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事】聞所未聞 縣官審石頭辦案

作者:泰源整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3日訊】清朝時,蘇州長洲縣(今江蘇吳縣)有一個老太婆靠著紡織為生。一天,老太婆進城購買棉紗,揹上一個大竹筐,裡面裝有一千二百枚錢。走到半路,突然肚子絞痛異常,她急急找到廁所,把大大的竹筐放在廁所門口,錢都來不及取出就衝入廁所解手。這時有一人經過,竟將她的竹筐拿走,快步離去。

老太婆跑著追趕,急得大聲呼喊,望著偷兒快速消失的背影,嚎啕大哭,說:「這些是我用來買棉紗織布的錢,全家只有這微少的本錢,都被人搶去了,今後怎樣生活啊,這是要我的命呀!」

她急急趕往縣衙擊鼓。當時的長洲縣縣令是葛建楚。葛縣令問清事情發生的情況後,篤定地說:「現在不必去追捕那個盜賊,我先來審問一下廁所門口的那塊石頭,就可以審訊出結果了。」

說完就命令差役帶著老太婆回到廁所那兒找那塊石頭,將廁所邊石頭扛回衙門。這時堂上所有聽到的人都哄然大笑。而差役領下命令,不得不照辦。

第二天,葛縣令下令掛出告示,準備審案。告示寫明了審案的日期與因由。此消息一傳出去後,立即轟動了縣城,因為竊賊在廁所前盜錢,因此審問該廁所的石頭來破案,這是前所未有的怪異事啊。

果然這件奇案吸引了不少人想來一觀究竟,審案當天,從衙門門口一直到大堂,擠滿前來觀看審案的鄉民,萬頭攢動,衙門儼然成了市集。那塊廁所旁的石頭就放在大堂上。葛縣令升堂後,首先命令差役緊閉縣衙大門。接著他對下面的民眾說:「這裡是審案的大堂,不是什麼遊戲玩耍的處所,你等應該在家安居守業,豈可為了看熱鬧進入衙門?來了這麼多人影響本堂辦案,這本是觸法的,但念在汝等都是些純樸鄉民,責打就免了,各罰錢一枚,然後才能出去!」

鄉民認了不該擾亂衙門堂審,而且所罰就一枚錢,十分輕微,也就認罰了。來人都投了一枚錢離開了。葛縣令命衙役收拾錢幣,竟有二三千之多。葛縣令把這些錢都給了那個老太婆,老太婆又驚又喜,千恩萬謝地離去了。

審完案後,葛縣令才對下面的幕僚和差役們說:「汝等笑話我審石無根無據,卻不看見那個老太婆的貧苦無助,要是等到抓到盜賊,追回那一千二百枚錢,不知等到何年何月,老婦命難保矣。如果我不審廁石,哪裡會有這麼多人來看熱鬧?看熱鬧的人多,必然人頭攢動,喧鬧不堪。對擾亂辦案者每人罰一文錢,對個人而言,一文錢微乎其微,但積小為多,就能夠幫到那老婦人。而老太婆又以一失而得雙倍之利,豈不佳乎?對於那個盜賊如果不加以追捕,則強橫之風將更加熾烈,所以一定要認真追捕到案,絕不能讓他逍遙法外。」眾人皆俯首稱服。

後來,又有一米行丟失了一個柳斗,有人看見對門雜貨鋪內有一柳斗很相像,於是米行店家派夥計徑行前去拿回。雜貨鋪老闆當然不相讓,雙方由爭吵發展到相互毆打,最後告上衙門。

葛縣令審訊此案時說:「柳斗能值多少錢?而且沒有記號,可能是你米行的,也可能是他店鋪的東西。現在你們兩家因為一個柳斗而爭訟,是罪在柳斗,不在於你們。」

於是下判決:將柳斗用棍子責打二十板,在堂的人聽了無不驚訝。

打完後,葛縣令走下座位,仔細檢視地下,發現被打過的柳斗覆蓋的地面上有芝麻粒,就問:「你們兩家誰賣芝麻?」

雜貨鋪老闆說:「小人鋪內賣芝麻。」

米行店家一聽,臉色瞬間大變,連忙磕頭求寬恕。葛縣令說:「冒認他人之物,本來應受懲罰;但念你等是經營小本生意的人,暫且從寬處理。」

由是鄉民都稱呼葛建楚為葛青天,從此也不敢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隨便興訟,幾個月後,全縣上下政事清簡、無為而治。

國家之所以設置官吏,本是為了救助萬民,故事情必分緩急,不急的事則可充分追究實情,緊急的先治其表,這樣才能幫助人民脫離危難和冤屈之苦。而且凡事必有理,亦必有情;得其理則情乃出,得其情則理乃見。所以善於審案、判案的人,能在案中推出實情的,則在案情中推求;不能的,則旁敲側擊以引出真相。

葛縣令就是這般明智審案、靈巧判案的人,在官場上像他這樣的人也是負有天命的,代天行道,執行正義的天道。@*#

資料來源:《咫聞錄》

─點閱【中國古代奇人奇事】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