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大學生返家遇兩難題 傳長春要再封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因疫情嚴重,被封控了一個多月的吉林省長春市、吉林市自4月28日起開始逐步解封,按照吉林省官方的說辭是「復工復產、復商復市、復學複課正穩步有序推進」。不過,近日卻傳出根據長春市政府和教育廳的命令,長春市各高校學生正被學校勸說陸續返家,在家上網課。為此各所大學還專門開了離校返鄉證明,並且為每一位同學做了48小時的核酸檢測,而且書面表示學校已經連續14天無疫情。

一方面,大學校園不具備長期隔離的生活條件,人員密度太大,學校也承擔了很重的壓力,更擔心學生的心理問題和疫情的再度爆發,因此也樂意學生離校。另一方面,在大學宿舍被封了50多天,上廁所需要報備,不能洗澡、剪髮、洗衣服、收外賣,即使解封後也不能自由活動的情況下,大部分學生對於提前回家並不反對,但一些學生卻面臨著兩個現實問題,一是返家的路難走,二是返家後隔離費用自己無法承擔。

有家在南方的學生反映,因動車停運,航班減少,導致回家機票暴漲,根本負擔不起。如到浙江的航班,一張機票已經超過4千。這對於囊中羞澀的他們是個不小的負擔。

此外,一些學生表示,他們在買票回家向當地社區提前報備時,被告知回家是免費隔離。然而,等他們離開學校,卻被通知需要自費隔離。此時,他們已經無法返回閉環管理的學校。如有學生回石家莊,一天的隔離酒店是400元,十天4000元,這對於沒有收入的他們是有點高了。而一些學生的家人也因為疫情很久沒有工作,也處於困難當中,根本無力幫助他們。

大學生的困境又該誰來幫他們解決呢?長春市政府?沒錢。各所大學?同樣難以提供幫助。老家所在地?可當地政府也會抱怨將麻煩推給了他們。似乎誰都有責任,似乎又誰都有理由不承擔。又一個死循環,讓身處困境的大學生們除了哀嘆,又能怎麼辦呢?

再說說被官方定義為低風險地區的長春。雖然已經解封一週多,但一些有病例的小區仍然被封控,其他小區則每隔三天做一次核酸檢測。這說明實際上並沒有達到真正的社會面清零。有網友透露,雖然長春疫情看上去好了一點,但據說復工之後出現了不少復陽案例,重新封城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的。因此許多長春人又開始囤貨。

筆者從朋友處聽說長春一汽就在復工後出現了復陽病例,而且還不少。此外,曾在4月8日宣布達到社會面清零的吉林市,近日也宣布從9日起在城區範圍內停止一切非必要人員流動,實行靜態管理,全員核酸檢測。

長春市吉林市出現的疫情反彈,說明動態清零是根本做不到的,而迄今沒有任何一個專家回答這樣的問題:在封閉的宿舍內為何會出現感染病例?為何感染治癒後又出現復陽?這樣的例子究竟有多少?疫苗是否是導致反覆感染的誘因?而長春吉林的情況,亦昭示著當下打雞血的上海要想取得動態清零的「勝利」也要靠造假的。

那麼,長春會不會再度封城?這自然是由政治而非疫情決定的。為了不給中南海高層添堵,吉林省的作法極有可能是不全面封城,畢竟造成的政治影響不好,而是採取某個地方「靜態管理」,即外松內緊。只是若是疫情大爆發無法掩蓋了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