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鑰】七十兩銀子換來一家性命

作者:泰源整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0日訊】紀曉嵐留下獻縣(位於河北省東南部,北靠京津,東臨渤海,南通中原,西接石家莊)的三件奇人異事。三位主角兒的遭遇有如泥沙金礦,展現給後人一把把金光閃爍的人生之鑰

助人之急 不乘人之危

清朝時,獻縣有一個姓史的捕役,後人已經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此人不拘小節,但性情剛直豁達,非常看不起那些行徑卑鄙齷齪的小人。

一天,他從賭場歸來,看見有村民夫婦、孩子哭成一團。鄰人告訴他:「這家男人因為欠了豪紳的債,無力償還,只好賣婦抵債。他們夫婦平日關係極好,而孩子還在餵奶,現在婦人必須離開他們,一家人哀傷哭成這樣子。」

史某問:「欠了多少錢?」說是三十兩銀子。
史某又問:「賣了多少錢?」
鄰人說:「賣了五十兩銀子,給人作小妾。」
史某脫口而出:「可以贖回來嗎?」
鄰人說:「剛訂了契約,還沒付錢,當是可以贖。」

史某立刻拿出剛從賭場贏得的七十兩銀子,交給那賣妻的村民,對他說:「三十兩銀子拿去還債,剩下的四十兩留作謀生的費用。不要再賣老婆了。」

村民夫婦十分感激史某,便把他請到家裡,殺雞擺酒招待他。用過酒飯之後,村民藉故抱著兒子出去,出去時給妻子遞了個眼色,讓她陪史某睡覺,以報答他的資助之恩。妻子會意點了頭,便對史某說起親昵的話。

史某覺察到後,便正顏厲色地對她說:「我史某半世為盜賊,半世為捕役,殺人不曾眨眼,然而在人危急之下沾污人家的老婆,我是絕對不作的。」說完,揚長而去。

半個月後,剛剛忙完秋收,史家的村子在夜間突然發生大火。此時,家家戶戶的屋上屋下裡裡外外都堆積著秸稈柴草,史家也不例外。當他們醒覺時,周圍已是烈焰熊熊,史某自知無法衝出火海,便和老婆孩子閉著眼睛坐在床上等死。

恍惚間他似乎聽到房頂上有人遙呼的聲音,說道:「上蒼有急令,史某一家免死。」隨後一聲巨響乍起,屋後面的牆壁塌了半面,烈焰好像一剎那間讓開了路,史某左臂攜著妻子,右臂抱著孩子,就像有人助他一樣,騰地躍出火海。

大火熄滅後,村裡一共燒死了九人,鄰居們都合掌對他說:「前些天我們還在背後笑話你太傻,沒想到七十兩銀子乃贖回三條命錢。」

清代大學士紀曉嵐認為這事真是上蒼在保祐他,捐錢之功占十分之四,拒色之功占十分之六。

正是秋收後的時節。 (Pixabay)

心誠得救

同樣是在獻縣裡,有個韓守立的妻子俞氏,服侍祖婆婆十分孝順。乾隆二十五年,祖婆婆眼睛失明,她千方百計為她醫治祈禱,然而都沒有效驗。

有狡詐之徒騙她說,割肉熬油點燈,祈求神的保佑,很快就可以痊癒。婦人在焦急之下,沒有細想這是騙人的誑語,就割下自己身上的肉,熬油點了起來,過了十幾天,祖婆婆的眼睛竟然復明。

俞氏受欺騙真也是愚笨,但是正由於愚所以心誠,由於心誠所以感動了鬼神。這是無理之中反襯的精深不凡的道理。

乞丐拾金不昧得好報

獻縣的乞丐王希聖,生下來就雙腳捲曲,只能用大腿和手肘支撐著挪移身子。有一天,他在路面上拾得二百兩銀子,他把銀袋藏到草堆裡,坐守著等待失物的人。

一會兒,商店主人張際飛慌慌張張尋來。看到他便問,說剛才在路上遺失了銀子,問他有沒有看見?

王希聖問他遺失了多少銀子。張回答說二百兩,數量與王希聖拾得的銀子相符,王希聖就拿出銀子歸還給他。

張際飛當場要把一些銀子分給王希聖,表示酬謝,王不肯接受。
他就把王希聖請到了家裡,商量供養他一輩子。

王希聖說:「我的形體天生殘廢,是上天所給予的懲罰,違背天意在你家坐吃,一定會有大的災禍降臨。」說完就堅決地離開了。

後來,他疲睏中躺在裴聖公的祠堂下面休息(裴聖公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從志書裡也不能知悉。據世代居住該地的人說對裴聖公求雨很靈驗)。忽然有一酒醉的人扯他的腳,讓他痛得撕心裂肺。醉人離去後,王希聖把腳一伸,兩隻蜷曲的小腿竟然直了。他從此就能夠正常行走了,一直活到乾隆三十六年。

張際飛本是紀曉嵐先祖父的門下賓客,紀曉嵐說曾經見到他,聽他親口一五一十講述了這件奇人異事。該是王希聖的行善,理當得到報答,然而他安於自己的命運,不接受回報。所以神就給了他一個回報了。這些真人異事豈不是貌似無理卻蘊含著深奧的生之理嗎?!@*#

資料來源:《閱微草堂筆記卷四ㆍ灤陽消夏錄》

─點閱【人生之鑰】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