知,中共軍隊長期以來一向把攻擊目標鎖定台灣,與之相對,美國大陸很少有人會意識到台灣以東約1,700英里的關島亦時刻面臨外來的軍事威脅。

雖然目前而言沒有證據表明關島具有受到外敵越境入侵的潛在威脅,然而隨著北京擴大其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軍事能力,關島將直接受到中共軍事力量投射能力的威脅。這種軍事擴張旨在剝奪美國及其盟友捍衛其安全利益的能力,包括捍衛國內、管轄區域和盟友的安全。

[譯註: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 A2/AD)是軍事術語,簡單而言,就是一旦出現安全危機,當事其中一方迅速在事發區域劃定禁區,阻止第三方武裝干涉的能力。具體而言,就是中共軍隊阻止美軍介入東海、台海、南海潛在軍事衝突,突破第一島鏈(日本、台灣、菲律賓等),以至威懾第二島鏈(關島、馬里亞納群島等),取得局部軍事優勢的能力。中共軍隊反介入/區域拒止的具體手段,就是打擊美軍航母編隊,阻止其逼近中國周邊海域。]

關島在美國的印太戰略框架中地位至關重要,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關島是美軍及其盟軍後勤基礎設施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據此華盛頓得以在該地區進行軍事力量投射。對於軍隊建設而言,彈藥和燃料儲存是必不可少的。

第二,關島亦是美軍主要軍事設施的所在地,包括太平洋艦隊潛艇關島海軍基地和安德森空軍基地,大批轟炸機和戰鬥機可以從這裡出發,向西太平洋投射軍事力量。

第三,關島為盟軍印太地區的軍事行動提供全域通信節點。

第四,關島還擁有盟軍裝備先進的訓練設施,並為聯合部隊行動提供中轉站。

阿拉斯加和關島均屬於美國的西部邊界。儘管兩者都直接受到美國的競爭對手中共力量的軍事威脅,然而關島因其地理位置更臨近中共區域而面臨更大的軍事威脅。

中共導彈部隊的大規模擴張,令包括美國戰略司令部(the U.S. Strategic Command)司令查爾斯‧理查德(Charles Richard)上將等在內的高級國防官員感到震驚。北京的中程和中遠程導彈、反艦彈道導彈、陸上和空中發射的陸上攻擊巡航導彈以及區域性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HGVs)等攻擊型武器都大幅度增加了。

中共軍隊大力發展空射彈道導彈(ALBMs),此舉令中共可能攻擊美國軍事設施和基礎設施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關島迫切需要一個綜合的空中和導彈防禦系統,以此來應對其面臨的彈道導彈、巡航導彈和高超音速導彈等先進性進攻武器的威脅。

美國關島側翼面臨的軍事威脅

然而軍事威脅不僅來自導彈。中共也在擠壓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存在。北京威脅關島的能力持續增強,只需看一下中共軍隊在台灣和菲律賓以東和以南的勢力範圍不斷擴大便可見一斑。這種軍事擴張亦包括中共在南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群島日益增長的影響力。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2022年4月霍尼亞拉(Honiara)和北京之間簽訂的兩國安全合作協議。該協議將允許中共艦船的港口使用和後勤補給,更引人注目的是,允許中共派遣警察或軍隊來保護其國民或重大項目。這項協議將中共的軍事力量置於距離澳大利亞北部海岸僅約1,200英里的區域。中共與所羅門總理梅納西‧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的密切關係使堪培拉和華盛頓均感到震驚,並不得不得出結論,索加瓦雷政府迄今為止一直允許中共在該國的影響不受限制地擴充發展。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在大洋洲國家基里巴斯(Kiribati)的坎頓島(Canton Island)整修和擴建了一條跑道。這裡離夏威夷僅1,800英里,離關島約4,000英里。該島在二戰期間曾被美國軍用飛機廣泛使用,可有效抵達西南太平洋地區、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地。

中共在該島的存在可能會從機場基礎設施擴展到軍事基地建設,就像1983年美國軍隊進入加勒比海島國格林納達(Grenada)之前,古巴曾在該國積極布置軍事力量。放眼全球,中共野心並不止於基里巴斯。斐濟(Fiji)、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薩摩亞(Samoa)和湯加(Tonga)等大洋洲國家也受到了中共的壓力,以推進北京在美拉尼西亞(Melanesia)和波利尼西亞(Polynesia)等太平洋島群的影響範圍。

通過包抄關島,中共軍事實力將大增,有能力完成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從未做過的事情,可以切斷美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的海上交通線。美國與日本和台灣的交通線也將受到威脅。關島現在需要擴大導彈防禦系統,以應對它所面臨的全方位威脅。美國還必須與美拉尼西亞和波利尼西亞等島群的各國政府以及澳大利亞、法國、新西蘭和台灣等國家和地區合作,以遏止和扭轉中共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軍事推進。

保衛本國和所屬領地免受任何外來威脅,美國政府責無旁貸。如今美國民眾懊惱地了解到,這些威脅包括南部邊境的人口販賣和毒品販運。不僅如此,他們亦需要保護自己不受中共在太平洋地區事實上直接領土擴張帶來的惡劣影響。毫不誇張地是,中共軍事力量擴張已經逐漸危及美國各州和所屬領地的安全。

作者簡介:

布拉德利‧塞耶爾(Bradley A. Thayer)是總部位於首都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應對當前中共危機委員會」(the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的創始成員之一,也是《中共如何看待世界:國際政治中的大漢族主義與權力平衡》(How China See the World: Han-Centrism and the Balance of Power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一書的合著者。

原文:Defending the Borders—Including the Western Border—of the United Stat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